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首页封面故事社会文化艺术经济视觉生活专题读者俱乐部电子阅读商城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爱乐 > 音乐之旅 > 从北到南——意大利早期音乐之旅(4)

从北到南——意大利早期音乐之旅(4)

【来源: 爱乐 2011年第4期 查看本期目录 】 作者:李峥 2011-05-06 12:04 编辑: 孙娜

汇聚圣迹的梵蒂冈与罗马

(推荐唱片:西斯廷小教堂的音乐、帕莱斯特里纳的"弥撒曲"、《安魂曲》和《雅歌》)

梵蒂冈的宏伟是无法尽述的,梵蒂冈的收藏也是无法尽数的,就像但丁在《神曲》中对上帝的描写那样,他只能说,是一道至高而永恒的光。虽然这比喻不够准确,但是梵蒂冈确实是我所见过的最辉煌的处所。

米凯朗基罗以"对上帝、对圣母、对圣彼得之爱"的名义,为圣彼得大教堂设计的升腾的穹顶,在阳光下泛着七彩的虹晕;林立的巨大圆柱的怀抱中,贝尼尼设计的圣彼得广场展示着恢宏的气势。注视米开朗基罗雕刻的《圣母悼子》(哀悼基督),俯视贝尼尼建造的"圣彼得的宝座",站在教堂圆顶旁,远眺整个梵蒂冈和整个罗马,我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花了整整一天时间,我转遍了梵蒂冈的博物馆,几乎欣赏了每一件艺术品。最后,在西斯廷小教堂中,我滞留了大约半小时,仰望天顶上的《创世纪》,伫立于《末日审判》的跟前,虽然四周人挨着人,但是气氛却非常静默,令我的心中平静如止水。

《末日审判》中有两个画面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一个是最下面那层据说是受启于但丁《神曲》之"地狱篇"的恐怖画面,另一个是基督脚下的殉道者圣巴尔托罗梅奥拿着自己被活剥的人皮的画面--那人皮上有一个令人恐惧的痛苦扭曲的面容,正是米开朗基罗的自画像。

从意大利回来后,我曾以此为题,在博客上写过一篇随笔《绘在人皮上的自画像--意大利之旅的一个瞬间》,下面是其中的一些字句:"……米开朗基罗为什么要把自己画成这个样子,恐怕永远是一个谜。然而,它似乎告诉人们,所有的人都只不过是一具空洞的躯壳,它所带来的欲望是一切痛苦的根源,而蜕去这层躯壳,就意味着蜕却了欲望,蜕却了痛苦。……或许,米开朗基罗绘在人皮上的自画像,正是无人可以企及的生命至高境界的暗喻吧。"

西斯廷小教堂的音乐

在西斯廷小教堂中,我的耳中回响起对阿莱格里(Allegri,1582-1652)《求主垂怜》的记忆。这首九声部的无伴奏合唱形式的宗教作品,是作为神父和作曲家两重身份的阿莱格里,为《圣经》中的"第51首诗篇"谱写的,它长期作为西斯廷小教堂礼拜仪式的专用曲目。九个声部由一远一近的两个合唱队以及四位独唱者构成,彼此相互交织与契合,平静而宽广地展开,形成错落有致的起伏,格里高利圣咏式的深沉的段落与赞美诗般的纯净的段落交替,对比强烈,一个飘逸的女声高音渐升至最高处,闪着光亮,如同天使的声音自空中传来,又如同来自天国的熠熠光芒。

我有一张很老的、现在已经绝版的唱片:《西斯廷小教堂的音乐》,封面是米开朗基罗《创世纪》最著名的画面"创造亚当",收录的都是西斯廷小教堂礼拜仪式的专用曲目,其中就包含这首会令人深深为之感动的阿莱格里的《求主垂怜》,还有若斯坎(JosquinDesprez,约1440-1521)的《圣父颂/圣母颂》和莫拉莱斯(Morales,约1500-1553)的《雅各的悲哀》,以及伟大的帕莱斯特里纳所作的《圣母悼歌》、《赞美神圣而荣耀的三位一体》、《欢乐颂》和《圣灵降临之日》。这些作品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应该就是"凝重"。

