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邓秀琼案的困境(3)

2011-05-06 14:08 作者:王鸿谅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19期
一个案子,按照目前的刑事诉讼程序,究竟可以发回重审多少次?围绕相同的证据,上级法院不断发回重审,下级法院频繁更改判决,“疑罪从轻”与“疑罪从无”的价值选择困境,到底是法律的逻辑还是妥协的艺术?广州花都的邓秀琼涉嫌“杀夫骗保”案,在8年时间里的峰回路转就是样本。此案自2003年一审后,被二审法院陆续发回重审三次。证据基本没变,同一个一审法院却依次做出了三种截然不同的判决:死刑、无罪和无期徒刑。2011年,二审判决终于出来,维持原判,无期徒刑。

2007年7月25日,法庭审理结束后,邓秀琼被押出法庭

2007年7月25日,法庭审理结束后,邓秀琼被押出法庭

同伙

曾剑时身高1.55米,矮胖,手臂上的肌肉很结实,村里人说,“看起来像搞举重的”。邓秀琼比丈夫高一点,单瘦,案发时刚刚产后半年,而且不会骑摩托车。就算命案与她有关,她也不太可能单独完成。邓秀琼2003年2月10日被拘传和监视居住,寻找共犯顺理成章。

孩子的生父徐荣(化名)当然是怀疑对象。他在花都的另一个镇,跟曾剑时同岁,中学毕业后在村里的针织厂工作了两年,1993年开始做厨师。早在1990年,邓秀琼还在新华镇的珐琅厂的时候,他们就经人介绍相识。按邓秀琼的说法,那时候彼此年纪都小,虽然一起逛过街,但“连手也没拉过”。两年后,邓秀琼到织布厂工作,彼此隔得远,再没有联络。直到2001年,在保险经纪林学泉夫妇的安排下,他俩才在新福骏酒楼再次见面,徐荣与林学泉的妻子曾经是针织厂的工友,她是阳山人,刚好也是邓秀琼的老乡。但是徐荣不认识林学泉,连全名都不知道,只知道叫“阿全”,是卖保险的。喝茶期间,“阿全”还在问他要不要买保险。互留电话后,徐荣与邓秀琼的联系多了一些,小食店摆酒的时候,邓秀琼找他去帮过几次忙,一起吃过几次夜宵。

徐荣不承认自己跟邓秀琼有私情,说那只是仅有的一次意外,2001年底邓秀琼打电话找他消夜,天冷,他喝多了,在餐馆包房里做了糊涂事。他甚至怀疑那是邓秀琼故意“借种”,他在证词中说,一个多月后,邓秀琼就告诉他有了身孕。他还说,自认为跟她的关系一般,“不是真的中意她”。最有信服力的并不是他的辩解,而是2003年1月2日那天,他在饭店上班,忙着食材采购和其他事情,从6点到23点消夜散场,都有时间证人。他的同事还愿意证明,他“正直、吃苦,工作责任心强,更不是乱来的人,连麻将都不会打”。

保险经纪林学泉也被怀疑过。他1996年就认识了邓秀琼,卖过多份保险给她。曾剑时失踪之后,他几次出入曾家与邓秀琼见面。他在发现尸体的当天就被警察找去问话,但是迅速在警方这里洗脱嫌疑,而且成了有力证人。他在后来的证词中说,1月21日那天,邓秀琼打电话叫他到家里去,告诉他孩子不是曾剑时的,还告诉他,曾剑时的死是妹妹邓燕平的老公做的,将安眠药放在汤里给他喝了,再去酒店吃饭,再把他推下水。8年后本刊记者再找到林学泉,他说,自己已经不记得当年的细节了,他记得的是:“有一次我去见过邓秀琼以后,警察就找了我去,说邓秀琼说的,命案跟我有关,我说没可能的,警方就让我帮助他们了解打听情况,我自己也好奇这个事情,所以去找邓秀琼问得比较多。”

于是,最后的目标锁定了毛定稿,他在2003年2月25日被刑拘,比邓秀琼晚半个月。严格说起来,毛定稿并不是邓燕平的丈夫,他们2001年有了个女儿,但没有拿过结婚证。毛定稿也是阳山人,与曾剑时同岁。家人如今都在佛山,他初二辍学后在广州的一家棉布厂工作了几年,在棠下开过5年服装配料店,1999年回阳山做过1年药材生意,之后一直在佛山丝织尾路旧货市场做二手家电生意。他多次到过花都,曾概时回忆说:“吃住都在我弟弟家里,好多人看见过,我见过好几次。”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