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反转的人生:拯救与受害(3)

2011-05-06 15:42 作者:葛维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19期
本刊记者在“飞石砸车”的地点蹲了两天发现,从抛石头的角度,根本看不见来往的车。这个无聊的恶意游戏,只是根据由远及近的马达声,往高速路上抛石子。4月13日约22点半,两辆深圳牌照越野车,一前一后驶离便宜海鲜扎堆的海丰鹅埠镇,在高速路上驶向深圳,而石头岭村的少年们,差不多离开台球案子,前往高速路边刚安装了长明路灯的“回澜庵”前玩耍。23点45分,蔡立则、黄习健和林有泉开心地以石子击中了第四辆车,两天后他们被捕时还茫然不知自己害死了邢丹,她左颊下方动脉被石块刺穿,15分钟后送达医院时瞳孔已经扩散。

方向

邢丹的生活开始恢复平淡,她依然怀抱对教育的认知,每年到一所私立的农民工子弟学校去捐款,也做义工。她另一件坚持的事情是加班。“她总觉得自己是借着丛飞的名字才当上的公务员”,所以在教育局她是出名的最晚走的人,自己的工作加倍,别人的工作也拿过来帮着做。

虽然还是深圳市“爱心大使”,邢丹正在慢慢走上正常的生活轨道,在她去世以前,几乎没有以“遗孀”的称谓出现在任何场合。深圳这个城市的节奏和气氛,使邢丹开始了快乐独立的生活,而这个城市的辐射力却以另外一种方式改变着乡村。2009年从深圳到汕头的高速快轨现在已经修建到了石头岭村的上方,2010年已经开通的深圳到惠州的高速公路和其并行,架在农田间的几十米高的水泥路面力量强大,劈开了石头岭一带的几座山,又跨过了石头岭海域,直向对岸而去。石头岭村背山面海,左右是高速路,却成了个风景美丽的困局。

比起那些近在咫尺的天堑变通途的高架路,毫无路标的乡村路简直难以形容,砂石路、水泥坑,更不用说泥洼里尘土飞扬。这些遍布垃圾、失学孩童的村子,就在长长的凌空架起的高速路下方,但是车辆从高速路却根本无法抵达这些地方。“珠三角”大概是中国高速公路最发达的地区,通向城市的大巴很多,干净,开着冷气,价格便宜,连惠东县都有直通香港的班车。相反的,从城市走向乡村却越来越困难。无论是深圳还是汕头,到惠东不过一小时车程,可是车次很不固定,也没有售票点。到深圳市最大的省内汽车站去询问也没有结果,只落得跟着拉客者提着行李,被转手贩卖给各小巴士。大部分从惠东开出去的车到达川、湘、赣等地区,都是运送从更贫穷的省份到广东来打工的农民工。

一进入惠东县就很惊讶,满街呼啸的摩托车,还都穿着和警服类似的闪着亮光写着编号的马甲和头盔,这是一个混乱的县城,假警服满街都是,载客价格漫天要。一个县城有大概1万辆摩托,只有1000多个有正式牌照。3个肇事少年中,年纪刚18岁的黄习健渴望有这样一辆摩托车。村里的孩子都聚在一起玩耍,但他们说,林有泉和蔡立则都是黄习健的小弟。有人说黄习健最老练,总想偷骑别人的摩托车。但大家都嘲笑黄习健,因为他有个16岁的弱智弟弟,看起来只有七八岁大,瘦小得像只猴子,整天穿着哥哥的一件球衣,光着屁股满村子跑。

黄习健的父亲也是40多岁才娶了个弱智的妻子传宗接代,好在黄习健正常,但他从没进过鞋厂,学校也只待了两年。他从小有肝病,虽然早已辍学,每次想跟人去城里打工,却都因为肝病的传染性不久就被赶回家。“他实在太想出去了,去深圳也行,去惠州也行。”虽然他只去过惠东县。黄习健经常在高速路边玩,他向往那条路通向的生活。然而现实是,他必须每天两次喝下浓浓的苦草药汁治病,而为了买药和生计,他父亲每天来回5个小时,骑自行车到离村子最近的一个镇上去捡垃圾,好的话能一天收获30元,差了只有几元。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