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北京大兴“4·25”火灾:低端产业链的成本代价(3)

2011-05-05 12:12 作者:贾子建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19期
4月25日凌晨1点10分左右,北京大兴区旧宫镇南小街三村一座四层建筑内,一层服装加工厂中的电动三轮车蓄电池电源线短路点燃了厂房中堆积的衣料,火光和浓烟从一层直蹿上张军家出租房的四层,最终酿成租客们18死24伤的惨剧。群租的流动人口、非法建筑、无牌照的服装加工厂、无消防设施……对事故的问责可以套用到南小街三村的任意一户民房。

 

在医院里接受救治的伤者

 

王世名的服装厂已经在南小街三村经营了六七年,不同于高老板的无照租用民房,王世明是直接向三村村委会租用的厂房。从村委联防办公室墙上的分布图可以看出,南小街北侧主要是村民的宅基地,南侧则是村里的集体土地。“每年房租30万元,一年一付。”村务公开栏显示,2010年村集体经营性收入有800多万元。南小街虽然属于大兴区旧宫镇,但位于大兴区的北侧边缘,往北就是丰台区,距离木樨园和大红门不过四五站地的路程。据北京市商委的统计数据,大红门地区日货物平均吞吐量达2000多吨,年交易额占北京市同类商品交易额的54.5%,是长江以北地区最大的服装集散地。王世名的厂子主要做男装,直接销往哈尔滨,而更多的小服装厂则靠接大红门商户或大服装厂做不完的订单挣钱,成品可以通过大红门迅速分销到全国。

虽然2004年左右一些正规服装厂就已落户南小街,但像渝云服装厂这样的无照作坊大规模进入也不过三四年的事。“都是因为到2007年大红门地区拆迁改造基本完成,‘浙江村’那些小生产加工点和工人实在没地方待了,就基本上整体搬了过来。”何东生回忆道。设计、打版、制衣、贴牌、设备、物流……在南小街的街头,可以寻找到服装加工链上的任一环节。每台缝纫机价格大概2000元左右,加上租金,第一年开厂成本大约为15万元,第二年则只需支付租金和工人工资,两年内就可以实现盈利。佯装正在寻找厂房,一位房东告诉本刊记者:“只要你手里能拿到订单,有个十来万甚至三五万元就能开厂。没有设备可以租,没有工人贴个告示就会有人上门。你要是嫌麻烦,找个小厂帮你做了都行。”

没有自己的设计和销售渠道,只能做来件加工,与做贴牌、上扣等附加性工作的作坊一样,渝云服装厂也处于产业链的最末端。据一名受伤工人说,高老板拿来的衣料是400多件皮衣,加工一件衣服给厂里31元,厂子给工人19元。而高老板租的两层楼有200多平方米,每年租金要4万多元,再加上水电费,一年支出要六七万元。“小服装厂成本低,薄利多销,一件衣服只挣一块钱他们也会接。”

服装厂老板和制衣工人在“最低成本、最大利润”上达成了共识。火灾发生后,所有租用民房进行生产的小服装厂被勒令停工,而就在火灾发生的胡同里,本刊记者仍然看到工人们将刚刚做好的成衣抱上面包车。“工期都是定好的,完不了工要赔钱,听说有的老板甚至跟工人商量好实在不行,白天休息夜里开工。”一个工人对本刊记者说。

难解的城乡结合部

距离火灾现场1公里左右的地方就已经架起警戒线,禁止运装修材料的车辆进入。火灾现场附近矗立着三四栋还没有完工的楼房,格局和着火的小楼一样,有的高级些,房间外面有装着护栏的阳台。“本来还有半个月就完工了,但现在怎么办还得再观望一阵。”张军家的楼房盖于2010年左右,在外面工作的张军一家并不在村里住,房子完全用于出租。据何东生讲,这种三四层小楼拔地而起就是2007年以后的事。虽然之前会有个别租户租房子,但用于服装加工的厂房需求是那个时候才大量出现的。一层年租金4万元左右,虽然前期投入要四五十万元,但两年就可以回本。地处南五环里,伴随大红门拆迁和亦庄开发区的发展,很多年前村里就传言要拆迁,希望获得更多的拆迁补偿是建楼房的另一个重要动因。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