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首页封面故事社会文化艺术经济视觉生活专题读者俱乐部电子阅读商城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爱乐 > 音乐之旅 > 从北到南——意大利早期音乐之旅(4)(2)

从北到南——意大利早期音乐之旅(4)(2)

【来源: 爱乐 2011年第4期 查看本期目录 】 作者:李峥 2011-05-06 12:04 编辑: 孙娜

帕莱斯特里纳与"罗马乐派"

说到帕莱斯特里纳,我们就不能不提"罗马乐派"。虽然这一反宗教改革的音乐流派通常被认为相对"威尼斯乐派"保守,但它却有着自己独特的贡献。帕莱斯特里纳是"罗马乐派"最杰出的作曲家,他将佛兰芒乐派的传统对位技术与典型拉丁风格的柔美旋律恰当地结合,开创了一种叫"复调无伴奏合唱"的风格,也叫"帕莱斯特里纳风格",至此,声乐的复调达到了几乎空前绝后的顶峰,这使帕莱斯特里纳成为J.S.巴赫之前被人研究最多的一位作曲家,他的作品也被誉为教堂音乐的尽善尽美之作。

帕莱斯特里纳的音乐有着清晰的线条与纯净的和声,二者相辅相成,并自始至终保持着无与伦比的宁静与清澈,给人的感觉是透明的和自然的,没有想象中那么古板,不会让人想到它出自一个被认为保守的乐派。例如,六声部的《马尔采鲁斯教皇弥撒曲》,这部帕莱斯特里纳最为人熟知的作品,有着古朴而澄澈的美感。

弥撒曲的"慈悲经"以弱音起始,随后的合唱层次感鲜明,连成一片。"荣耀经"以男声的格利高里圣咏曲调唱出第一句,引出起伏的、闪着光亮的合唱。"信经"据说因篇幅较长,令许多谱曲者感到很棘手,在这首弥撒曲中,帕莱斯特里纳力求多样化,他将六个声部的演唱者分成几个小一些的不同组合,每一组合各有其特定的音响色彩,只在特别重要的歌词或高潮处使用完整的六声部,这使得歌声自始至终都在变化之中,听起来让人不觉单调。"圣哉经"和"降福经"是两个相对柔和的部分,尤其是"降福经",歌声轻轻地唱出,就像是从天上飘来一般。"羔羊经"是非常独特的一个部分,各个声部缓缓地绵延开来,形成一些气息很长的线条,它们是并行的,并融合为一体,歌声听来如同身在梦幻之境。

据记载,在宗教音乐方面,帕莱斯特里纳一生共创作了至少94首弥撒曲,270多首经文歌,还有一些赞美诗、圣母颂歌和宗教性牧歌等,其中有一首采用法国古老民歌《武士歌》为基础创作的五声部弥撒曲,是帕莱斯特里纳"定旋律"弥撒曲中的杰作。"定旋律"指的是弥撒曲中作为基础的旋律,作曲家以对位的方式在它上面加上一些别的旋律,构成自己的作品,通常"定旋律"取自格利高里圣咏,不过采用世俗曲调的也不乏其例。帕莱斯特里纳的《"武士歌"弥撒曲》虽然以世俗曲调为基础,但并未因此而削减了宗教性,在结构安排上,他将格利高里圣咏曲调的"进台经"、"升阶经"、"奉献经"和"领圣餐",插入到弥撒曲常规的几部分中,这样使它听起来反而更显古老,同时也更衬出帕莱斯特里纳的优美和雅致。

我还听过一首帕莱斯特里纳创作的以格里高利圣咏为基础的《安魂曲》,"进台经"、"升阶经"和结束时的"会众合唱",几乎完全就是格里高利圣咏,其它几个部分也有着浓厚的格里高利风格。在"慈悲经"中,格里高利圣咏式的男声独唱穿插于平和的合唱之间,二者交错出现,宛如时光在中世纪与文艺复兴之间徘徊,而其它几个部分,更倾向于帕莱斯特里纳自己的风格。"奉献经"在平静中略有起伏,"忏悔经"显示出真切的情感,"圣哉经"流露深沉的思绪,"祝福经"转向发自内心的由衷欢欣,"羔羊经"则回归到最初的平和当中。从整部作品来看,作曲家通过对这些细微变化的把握,无意中记录了一个人在整个仪式过程中的情绪变化,帕莱斯特里纳的《安魂曲》所带来的意境也许在当时是前所未有的,作为悼亡弥撒曲,它不仅抚慰着生者的心灵,还让人们体验到了奇妙的美感。

