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首页封面故事社会文化艺术经济视觉生活专题读者俱乐部电子阅读商城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爱乐 > 话题 > 另一个巴赫——法国DieForm组合的"非跨界音乐"(2)

另一个巴赫——法国DieForm组合的"非跨界音乐"(2)

【来源: 爱乐 2011年第5期 查看本期目录 】 作者:李峥 2011-05-06 16:23 编辑: 孙娜

关于巴赫的漫画

改编曲目总共13首--一个"不吉利"的数字,这就如同"666"象征魔鬼重生一样,它们选自"受难乐"、"康塔塔"、"圣母颂歌"、"管风琴曲"、"无伴奏小提琴组曲"和"长笛奏鸣曲",其中"康塔塔"占了六首之多,并且大多是很少被改编的曲目,大众耳熟能详的、《乐队组曲》中的那首"咏叹调",不在他们的曲目范围之内。说实话,我真的挺佩服DieForm的魄力,更佩服他们的能力。下面按照我个人的口味,让我们先进入到《圣马太受难乐》(BWV244)改编曲之中,此曲是唱片的最后一首。

"主啊,怜悯我,注视我悲伤的泪水,看着我,我的心在为你而恸哭,我的双眼在为你而落泪,主啊,怜悯我。"--女声以妖媚的、阴柔的、不时带有颤音的歌喉,演唱出《圣马太受难乐》中这首著名的、充溢悲情的咏叹调,令人神迷的欲望,因受它的挑逗而不断激涨,直至完全淹没了一切,这是否是一种亵渎?不,我不认为。其实,这种效果与原作对我所产生的效果是一致的,巴赫的音乐可触发无穷思绪,让我的心灵不得平静,继而会引致失眠,所以,睡前我一向不敢听巴赫,谁能说,这不是被一种强烈的欲望所驱使呢?只不过,在DieForm的改编中,换作了与之相对立的欲望,形象一点儿说,就是将上帝的仆从米歇尔,换作了上帝的敌手路西弗,但你却不能说某一方一定是"神圣"的,另一方一定是"邪恶"的,就如在古老的神话中,路西弗乃是"光明之使者"和"晨曦之星",代表了人类欲望中的自然天性。

好的改编,可以带来新的思索。DieForm通过自己的想象力,将一个全新的巴赫展现在我们的眼前,他们不是简单地将巴赫通俗化,而是以另一种思路,对他的音乐进行了再创作,虽然另类却不乏深度,可谓不辱巴赫之名。下面,让我们继续欣赏改编曲中的其他曲目吧。

《基督躺在死亡的枷锁上》(BWV4),巴赫著名的康塔塔之一,包含一首序曲、一首男低音独唱和六首合唱。DieForm选取了其中的一些素材,做出纯器乐方式的变奏,原封不动地保留了贯穿原作的悲凉气氛,并增加了一股极其神秘的气息,作为主体的中间部分,以富有节奏感的旋律,增强了情感表达的力度。《心与口》(BWV147)的改编曲没有选择有名的"耶稣,人类祈望的喜悦",而是之前的女高音咏叹调"为你的到来而准备,耶稣,我们的心灵以自己的方式",原作是十分纯净的,以小提琴的真切演奏为引领,女高音的真情歌声如清泉流淌。经过DieForm的改编,此曲增添了强烈的哥特风格,鲜明的节奏,朦胧的色调,缥缈的女声,顿然之间产生出绮丽的效果。--这里插一句,此首咏叹调的旋律还曾出现在德国的SoporAeternus与"影子演奏组"的作品当中,当然也是哥特风格的。

DieForm改编了《B小调组曲》(BWV1002)中的第一乐章"阿勒曼德",和《D小调组曲》(BWV1004)中的第五乐章--著名的"恰空"。"阿列曼德"原作是一首忧郁、颇富起伏的乐曲,改编后增强了节奏感,造成一种紧迫感,而总体上则变得异常沉重和阴森,伴着背景上轻声的、诡异的电子音响,小提琴就像是一位孤独的冷美人,哀伤的曲调令人备感绝望,不过这倒符合了B小调的"黑色调性"的绰号。人们所熟悉的"恰空"原作包含了32个变奏,小提琴的独奏变化多端,迸发出生生不息的激情,DieForm的改编在情感的转变上也是强调了多样性,从一开始的哀伤与幽怨,而后转为平和与宁静,再后出现短暂的稍快的涌动,最后结束在暗藏波澜的乐声之中。--这里需要更正唱片说明中的一处错误,在曲目的目录中,这首"恰空"被误作了第二乐章。在"恰空"之后紧接着同样多姿多彩的《D小调托卡塔与赋格》(BWV565),是一个不错的构思,事实证明二者的衔接非常自然,就好像两首乐曲是一体的,只是管风琴演奏的原作的辉煌感不存在了,它在改编曲中被工业金属的背景与哥特金属的本质所替代。

