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首页封面故事社会文化艺术经济视觉生活专题读者俱乐部电子阅读商城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爱乐 > 音乐之旅 > 从北到南——意大利早期音乐之旅(3)(2)

从北到南——意大利早期音乐之旅(3)(2)

【来源: 爱乐 2011年第3期 查看本期目录 】 作者:李峥 2011-05-06 12:06 编辑: 孙娜

《新音乐》和歌剧的诞生

聊完"新艺术",让我们再去两百多年之后,看一看卡契尼(Caccini,1551-1618)的《新音乐》,当然还有歌剧的诞生,它们是文艺复兴与巴罗克之交时,佛罗伦萨在音乐领域发生的最为重大的事件。

那时生活在佛罗伦萨的作曲家,有好几位来自罗马,例如佩里(Peri,1561-1633)和卡瓦莱利(Cavalieri,约1550-1602),而卡契尼的出生地可能是罗马,也可能是距罗马三十公里处的小镇蒂沃利--那里有著名的千泉宫。大约在1565年,卡契尼随美第奇家族的柯西莫一世来到佛罗伦萨,那时他还是一个14岁左右的少年。在1573年至1590年间,一些诗人和音乐家聚集在佛罗伦萨贵族巴尔迪(Giovannide'Bardi,1534-1612)的宫廷里,还有柯尔西(JacopoCorsi,1560-1602)的家中,探讨文学、科学、艺术等方面的问题,还表演新的音乐,后来这样的聚会被称为"卡梅拉塔会社"(Camerata),卡契尼、佩里、卡瓦莱利都是其成员。

作为"卡梅拉塔会社"成员之一的佛罗伦萨学者吉罗拉莫·梅(GirolamoMei,1519-1594),通过对古希腊戏剧的研究,提出:"古希腊人的音乐之所以能够获得强烈的效果,是由于它由单旋律构成,无论独唱,带伴奏的演唱,还是合唱。这样的旋律能够影响听众的情感,因为它开发了嗓音的音高起伏、音区及节奏和速度变化等自然表现力。"这样的研究和由此所形成的理论,对于卡契尼的创作产生了非同寻常的影响,并直接促成了歌剧的诞生。

卡契尼在1590年之前就已完成的《新音乐》--于1602年出版,佩里在16世纪90年代中期前后完成的历史上第一部歌剧《达夫尼》--其中一些段落柯尔西参加了谱曲,这二者是"卡梅拉塔会社"最丰硕的硕果。不过,虽然这二者采用的都是"带伴奏的单旋律音乐风格",但是又有不尽相同之处,卡契尼的歌曲在即兴"埃尔曲"(ayre)和多声部"牧歌"的基础上构成,其中"埃尔曲"是一种类似"分节歌"(strophicsong)形式的歌曲,以简单、抒情为特点;佩里的歌剧则寻求一种更符合戏剧需要的宣叙方式,让人声听起来就像音高有变化的自由朗诵,如同古时候朗诵英雄史诗那样。

个人认为,从欣赏的角度来说,卡契尼的《新音乐》要比佩里的歌剧好听。这套曲集中的歌曲都是以独唱方式演唱的,我收集的唱片是女高音演唱版本,使用琉特琴、长颈琉特琴、巴罗克吉他、低音维奥尔琴和竖琴伴奏。这些歌曲都非常吸引人,我尤其喜欢其中的两曲,一首是《Tutto'ldipiango》,表现了悲伤与哭泣,歌声不稳定地时低时高,几乎自始至终都是颤抖着唱出的,琉特琴和竖琴淡淡地加以伴奏,令歌中所蕴含的情感爆发得愈加强烈。另一首是《Dolcissimosospiro》,表现了叹息与深情,女声唱出的长音悠远而清澈,高音处的小颤音似乎揭示了内心的波动,低音维奥尔琴的伴奏与歌声形成强烈反差,却又衬托出歌声的深沉。这两首绝妙的歌曲,会让人完全忘记它们所产生的年代,让人感觉四百多年前人们的感情世界与现代人其实没有本质的区别。

比较而言,那一时代的歌剧尚未成熟,但作为这一综合艺术形式的发端,我们有必要对它进行一些了解。非常可惜,佩里的《达夫尼》已经佚失,不过他在1600年完成的《尤丽迪茜》--卡契尼参与写作了其中的一些段落,以及卡契尼自己在同一年独立完成的同名歌剧,完全可以让我们用来了解歌剧初创时期的特色,尤其是当时的宣叙风格。在我收集的这两部歌剧中,佩里的那部有两个版本,其中之一是首次录音,封面很好看,是弗兰切斯卡(PierodellaFrancesca)的名作《乌尔比诺公爵夫妇肖像》,我曾在乌菲兹美术馆里欣赏了好久;另一个是古乐演奏的本真版。为什么说1607年上演的蒙特威尔第的《奥菲欧》是历史上第一部成熟的歌剧,如果听过这两部歌剧,相信你就会完全明白了,因为,无论结构的完整性,还是音乐的个性化,蒙特威尔第之前的歌剧都有一定欠缺。

