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反转的人生:拯救与受害(4)

2011-05-06 15:42 作者:葛维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19期
本刊记者在“飞石砸车”的地点蹲了两天发现,从抛石头的角度,根本看不见来往的车。这个无聊的恶意游戏,只是根据由远及近的马达声,往高速路上抛石子。4月13日约22点半,两辆深圳牌照越野车,一前一后驶离便宜海鲜扎堆的海丰鹅埠镇,在高速路上驶向深圳,而石头岭村的少年们,差不多离开台球案子,前往高速路边刚安装了长明路灯的“回澜庵”前玩耍。23点45分,蔡立则、黄习健和林有泉开心地以石子击中了第四辆车,两天后他们被捕时还茫然不知自己害死了邢丹,她左颊下方动脉被石块刺穿,15分钟后送达医院时瞳孔已经扩散。

本能与恶意

3个少年在深夜近零点还在外面玩耍,在很多非本乡人看来都不可思议。其实这里的孩子只要是在鞋厂工作过,一定已经彻底改掉了农村的作息习惯。“鞋厂是要干到夜里2点或3点下班的。上午11点起来,然后干14个小时。这是所有鞋厂的规矩。”一个村里的孩子说,小学没毕业,全村都去打工的孩子,农忙回到家都还是一样的习惯,“有时加班到四五点,所以晚上在家也不睡,就出去玩或看电视”。现在正是春耕时间,很多青少年回乡后就结伴玩耍,黄习健和蔡立则都有在鞋厂打工的经历。

制鞋热把很多青少年从学校、乡村拉进工厂,然而随着金融危机订单减少,鞋厂也关闭了一些。村长林茂发一度以为,高速路会给村庄带来命运的逆转。他今年43岁,走私潮和制鞋热都见证了,他说:“我们这里只有满山遍野的荔枝、龙眼最好,我90年代贩荔枝,一个月挣过1万元呢。”他的梦想是让高速路运输新鲜荔枝,可是这种热带水果的价格现在已经跌到最低了。“村里人都觉得高速路是不好的,破坏了我们东坑约18村的风水。”家家门上都是画着八卦的圆形竹篮,他们一致觉得3个少年是冲撞了神仙。对于为何能查到是他们3个人,村民的解释是:“现在可是有电脑的,你干什么都能知道。劫车倒不至于,这里的孩子没有那么大胆子。”他们更愿意和农事、信仰联系起来想,断言“正好在观音庙那里出事,所以今年没有雨!”即使三人现在依然被收监,村里人却更在意什么时候能有水浇灌春天的田地:“我们的1000亩地只有20亩播了种,还死了一半,今年我们这里大旱啊!”

大旱是少年们游荡的另一个原因。春耕完全停止,田里确实有不少地方龟裂了,河道荒芜,水渠里一滴水也没有。离村子最近的水库在很远的山里,“都是人家不用才轮到给我们,要过7个村子,今年一滴雨没有下,哪里能轮到我们?”目前的村庄完全依靠农田,一年两季稻谷,一季马铃薯,一亩地就能得一两千元的收入。石头岭是最靠近海的地方,稍微有旱情,海水就倒灌了,浇地淡水完全靠水库。过去这里浅水的湾里就有数不尽的鱼虾,几十年来围海造田以滩涂养水产,渔业早已荒废。过去为了抵制风浪袭击,现在则是害怕海水倒灌,低地势的东坑约集18个村子之力捐款300万元,将古代传下来的海边的回澜庵重新翻修,今年春天建成了。

“最关键要翻修的原因是,我们这里的山和海围在一起,高速公路劈开山建,让财外流了,本来就坏风水,而且路面还比原来的寺庙高出了一点。”村民们谁也说不清为什么不能高,他们只说,“高速公路要压过神仙,这是不可能的。”对外人他们不屑多说,只是从庙宇墙外那些捐献名录上看出,300万元对于这个主要依靠打工谋生的乡,实在不是小数。观音庙修好后,不仅屋顶修建了高高的尖顶,佛像也被设在高于路面上,成为当地一景。观音庙紧挨着高速路,正面滩涂,有干净带冲水的公厕,有大理石铺就的很宽的一块小场地,还有崭新的路灯。这是附近村民的游乐地,这块代表东坑约本地力量的场所,与高速路旁过往车辆扔出来的垃圾堆,形成鲜明的对照。这就是“飞石砸车”的场所,也是高速公路成为“众矢之的”的原因。3个少年就在这里砸中了邢丹。■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