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邓秀琼案的困境(2)

2011-05-06 14:08 作者:王鸿谅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19期
一个案子,按照目前的刑事诉讼程序,究竟可以发回重审多少次?围绕相同的证据,上级法院不断发回重审,下级法院频繁更改判决,“疑罪从轻”与“疑罪从无”的价值选择困境,到底是法律的逻辑还是妥协的艺术?广州花都的邓秀琼涉嫌“杀夫骗保”案,在8年时间里的峰回路转就是样本。此案自2003年一审后,被二审法院陆续发回重审三次。证据基本没变,同一个一审法院却依次做出了三种截然不同的判决:死刑、无罪和无期徒刑。2011年,二审判决终于出来,维持原判,无期徒刑。

疑凶

警方的怀疑,最后落到了妻子邓秀琼身上。曾剑时的死,将让她成为3份保险的受益人,理赔金额累计105万元,在花都前所未有。

邓秀琼比曾剑时大1岁,广东清远阳山县七拱镇人。家中兄妹8人,除了大哥,都是女的,她在姐妹中排第六。跟曾剑时一样,她也只读到小学毕业,但工作经历复杂得多。她毕业后在家里待了两年,1985年出门打工,先在花都区炭步镇的一家饭店,她3个姐姐都嫁到了炭步。两年后,她去了新华镇,陆续在珐琅厂、开关厂、织布厂和电池厂都做过,最短1年,最长3年。1995年她重回织布厂,在妹妹邓燕平的记忆中,这一年,邓秀琼经由嫁到布心村的阳山老乡介绍,认识了曾剑时,他们拍拖两年,1997年12月9日结婚。婚后半年,邓秀琼从织布厂辞工,到布心市场曾剑时二嫂开的小食店工作,半年后以1.2万元承租下来自己经营,2001年底怀孕后转手给她的二姐,自己在店里帮手。2002年9月生下儿子后,她再次将这家店顶了出去,接手的是阳山老乡陈三凤,改名“凤姐饭店”。

命案之前,曾剑时夫妇在村里实在太过普通,不吵不闹,构不成任何话题,他们的婚姻是否幸福,旁人没有探究的兴趣。连大哥曾概时也承认:“他们过得怎么样我不清楚,兄弟俩说话,也不会说自己老婆的事。”命案之后,村里人再来回忆,结论是“他们的夫妻感情很一般”,论据都一样:“曾剑时结婚后第二天就到治安队来值夜班了,以后也经常睡在值班室”;“邓秀琼的小食店里有房间,她也经常住在店里”。不过,大家也承认,小食店跟治安队值班室相距很近。曾永光在治安队跟曾剑时是关系最好的朋友,他回忆,大概在一年多前当班时跟曾剑时聊过一次。“对他说,结婚这么多年都没有小孩,你又不回家睡,不如到医院检查一下,如果不是自己没有生育能力,就离婚算了,他说‘你唔知道一个家庭的事情’,后来就没有出声。”曾永光说,此后他们“再没谈起过家庭的事情”。

治安队的人曾经听曾剑时简单提起保险的事,曾永林回忆:“听他讲是每年交钱,20年后退回,都挺好的。”等到命案出来,每年的保费明细账,还是令他们大惊。邓秀琼从1999年4月开始购买保险,到2001年2月间,她在同一家保险公司,通过两个保险经纪,陆续买了6份保单,包括人寿保险、人身保险、投资连结保险等多个种类,其中3份被保险人是她,受益人是曾剑时;另外3份被保险人是曾剑时,受益人是她。其中,最贵的一份是2001年2月16日,她通过保险经纪林学泉购买的保单,保费共计13127元。6份保单加起来,她每年需要支付的保费将近2万元。

曾概时不相信邓秀琼开饭馆能存下什么钱,“要是赚钱,我二弟媳也不会转给她做”;曾剑时做治安员的工资也不高,曾概时后来顶替弟弟进入治安队,到现在工资也就550元;剩下的只有布心村村民每年的土地承租分红收益,“也不算高,按人头分,每年几千块”。多年后,曾概时意外地得知了一个消息,一个姓徐的女人据说手里有邓秀琼的多张欠条,这是2003年之前邓秀琼向她父亲借的,累计数万元,父亲死后,她发现借条才知道。曾概时的疑问是:“她要有钱,为什么还要多次去跟一个老人借钱?她既然没有钱,为什么还要每年花那么多钱买保险?”

除了保险,还有两件事情很可疑。其一是邓秀琼承认,儿子并非曾剑时亲生。儿子的出生,乍看起来是他们夫妻关系重新变好的契机,曾永光注意到,孩子出生后这几个月,曾剑时“经常打电话回家叫老婆煮饭,不回家也会打个电话说一声”。命案后,警方让曾家人带着孩子去中山大学的鉴定中心做DNA鉴定,曾概时带着弟媳和孩子去的,他不懂这些,只以为是警方办案的例行程序,没有起任何疑心。从鉴定中心回来那天,邓秀琼却主动到曾概时家里,承认孩子不是曾剑时的,是她跟别人生的。曾概时记忆犹新:“她很聪明,背着那个孩子来的,要不然我当时就一脚把她踢下楼去。”怒气之余,他跟邓秀琼说:“你早说,我都不用出那几千块钱的鉴定费了。”可是鉴定结论曾概时8年也没拿到。“钱是我交的,签字的时候,我先签了,邓秀琼也跑过来签了一个,我也不懂,后来我去取报告,鉴定中心的人说一定要签字的两个人带着身份证一起来取。”他也因此坚信,邓秀琼“心机很深”。

其二,是警方调查取证发现,2002年底,邓秀琼连续几次让别人替她购买安眠药,邓琼花和邓水都能证实。19岁的邓琼花是凤姐饭店的服务员,连邓秀琼的全名都不知道,只知道她是老板娘的朋友,经常来玩,老板娘叫她琼,她就跟着叫“琼姐”。她在证词中说,琼姐让她帮忙买过两次安眠药,第一次5粒,第二次10粒,她也问过原因,琼姐只是说,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多问。邓水是邓秀琼的堂哥,2002年10月到新华镇的工地打工,与邓秀琼偶遇,年底时候也帮她去买过一次安眠药。不过邓琼花先去了一次,药店的人看到他们从同一个地方出来,不肯卖给他。事后回想起来,他们才觉得蹊跷,邓秀琼都没有说明原因,都是找理由让他们“顺便带个药”。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