在1600年前后,还有一些作品应该提及。其中一套完成于1589年的六组"间奏曲",形式上包含演唱与器乐合奏,用于梅第奇家族第三代托斯卡纳大公爵斐迪南一世(FerdinandoIde'Medici,1549-1609)与洛林的克里斯汀在佛罗伦萨举行的婚礼。创作者以马尔维奇(Malvezzi,1547-1599)和马伦奇奥(Marenzio,1553或1554-1599)为主,前者是"卡梅拉塔会社"成员,后者以创作牧歌闻名。此外,巴尔迪、吉罗拉莫、卡瓦莱利、卡契尼、佩里各作一曲。

非常幸运的是,我刚好有一张此作的完整录音唱片,不过现在已经绝版了。这些"间奏曲"每组各包含三至六首作品不等,它们不仅非常好听,并且有情节,还有表演,可以让我们了解到当时宫廷音乐的特色。例如第一组"间奏曲"《众星球的和谐》,场景是"蓝色背景的空中,'和谐之神'(Harmony)自云端降下",第一首作品是卡瓦莱利的《来自最遥远的星球》,此乃"和谐之神"的独唱,由女高音来担任,歌声清澈,动人心弦,属于那种听到立刻就能抓住人心的音乐。接着是五首马尔维奇的作品,其中一段"六声部合奏曲"(Sinfoniaa6)是纯器乐的,以弦乐和琉特琴的庄重演奏开始,引出铜管乐闪烁金光的辉煌乐声,颇有威尼斯乐派的风格。

之后的五组"间奏曲"分别是《众庇厄利亚女神(Pierides)与众缪斯女神(Muses)的歌咏赛》、《阿波罗(Apollo)杀死德尔斐(Delphi)的妖怪》、《黄金时代之先兆》、《阿里奥尼(Arione)与海豚座(TheDolphin)》以及《朱庇特(Jove)致和谐与韵律之尘世的礼物》,情节多为随意所编,故而不必较真,最重要的还是音乐本身。其中第二组和第三组是由马伦奇奥独自完成的,除一首合奏曲,全部是多声部牧歌风格的作品,在《噢,庇厄洛(Pierus)的女儿们》中,一个表现众哈玛得律阿得斯女神(Hamadryads,森林女神)与众缪斯女神的伴着回声的段落,出现了十八声部的演唱,歌声形成连绵不断的效果:"……哦天空,哦大地,哦风,将你融入从未听过的甜蜜歌声中!"

第四组"间奏曲"中,女高音演唱的卡契尼的《我,能让月亮自天而降》,歌声显得遥远、自由、神秘;第五组"间奏曲"中,男高音演唱的佩里的《在黑暗的水流中》,是一首有着美妙回声效果的作品,歌声抒情、忧郁、幻梦。巴尔迪和吉罗拉莫·梅的两首作品也分别在这两组中,前者的《黑暗的亚维努斯(Avernus)的不幸人们》,是一首感情沉重的五声部歌曲;后者的《号角花彩》(Fanfara),是一种由小号或其它铜管乐器演奏的华丽乐曲。第六组"间奏曲"中有两首卡瓦莱利的作品,《欢欣,你们人类是快乐的》缥缈且空灵,《新的惊奇降临我们!》是整套作品的终曲,合唱与重唱形式交替使用,洋溢着热烈而欢快的情绪,结尾的温馨气氛很像圣诞音乐。

另外,1600年上演的卡瓦莱利的《灵与肉的体现》,虽然不是歌剧,但却值得我们关注,它预示了清唱剧的诞生。1608年上演的加利亚诺(Gagliano,1582-1642)的歌剧《达夫尼》,曾受到佩里的高度赞扬,此剧在序言中极力主张戏剧的真实性,成为一百多年后诞生的格鲁克(Gluck,1714-1787)的先声。

关于佛罗伦萨早期作曲家们的贡献,这里只是做了一个大致的介绍,还有更多的内容等待我去发掘。现在,还是暂时走出历史,回到这座被称作"鲜花之城"的古老城市的现实中来吧。从佛罗伦萨出发,我开始在托斯卡纳山区的小城小镇之间游荡,最令人难忘的是在一座山上的农庄里度过的中秋。那天清晨,大雾弥漫,远处下方的城堡,在雾中时隐时现;那天晚上,月明星稀,偶有浮云掠过,与月光交汇成迤逦的天景。第二天外出,时时遇到不期而至的雾气飘来,前方一片白茫茫,似乎没有尽头,车在其间如腾云一般。忽然,眼前又现碧透的蓝天和澄澈的阳光,雾气于顷刻间消失殆尽。

托斯卡纳山区的天气就像历史一样,充满了令人无法预知的变化。于是,这风景让我再次回到历史当中,隐约间听见罗马正在向我召唤。

 

以上文章内容选自《爱乐》 总134期(2011-03-10出版) 欢迎网上订阅《爱乐》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 () | 评论 ()

评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联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评论分享到:新浪微博   生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