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首页封面故事社会文化艺术经济视觉生活专题读者俱乐部电子阅读商城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爱乐 > 爱乐笔记 > 是马勒的“整个世界”, 还是西贝柳斯的“绝对音乐”?(2)

是马勒的“整个世界”, 还是西贝柳斯的“绝对音乐”?(2)

【来源: 爱乐 2011年第5期 查看本期目录 】 作者:任海杰 2011-05-06 16:33 编辑: 孙娜
核心提示:那是在1907年,马勒与西贝柳斯见了一次面(很有可能这是他俩平生唯一的一次见面),那时,俩人在音乐界都是大腕级人物了,当然马勒的成就更大些,已创作了8部交响曲,而西贝柳斯也已创作了3部交响曲。

让我们再来看西贝柳斯。西贝柳斯共创作了七部交响曲。有一种说法,西贝柳斯的交响曲比较难听懂,每一部交响曲之间的"形象"好像不是太"鲜明",似乎都是那种凝重的色块、轻盈的精灵、梦幻的抒情,或大开大合、或深沉浑厚,一幅北欧森严冷峻的黑白风貌。你如果仔细聆听西贝柳斯的每一部交响曲,会发现它们之间虽然有不同,但若要你说出它们的不同处,却又不像马勒那样"一目了然"。因为它没有相对明确的"内容"指向,它"纯粹"得不让你"释义",不让你作过多现实与人生的联想--其实,这正是西贝柳斯想要达到的效果。当他的《第二交响曲》问世后,有人说它是一部唤醒民族意识的爱国主义作品,西贝柳斯闻听后立马"更正"道:这部作品"如同马戏杂耍一般绝对没有意义。"这种极而言之的表态,就是要明确告诉人们:我的交响曲是绝对的"纯音乐",任何的"望文生义"都是"自作多情"。在与马勒的那次见面后,西贝柳斯更加坚定了自己创作交响曲的理念,他随后创作的《第四交响曲》,被认为是向马勒挑战的作品,曲式极为严谨,"从头至尾没有一个多余的音符。"

从西贝柳斯所创作的交响曲来看,它们确实体现了他以上所言的创作理念;当你多次聆听了他的交响曲后,也确实会鲜明地感受到他的这种创作特色。那么,西贝柳斯这种对形式的极致追求,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呢?1926年,西贝柳斯创作了他的《第七交响曲》,在以前的六部交响曲中,西贝柳斯所采用的都是比较传统的三乐章、四乐章,而《第七交响曲》他用的却是单乐章,关于这点,以前的评论都认为这是西贝柳斯在形式上的创新和突破--当然可以这么认为,因为这样的形式以前毕竟没有过,但如果从另一个角度看,这是否预示着西贝柳斯在交响曲创作形式上的路程已经越走越短、几近"技尽"?其实,这首单乐章的《第七交响曲》,里面也分成了几个部分,因为整首交响曲的演奏时间才二十多分钟,乐思难免会受到束缚。一般来说,许多大作曲家在创作交响曲中,越写到后面交响曲的形式越庞大,乐思越丰富,但西贝柳斯却恰恰相反,这说明了什么呢?而且说实话,这部"第七"并不是西贝柳斯最为成功的作品,它甚至没有超越他以前的"第二"、"第四"和"第五"--而更加说明问题的是,《第七交响曲》不仅是西贝柳斯的最后一部交响曲,也几乎是他全部创作的终结,因为自1926年以后,西贝柳斯就停止了自己的音乐创作。虽然西贝柳斯比马勒长寿得多,活了92岁,但他最后的30年在音乐创作上却是个空白。在音乐史上,也只有他和罗西尼有如此的"奇观"。对西贝柳斯为什么在后期整整30年中创作上毫无作为这一现象,至今仍有各种猜测和说法,那么,音乐创作形式的枯竭是不是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呢?

有意思的是,虽然西贝柳斯在交响曲中竭力否认自己音乐中的"现实性",但他的几首交响诗和戏剧配乐却大都是以芬兰的历史、古老传说、民间神话、民族史诗等为内容和背景而创作的,如《卡累利亚》《传奇》《4首传奇》《波希奥拉的女儿》《塔皮奥拉》《夜骑与日出》《大洋之女神》《暴风雨》等等,当然,登峰造极的便是他的交响诗《芬兰颂》,其中的旋律被填上歌词后竟然成为了芬兰的国歌,西贝柳斯也由此成为芬兰的民族英雄。西贝柳斯不想用音乐的"现实性"来为自己赢得名声,但他的巨大声誉的建立,又恰恰离不开音乐的"现实性",这真是一种有趣的悖论。中国大革命时期的歌曲《打到土豪》,似乎也用了《芬兰颂》中的旋律,可见其影响之广之深。

马勒并不注重和强调自己交响曲的创作形式,但他在交响曲的创作领域中却是个划时代的巨人,因为他的形式是为内容服务的,他的内容又催生了他的创作形式;西贝柳斯十分注重和强调自己的交响曲创作形式,而他也确实成为了一个个性鲜明的作曲大师。马勒去世后,世界上一些著名的指挥家如"圣徒"一般,竭力推广马勒,如瓦尔特、门格尔贝格、伯恩斯坦、巴比罗利……"马勒热潮"终于在全球乐坛沸腾,至今未消,马勒几乎成为衡量一个指挥、乐团的标志;而西贝柳斯呢?他似乎从未大热过,但也会不时出现在音乐会演出的节目单上,这其中,来自芬兰和北欧的乐团演出稍多些。唱片架上也长久地有他的一席之地,但似乎也不会成为热门,颇有些不温不火。就听众来说,在世界范围内,有众多狂热铁杆的"马勒迷",但似乎很少听到过"西贝柳斯迷"(也许笔者孤陋寡闻)。

遥想一百年前马勒和西贝柳斯的那次会面并由此引发的辩论,而今,人去音留,也许,时间才是最权威的评判吧。

 

以上文章内容选自《爱乐》 总136期(2011-05-10出版) 欢迎网上订阅《爱乐》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 () | 评论 ()

评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联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评论分享到:新浪微博   生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