作为佛兰芒乐派中期最杰出的作曲家若斯坎,他先做过米兰大教堂的歌手,后又服务于罗马教皇阿斯卡尼奥·斯福尔扎(AscanioSforza),成为教皇的教堂音乐团的成员,并曾为西斯廷小教堂创作过一些音乐,经文歌《圣父颂/圣母颂》就是其中的一首。它分为"我们的圣父在天国之中"和"万福玛丽亚"两个段落,风格兼具佛兰芒乐派早期的古朴与晚期的甜美,在平和之中流淌出由衷的欢愉,真切的感动就在其间孕育而生,在心灵的深处扎根、发芽、繁盛,没有人能够拒绝由此而结出的果实,那是一份纯净无瑕的、超越尘世的爱。

在早期宗教音乐中,是没有大喜大悲之情的,不论快乐还是悲伤,都是以异常平静的方式来表达的,莫拉莱斯的《雅各的哀歌》是另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在这首经文歌中,没有任何刻意的强调和修饰,仅仅随着歌声的缓缓流动,深切的哀伤就抵达到了心灵的最深处,令人不能自主,不能自持,这或许就是宗教音乐所要达到的效果吧。莫拉莱斯是一位来自西班牙的作曲家,他曾在罗马任教皇唱诗班的歌手达十年之久,他也是一位复调音乐作曲大师,其宗教音乐大都创作于意大利。

现在,让我们将目光转向本文的重点人物:帕莱斯特里纳。

多年之前,我第一次接触帕莱斯特里纳的作品时,听到的就是他的经文歌《圣母悼歌》,如果将这首歌配上米开朗基罗《圣母悼子》的画面,一定是最完美的组合。帕莱斯特里纳的宗教音乐在表达情感方面一向是极其节制的,然而奇怪的是,当我初听这首《圣母悼歌》时,却被深深吸引了,随着合唱的歌声持续发展,挥之不去的感动浸透了整个的身心。"当我的肉身逝去,让我的灵魂被荣耀的天国接纳",这最后的词句在音乐中无限地延伸着,似乎是要抵达至高无上的天国,将灵魂交予天国宝座上的圣父。

尽管早期宗教音乐没有大起大落的情感变化,然而为不同内容的配乐,却也有着一定色调上的不同,例如帕莱斯特里纳的经文歌《赞美神圣而荣耀的三位一体》,给人的感觉就明显地比他的《圣母悼歌》要明亮一些,特别是唱到"哈利路亚"和"颂扬你,崇敬你,荣耀你,哦,赞美圣三位一体"的时候,连绵不断的歌声之中,似有闪烁之光,宛若天国的光辉降临,抚慰尘世的众生。还有,在短小的经文歌《欢乐颂》中,我们甚至可以感受到一种在平静之下所蕴含的澎湃激情;而另一首经文歌《圣灵降临之日》,则有着沁人心脾的温馨感,同样是"哈利路亚"这个词,这里的演唱则洋溢着暖人的欢欣。

这四首经文歌,在无意间引发了我对帕莱斯特里纳的兴趣,随后,我又收集了不少他的重要之作,包括弥撒曲、经文歌及牧歌,而《圣母悼歌》作为我听过的第一首帕拉斯特里纳的作品,在我心中始终有着独特的位置。--还记得在1994年9月底,我曾将这首《圣母悼歌》以及阿莱格里的《求主垂怜》拿到北京音乐台"金唱片"节目中播放,或许那是国内第一次播放此类宗教作品,现在想来,还真是有点儿"开创性"呢。那是一个国庆节前夕,两首陌生的合唱作品,就这样通过无线电波传送到了人们的耳中。我保存的磁带上的记录是:28日,10点至10点30分。

我与意大利早期音乐的"缘分",也就从那一刻开始了。

以上文章内容选自《爱乐》 总135期(2011-04-10出版) 欢迎网上订阅《爱乐》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 () | 评论 ()

评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联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评论分享到:新浪微博   生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