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首页封面故事社会文化艺术经济视觉生活专题读者俱乐部电子阅读商城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爱乐 > 纪念册 > 珀塞尔与悲伤女王

珀塞尔与悲伤女王

【来源: 爱乐 2011年第5期 查看本期目录 】 作者:寇燚 2011-05-06 16:43 编辑: 孙娜

年前和朋友们去一位摄影家那儿作客,除了有机会看他走南闯北的影集,就是参观主人的音乐收藏,品尝一顿他亲手做的晚餐。冒昧登门,寒暄几句,就躲进了他家的内室一摞一摞地翻腾CD。摄影家听音乐就像他的阅历五湖四海,不会局限在一门一类,而是万花筒一般处处采风。对他来说,音乐或许无暇深究,更多的是职业特点赋予的捕捉性,大量地拍摄然后耐心挑选,所以唱片的积累像素材一样堆满书架。听着聊着,话题就渐渐与音乐无关,和后来吃饭的时候一样。好客的主人端上一道道菜,说几句名字、特点,开吃之后又开始天上地下地理论。

我相信这是最有感染力和人情味的音乐方式,如果请人来听音乐如到剧院似的规规矩矩、噤若寒蝉,大概没几个坐得住的。并且如此也不会妨碍对音乐的吸收,聊也罢吃也罢都有助于放松地聆听,因为最后音乐给人的东西都是从兴趣到熟悉,却没有一个到头的时候。

保罗·亨利·朗是这样说的:"(巴洛克)这一时期的艺术生活,特别是诗歌和音乐,有一种应景的性质,应用范围之广,叫人难以设想。只要有能力,谁都愿用合适的艺术作品来庆祝、纪念家庭生活中的大事。为命名、施洗、婚葬、宴会、就职和节庆消费大量印刷的或手抄的诗集、曲集。撇开这种场合必要的铺张不说,我们不得不承认,艺术与生活建立起的亲切的关系,是我们今天所缺乏的。"这的确是一个硬道理,艺术只有进入生活,给艺术家广泛的收入来源,作为文化的一部分牢固存在,才能拆东墙补西墙地发展更多的个性实验。否则就会如现代音乐面临的困境那样,既然很少关注大众,大众也就口授一个高深的光环漠然以对,渐渐走进与世隔绝的死胡同。

比如珀塞尔(HenryPurcell,1659-1695),就是一个既保持个性又养活自己的范例。他除了在当时创作很"艺术"的宗教音乐,也撰写过很"通俗"的生日歌曲。现在谁过生日几乎都会重复一段"祝你生日快乐"的曲调吧,大概早就唱腻了,可惜打算换换居然没什么机会,网上搜索到一首《祝我生日快乐》还是悲悲戚戚的,不适合多数庆生的气氛。看来发达的流行音乐似乎也不在意这种小case,要知道每个人这辈子要过多少回生日呢。

以上文章内容选自《爱乐》 总136期(2011-05-10出版) 欢迎网上订阅《爱乐》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 () | 评论 ()

评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联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评论分享到:新浪微博   生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