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首页封面故事社会文化艺术经济视觉生活专题读者俱乐部电子阅读商城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爱乐 > 音乐之旅 > 从北到南——意大利早期音乐之旅(1)(2)

从北到南——意大利早期音乐之旅(1)(2)

【来源: 爱乐 2011年第1期 查看本期目录 】 作者:李峥 2011-05-06 12:11 编辑: 孙娜

科雷利与"三重奏鸣曲"

在巴罗克时期,有一种非常重要的室内乐形式,叫三重奏鸣曲(TrioSonata)。它是一种三声部的奏鸣曲,通常由两件独奏乐器与通奏低音演奏,两件独奏乐器多是两把小提琴,例如科雷利的作品,也有使用小提琴与中提琴或长笛与小提琴等组合的,甚至还有将独奏乐器增至三件的,例如波希米亚作曲家泽林卡(Zelenka,1679-1745)的三重奏鸣曲,独奏乐器使用了两支双簧管和一支大管,而通奏低音一般都是由低音维奥尔琴或大提琴和羽管键琴或管风琴等键盘乐器组成。三重奏鸣曲又分为"慢-快-慢-快"四乐章结构的"教堂奏鸣曲",和由引子与三或四首舞曲构成的"室内奏鸣曲"。

科雷利是这种奏鸣曲最杰出的创作者,一生总共谱写了48首三重奏鸣曲,"教堂奏鸣曲"和"室内奏鸣曲"在结构上的规范化,也是由他来完成的。同时,他对大协奏曲的创作也有着重要的贡献。在当时,科雷利还是意大利最杰出的小提琴家之一,虽然他出生在伦巴第区,但22岁就到了罗马,还曾为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的宫廷效力。在生命最后的二十余年时间里,科雷利受到罗马红衣主教奥托博尼的庇护,这让他衣食无忧,不必为生活所迫而创作,所以他的作品并不多,除了三重奏鸣曲,主要还有12首大协奏曲--含著名的《圣诞协奏曲》和12首小提琴奏鸣曲,而由此所造就出的,是他那异常精致的音乐艺术。

结构严谨,感情细腻,气质优雅,旋律回转,是科雷利三重奏鸣曲的主要特点。他的Op.1和Op.3是"教堂奏鸣曲",通奏低音多使用大提琴和管风琴,其中有三首使用了琉特琴和管风琴;Op.2和Op.4是"室内奏鸣曲",通奏低音均使用大提琴和羽管键琴,两种形式的奏鸣曲各24首。

OP.3的第4首《B小调奏鸣曲》,为典型的"教堂奏鸣曲",四个乐章是"广板-活泼的-柔板-急板"。科雷利的慢乐章多庄严而哀婉,这首奏鸣曲的"广板"也不乏这样的特点,两把小提琴演奏出连绵不断的旋律,通奏低音在背景上默默地相随;"活泼的"是一个介于"快板"与"广板"之间的乐章,速度虽稍有提升,但并不见快乐的情绪,而是延续了上一乐章的情感。"柔板"以小提琴摇曳的演奏进入,随后发展出令人百转回肠的旋律;末乐章"急板"中,两把小提琴如影随形,二者的迅急演奏相呼相应,似有回声效果。

Op.2的第10首《E大调奏鸣曲》,为典型的"室内奏鸣曲",总共四个乐章"前奏曲-阿列曼德-萨拉班德-库朗特"。科雷利的此类奏鸣曲相对"教堂奏鸣曲"要稍显欢快,这首奏鸣曲的"前奏曲"标记为"柔板",它非常缓慢,旋律柔美、温馨、甜蜜;进入"阿列曼德",变得富于节奏感,气氛一下变得活跃了起来。慢节奏的"萨拉班德"没有浓重的情感色彩,显得特别淡然,这倒是十分符合作品的整体情绪,但确实挺出乎意料的,因为此类舞曲往往都是极尽抒情的;最后的"库朗特"具有强烈的跳跃感,融快乐与优雅于一身。

科雷利的"室内奏鸣曲"也有三个乐章的,例如OP.4的第12首《B小调奏鸣曲》,由"前奏曲-阿列曼德-吉格"构成,其中只有"前奏曲"是慢乐章,标记为"广板"。这个开篇乐章在两把小提琴的歌唱中展开,曲调伤感却又充满了高贵的气质;"阿列曼德"以"急板"速度进入,自始至终激情洋溢,并在稍停顿之后,紧接着进入到"快板"速度的"吉格"当中,音乐充满力度地行进至全曲结束。Op.2的第12首《D大调奏鸣曲》十分特别,只有一个乐章,是一首"恰空"舞曲,速度标记为"广板-快板",长度虽不过三分钟,却有着无穷的魅力。"广板"部分非常短小,就如一个深沉的引子,随之而来的"快板"部分,在两把小提琴飞扬的乐音中,心灵被引入欣喜之境。

通奏低音由琉特琴和管风琴组成的三首均在Op.1中,其中的第9首《G大调奏鸣曲》是我非常喜爱的一曲,它的美妙与迷人在于情感的表达特别单纯,自然而然,没有做作。首乐章在"柔板"与"快板"的交替中展开,在管风琴低沉的演奏所营造的温暖色调中,小提琴迸发出快乐逍遥的曲调;第二乐章"快板"延续着上一乐章的愉悦情绪,并充满高贵的气质。第三乐章"柔板"中,琉特琴轻轻地拨奏的声音清晰可辨,它衬托着两把小提琴的真切倾诉;末乐章"快板"的感觉就像是回到了第一乐章,快慢交替的演奏令音乐产生出曲曲折折的感觉,它最后结束于渐弱的慢速演奏中,似余音不断。

科雷利的三重奏鸣曲,是巴罗克音乐中的精品,每一曲都值得欣赏,因此我收集了他全部的此类作品。后来,亨德尔也创作了一些三重奏鸣曲;弗朗索瓦·库泊兰(F.Couperin,1668-1733)将这种形式引入法国,创作了《大三重奏鸣曲》,副标题是"帕纳斯山,或科雷利颂"(LeParnasse,ouL'apotheosedeCorelli);J.S.巴赫甚至还为独奏管风琴创作了6首三重奏鸣曲(BWV525-530)。到18世纪中期,随着巴罗克风格的终结,三重奏鸣曲也随之被历史所尘封,J.S.巴赫在《音乐的奉献》中所作的那首为长笛、小提琴和通奏低音的三重奏鸣曲,成为了此种室内乐形式的遗迹。

说到这儿,也许大家已经感受到了来自历史的沉重感。……实在不好意思,是我按照自己的思路,完全陷入到了历史当中不能自拔。不过,不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历史终究是不可回避的。--现在,让我们离开米兰大教堂,离开伦巴第区的管风琴家族,到威尼斯去看一看,音乐在那里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

以上文章内容选自《爱乐》 总132期(2011-01-10出版) 欢迎网上订阅《爱乐》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 () | 评论 ()

评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联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评论分享到:新浪微博   生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