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时尚(旧) > 正文

黛安·冯·弗斯滕伯格的旅程

2011-05-11 12:00 作者:钟和晏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大部分童话故事是以年轻女孩嫁给了一位王子结束,而我的故事是从那里开始的。”

“大部分童话故事是以年轻女孩嫁给了一位王子结束,而我的故事是从那里开始的。”

《黛安》,弗朗切斯科·思格乌洛摄于1969年

                                   《黛安》,弗朗切斯科·思格乌洛摄于1969年

时装设计师王妃

黛安·冯·弗斯滕伯格(Diane Von Fürstenberg)比约定的发布会开始时间迟到了大概一个多小时,那段时间里,我已经在佩斯北京画廊里,几十次看到她被凝固在画布和照片上的面容和身姿——安迪·沃霍尔1973年的波普丝网印刷肖像;弗朗切斯科·克莱门特(Francesco Clemente)画笔下那个身体似乎有些畸形、高跟鞋的尖锐鞋跟朝向天的女人;彼得·林德伯格(Peter Lindbergh)照片中她骑着一辆红色杜卡迪(Ducati)自行车,显得生机勃勃;弗朗索瓦-玛丽·巴尼耶(Francois-Marie Banier)的镜头里她性感妖娆地侧卧在沙发上;英扬(Anh Duong)的油画里,身穿裹裙的她看起来像个孤苦无依的穷女人。

所有这些画作和摄影都分享着同一个标题——《黛安》,或者经常被缩写为DVF的《黛安·冯·弗斯滕伯格》。1998年,西蒙与舒斯特(Simon & Schuster)出版社出版过《黛安:一种显著的生活》(Diane:A Signature Life),一本以艳蓝底色上头发蓬松的黛安肖像为封面的自传。书中塞满了通常属于畅销虚构小说里的内容:她有一位从奥斯维辛集中营里幸存下来的犹太人母亲,22岁那年怀孕3个月与一位奥地利王子结婚,然后在纽约凭借一条连衣裙,建立起年销售额超过千万美元的时装王国,之后看着它摇摇欲坠,50多岁的时候又卷土重来……

毋庸置疑,有着如此人生经历的女人必定是一位美丽的女人。尽管如此,当我看到1969年美国时尚摄影师弗朗切斯科·思格乌洛(Francesco Scavullo)为她拍摄的一幅黑白照片时,还是对她的美貌感到惊讶不已。照片上的她具有异常清晰明媚的五官,黑白分明的眼睛连同埃及女王式的浓重眼妆挑衅地凝视着镜头,一种近乎咄咄逼人的野性美。

佩斯北京画廊偌大的展览空间里氛围有些冷清,这场名为“DVF:衣之旅”展览的展品除了肖像作品之外,就是一排排穿在木制模特儿身上的衣裙、时装设计草图、报刊剪报等等。在大厅一侧戴上眼镜,就可以用惠普的Pluribus投影技术观看DVF今年秋冬系列的3D时装秀。不远处还有个穿黑衣服、头戴黑色礼帽的外国男人,在雪白的墙壁上正用黑色油墨笔专注地涂鸦:“我从6岁开始就是黛安的‘粉丝’。在巴黎,我的狗喜欢跟着她。”

黛安·冯·弗斯滕伯格和纽约佩斯画廊的创办人阿恩·格里姆彻(Arne Glimcher)出现了,她穿了一件浅褐底色、白色印花的裙子,已经不再是旧照片中那般光彩照人的面容。用中文说了一句“你好”之后,她连续说了6个“Very Happy”(非常高兴)。“因为我一直很喜欢中国,甚至在‘文革’时期,我还只是10多岁的时候,我就有一本‘红宝书’,虽然那时我还不知道它的含义是什么。”

“40年前,我带着梦想和一箱子衣服去美国,我如此被美国吸引。当初美国的情景有点像是今天在中国的感受,一个异常乐观、可以让美梦成真的地方。”她在佩斯画廊里说。她把中国称为“属于未来的国家”。去年,她还曾经对《纽约时报》说:“2010年第一天我醒来的时候,我的新年决定是要在中国变得很有名。”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夏夏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