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商业创作会毁掉艺术家,即使她是南·戈尔丁(2)

2011-05-09 15:15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我认为好的摄影家和好的影像艺术家不可能同时在一个人身上实现,就算有人认为这有可能,我仍坚持认为那是一种假象。”

 

三联生活周刊:能回忆一下你经历过的某个“特别的一刻”吗?

弗朗索瓦:比如南·戈尔丁。1986年我到纽约,朋友推荐这个女孩,说她有些新鲜的玩意儿,现场配乐播放照片幻灯。我去展厅找她,里面烟雾弥漫,挤满了人,当时她放的还是那种塑料幻灯片,照片拍的都是她在纽约的生活,包括性爱、药物、男友等等,她自己根据音乐的节奏控制着卡盘。幻灯特别长,花了一个半小时才放完,这种形式在当时是相当前卫新鲜的。南所选的作品里面包括不成功的废片,但丝毫不影响效果,整个过程以及现场营造的气氛真是棒极了,令人前所未有地激动。当时我为阿尔勒摄影节工作,第二天我就邀她到阿尔勒去,她马上说:啊,凡高的城市。我告诉她,那里有可容纳2000人的古罗马时代露天剧场来展示她的作品,只是一个半小时有点太长,要缩短到45分钟才行。至于选什么样的照片,即讲述什么样的故事完全由她来决定。最终南在阿尔勒的亮相取得了巨大成功。

不出四五年,各画廊开始关注摄影艺术市场,自那时起,辛迪·谢尔曼的作品便卖到了100万美元。南·戈尔丁的名气吸引了画商,巴黎大画廊主朗贝尔(YvonLambert)找到她,说服她签约,要求是做出像辛迪那样的大幅作品,那样就能卖到好价钱。南正需要钱,同意了,但她对我说这不是她喜欢的。从她同意的那刻起,她变成了商品,一个我不认识的别的什么南·戈尔丁。六七年前,巴黎蓬皮杜现代艺术中心为她举办过一次个展,展厅四处挂满大幅作品,只有一间小屋子里在播放幻灯,不了解她的观众根本无法感受到艺术家的原始创作冲动是什么样子。2009年,我将南再次邀回阿尔勒,在现场乐队伴奏下,她重新以她的幻灯方式展示作品,真正的南·戈尔丁回来了。我想说的是,商业创作会毁掉一个艺术家,即使是南·戈尔丁。■

(感谢田雪整理录音)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