帕莱斯特里纳也会以自己的某首经文歌作为基础创作弥撒曲,例如《你是彼得》(TuesPetrus)、《今日基督降生》(HodieChristusnatusest)和《圣灵降临之日》(Dumcomplerentur)等经文歌,就曾被作为同名弥撒曲的定旋律。从经文歌到弥撒曲,同样的旋律有时候给人的感觉却会产生不小的变化,例如《你是彼得》的经文歌色调明亮,而弥撒曲则显得色调柔和。

在帕莱斯特里纳的经文歌中,最著名的是根据《圣经》"诗篇"谱写的29首四声部的《雅歌》,也叫"所罗门的歌中之歌"。--它是"诗篇"中最精彩的篇章,虽然表面上描写的是爱情,实质上却有着浓厚的宗教气息,歌中的"新郎"实际上就是耶稣。在我的《雅歌》唱片中,演唱者包括女高音、假声男高音、男高音各两个,男中音和男低音各一个,以不同形式的搭配,五人一组参加演唱。

第1首歌"愿他用口与我亲嘴"作为开篇,以女高和假声男高柔柔地唱出,两个男高和男中随后轻轻加入演唱,歌曲自始至终非常宁静和安详。第19首"耶路撒冷的众女子啊,我嘱咐你们"在假声男高和其他四个男声逐一加入的演唱中进行,一直到第22首"我的佳偶啊,你秀美如耶路撒冷",都采用这样的方式,由于使用了男低,歌声更显深沉。第26首"你的两乳好像一对小鹿",男中柔和地演唱出赞叹的歌声,男高、假声男高和两个女高依次唱出后面的词句,赞美新娘的颈、眸、鼻、发。最后一首"我的良人,来吧,你我可以往田间去"的演唱组合、演唱者进入的顺次,都与第1首相同,在"我的良人,这都是我为你存留的"一句上结束。非常遗憾的是,帕莱斯特里纳没有再为后面的"新妇切爱新郎"和"爱情若火不能灭没"两段谱曲。

在宗教音乐之外,帕莱斯特里纳也写过一些以爱情为题材的世俗牧歌,但我还没有听过,到目前为止只听过他的一些宗教性牧歌。看资料上说,他的世俗牧歌比较古板,而且他后来还因为写作了这样的作品而"感到羞愧而痛心"。这也难怪,帕莱斯特里纳天生就是属于宗教音乐的,因为他已经把自己的激情与宗教的情感融为了一体,后来的J.S.巴赫在这一点上与之类似。

在罗马整整呆了五天时间,一日驱车前往千泉宫,途经一个岔道,见到路旁的一个牌上写着"Palestrina",我知道,那条路通向帕莱斯特里纳的家乡,一个距罗马不远的小镇。帕莱斯特里纳一生中除了早年在家乡担任过管风琴手和唱诗班指挥,就是在罗马的几个教堂任职,直到1594年去世,他似乎只在这个小镇和罗马两地生活过,并且他还曾两次婉拒了会令他离开罗马的邀请。--帕莱斯特里纳,真是一个纯粹的罗马人。

走出帕莱斯特里纳的音乐,走出梵蒂冈的宗教氛围,然后走在罗马的大道上,走在台伯河的水流旁,几乎分不清眼前是现实还是历史。还记得在尼禄宫殿的废墟中,我的思绪正在波佩阿与尼禄的故事中游荡,忽然眼前的残垣断壁之中,一个年仅几岁的小姑娘赤足走过,那姿势,那神态,那动感,活像古希腊和古罗马雕塑中的女神。我再一次意识到,现代人终究还是属于历史的,他们的一个举动、一个眼神、一个姿态,都有着历史的渊源。

该是启程前往那不勒斯的时候了。身后,梵蒂冈和罗马渐渐远去,心中,却期待不远的将来还能与它们再相聚。……至此,我的意大利之行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二。

以上文章内容选自《爱乐》 总135期(2011-04-10出版) 欢迎网上订阅《爱乐》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 () | 评论 ()

评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联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评论分享到:新浪微博   生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