选择一首众人都陌生的世俗康塔塔进行改编,也许DieForm是第一例。《他不知道悲伤》(BWV209)是一首表现离别与超脱的世俗康塔塔,改编曲选取了女高音宣叙调"他不知道悲伤"及随后的长篇咏叹调"走吧,离我们而去"两段,原作具有强烈的抒情性,在咏叹调中,长笛的伴奏占据突出位置,既清澈又感伤。经过改编之后,女声的歌唱有高扬之感,忧伤的情调被削弱,飘逸的感觉被加强,在咏叹调部分比较靠后的地方,阵阵打击乐声响起,如心跳一般充满生命的活力。DieForm改编的其他几首宗教康塔塔,也都是比较少见的曲目,康塔塔《上帝,我们感恩于你》(BWV29)和《把握你自己,坚定抵抗所有的罪孽》(BWV54)就是其中两首。前者选取了热烈的"序曲",原作以小号和管风琴产生出辉煌的效果,改编曲在电子噪音中开始,随后通过打击乐器的烘托,勃然而起的激情贯穿始终。后者选取了女中音咏叹调"把握你自己,坚定抵抗所有的罪孽",原作由女中音深情地演唱,配以弦乐器的伴奏,生出一种淡然之感;改编曲则模仿出大提琴的音色,让低沉浑厚的乐声与女声多情柔媚的歌声相互交织缠绵,其间插入的打击乐的轰鸣,不仅没有打断这乐声与歌声,反而令二者更加如胶似漆。

《B小调长笛奏鸣曲》(BWV1030)和《降E大调长笛奏鸣曲》(BWV1031)两首作品,DieForm改编了前者的第一乐章"行板"和后者的第二乐章"西西里舞曲",将静寂转变成了悸动,充斥了工业噪音。"行板"的原作是轻盈的、柔和的、歌唱性的,改编曲总体上有一种幽灵般的飘忽感,节奏强硬,美妙不再;"西西里舞曲"的原作有一种田园般的气息,悠远而静谧,改编曲完全颠覆了这一特点,刚一开始就是刺耳的噪音,接着是电子音响单调的节奏,模仿低音弦乐器演奏出的主题旋律几乎成为了背景的陪衬。在唱片中,这首"西西里舞曲"出现在《D大调圣母颂歌》之后,就更显得刺激得出人意料。DieForm改编的《D大调圣母颂歌》选取了女高音咏叹调"因他顾虑到……"及随后的合唱"一切都完成了",原作的咏叹调使用了音色甜美的抒情双簧管做伴奏,与女高音的抒情歌声相得益彰,紧接着出现的合唱则是一片欢腾;改编曲的咏叹调部分变得失去了安详的气质,女声的演唱冷艳而销魂,之后的合唱部分以器乐来演奏,狂热得一发而不可收拾。

最后说说唱片的第一曲,它改编自康塔塔《在每一个安息日的夜晚》(BWV42)中的合唱"在仁慈的怜悯中赐予我们和平",这是一首虔诚的众赞歌,歌声平缓,气氛祥和,最后在"阿门"的祈祷中结束。改编曲又是一次颠覆,它给人的感觉似乎黑暗笼罩了一切,大地万物失去了光明,恐怖的末日即将来临,乐声中充满了哀悼的情绪,而电子音响在高音区断续的演奏,犹如流星在天际缓缓地划过。一首"简单"的合唱旋律,竟让DieForm衍生出如此丰富的细节,这不仅是一个颇富想象力的改编,也为整张唱片奠定了基调,它与最后一首--选自《圣马太受难乐》中的"主啊,怜悯我"遥相呼应,构成了一次"死亡的仪式"(DieForm),以此来凭吊逝去已久的真实的心灵,凭吊已不复存在的自然的天性,恸哭与泪水,重又激发起心灵中的渴求及天性中的欲望。……巴赫的挚诚的音乐,冲破了电子噪音的干扰,再一次证明了自己的永恒。

这张DieForm的《巴赫计划》,是金属乐界对巴赫的最崇高的致意,而它所塑造的"另一个巴赫",与那个巴洛克的巴赫之间,原本就有着天然的联系。实际上,欧洲的金属音乐大多是以古典音乐为基础的,哥特风格的德国"以泪洗面"乐队,颇具巴洛克特色的意大利"狂想曲"乐队,皆是如此;在题材上,挪威的黑金属音乐还与北欧古老的神话密切相关,相信熟悉瓦格纳的人,对此一定不会感到陌生。不过,金属与古典在表现手法上是截然不同的,DieForm改编的这张巴赫,正好是一个精彩和形象的例子,如果将原作与改编曲对比来听,那将是一件令人兴致盎然的事情。

就个人来说,我从来没有对所谓"跨界音乐"感兴趣过,而DieForm的这张《巴赫计划》,也从来没有被我当作"跨界音乐"来听。因为"跨界音乐"的特点是将古典音乐通俗化,但是DieForm的改编曲不仅没有使巴赫的音乐变得通俗,反倒是让一个格调全新的、表面上与巴赫相对立的巴赫诞生了出来,这完全不同于把一首古典乐曲拿来简单地重新配器,或采用流行风格来加以演唱,DieForm在改编过程中融入了自己的思想,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谓"跨界音乐"其实是缺失灵魂的,而DieForm却绝不在此列。

 

以上文章内容选自《爱乐》 总136期(2011-05-10出版) 欢迎网上订阅《爱乐》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 () | 评论 ()

评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联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评论分享到:新浪微博   生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