首页 > 往期内容 > 时尚(旧) > 正文

黛安·冯·弗斯滕伯格的旅程(3)

2011-05-11 12:00 作者:钟和晏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大部分童话故事是以年轻女孩嫁给了一位王子结束,而我的故事是从那里开始的。”

《衣之旅》展览上的DVF裹裙

                                       《衣之旅》展览上的DVF裹裙

黛安的裹裙

仅仅因为一条连衣裙“Wrap Dress”,这位“时装设计师王妃”的美国成功故事5年之后就达到它的高峰。《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等美国重要媒体争相报道她的故事,1976年3月22日美国《新闻周刊》的封面人物,也是这位“Princess of Fashion”。1976年财政年度中,DVF的时装生意是2000万美元的销售额,全美国2000多家店出售她的裙子,每个星期大概卖出1.5万件。

在佩斯画廊里,当年横扫美国的“黛安的裹裙”正一排排地展示在木制模特儿身上。这是一个基本的、讨人喜欢的设计:简单的衬衣式衣领加上鲜艳的印花,像日本和服一样没有任何纽扣和拉链,只有一根带子在腰部打结;针织的面料紧贴着身体,好像雕塑身体一样。连衣裙的面料和生产都是出自意大利,黛安的商业合作伙伴、意大利人安杰洛·法拉蒂(Angelo Ferretti)当时说:“这是我们特别为美国市场开发的一种混合了棉成分的合成面料,美国女人很苛刻,希望她们买的裙子能够穿着舒适、透气性好,洗完之后不会收缩和变形。”

在裙子的长度和时装风貌都处于变化不定的上个世纪70年代,“戴安的裹裙”出现得恰逢其时,她成了“重新让女人穿上裙子的设计师”。性感贴身的针织面料,别致的印花图案,讨人喜欢的欧洲式裁剪,而且价格只是在70到90美元的范围,从年轻的职业女性到上了年纪的祖母,它似乎适合每一个人。

“这样的裙子可以早上穿着去上班,也可以晚上穿着去参加鸡尾酒会。黛安回应了美国女性的需要,她具有逻辑和常识。”法国设计师卡尔·拉格菲尔德当时评价说。

所以,全美国成千上万的70年代女人,无论年轻年老,无论胖瘦穷富,都在购买她的贴身针织裙,从贝蒂·福特、南希·基辛格到朱莉·尼克松·艾森豪威尔和丽塔·海华斯。对DVF针织裙最大的抱怨是,天气好的日子,你走在纽约第五大道上,可以一天看到自己身上的裙子迎面走来3次。

有一幅当年的DVF服装广告照片,黛安以交叉着双腿的性感姿态侧身而坐,上面写着“感觉像个女人,穿一件裙子!”身材轻盈、身高5英尺7英寸的王妃设计师看上去像个有点颓废的意大利影星,一头长长的、故意凌乱的褐色头发,黑白分明的眼睛和异常有表现力的嘴唇。她的裙子带着不到30多岁的设计师自身时髦别致的形象印记,这大概也是她成为纽约最成功的时装力量之一的原因。很快,她由简单的制裙生意发展成为一个全系列时尚品牌,加入了化妆品、香水和第五大道的高级定制时装店。她的产品与她自身的形象和人生故事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当你买了一件DVF,也是购买了她人生故事的一部分。

桃莉·芭顿(Dolly Parton)1981年的歌曲《工作女郎》(Working Girl)的歌词中还提到DVF这个品牌:“她是一个工作女郎,她单身而且自由。她是母亲和妻子,她骄傲她是工作女郎。她优雅时髦,喷法国香水,穿Halston和DVF的衣服。”

事实上,那时候的DVF服装公司已经处于破产的边缘。面对80年代早期过于饱和的市场,裹裙结束了,堆积如山的存货卖不出去,像大多数70年代的时装设计师一样,她在商标特许和过度扩张中失去了立足之地。1983年,已经离婚的黛安摆脱了她的服装和化妆品公司,和一位作家住在巴黎,在那里开了一家名为Salvy的小型出版社。1989年她搬回纽约。“80年代的纽约,贪婪是一种美德,到处都是那样。人们把我当成一个过气的人,而且我患了舌癌。”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夏夏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