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北京大兴“4·25”火灾:低端产业链的成本代价(2)

2011-05-05 12:12 作者:贾子建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19期
4月25日凌晨1点10分左右,北京大兴区旧宫镇南小街三村一座四层建筑内,一层服装加工厂中的电动三轮车蓄电池电源线短路点燃了厂房中堆积的衣料,火光和浓烟从一层直蹿上张军家出租房的四层,最终酿成租客们18死24伤的惨剧。群租的流动人口、非法建筑、无牌照的服装加工厂、无消防设施……对事故的问责可以套用到南小街三村的任意一户民房。

北京大兴区旧宫镇火灾图示

 

因为哥哥住在三层,刘新对楼里的格局颇为了解,他告诉本刊记者:“那些楼梯都是直上直下,楼里空间很狭窄,四层有个能上楼顶的铁梯子,但是很高,女人平时都爬不上去,什么都看不见就更难爬出去了。”平时防盗的铁丝网把火场变成了牢笼。服装厂的老板高某也住在二层,二层的住户情急下开始砸玻璃、破坏铁丝网。“当时有六七个人从里面出来,有的还抱着孩子。”据当时在场的邻居讲,打不开一层卷帘门的何东生跑回去召集人手再跑回来时,卷帘门已经被打开了,“大火从门口扑出来,高老板正拿着手持灭火器往门里喷呢”。

1点35分,接警的高米店、大红门消防中队等27辆消防车陆续赶到了南小街,可是消防车却只能排队等在街上,到不了着火的楼房。“路本来就窄,两边都是盖房的沙石料,别说消防车,我们的私家车都不走这胡同。”何东生对本刊记者说。本刊记者看到的是胡同里的障碍物已经被清理,而当晚,救火的消防队员却只能携带装备步行靠近现场,一辆小型消防车勉强开了进去。“附近找不到一个消火栓,我们只能采用小车灭火、大车在后面供水的方式救火。”据当时现场的救援人员讲,彩钢板中间的夹层填充的是聚苯乙烯材料,这种钢板便宜,但是不防火,遇明火很容易燃烧,而且释放气体有毒,消防官兵只能通过从外部喷水降温的方式阻止起火。“一层和四层死的人最多,一层是被烧死的,四层是被熏死的。”李翠云说,“听说高老板的妻子当时也住在一层。”

低成本产业链

“他这人感觉还不错。”只知道服装厂老板姓高,李翠云和何东生却都叫不出他的名字,像附近的很多人一样,见面会打招呼,可是并不熟悉。“他不到40岁,四川口音,看着挺精干,带着老婆在这里开服装厂也就一年时间。”这家名字叫做“渝云”的服装加工厂工人不过十几个,在南小街三村200多家服装加工厂里是个小角色,因为他和附近的邻居们一样,只能租用村民的民房搞些来料加工的生意。最近高老板似乎心情不错。据附近邻居讲,出事前几天,他刚进了一批需要加工的衣服补片。一层的厂房南侧是二三十台加工机器,北侧就是职工宿舍。经过现场勘查,公安部门认定,是被放置在厂房内的电动三轮车蓄电池电源线短路,引燃了堆在厂房内的布料。“卷帘门面朝南,北侧没有出口,就算宿舍里的人醒了,面对‘火墙’也没法脱身。”

“在我们福建,厂房和宿舍绝对不能这么安排。”不到30岁的林文和在附近另一家服装厂当车工,他告诉本刊记者,服装厂因为衣料属易燃物,一般都会要求杜绝明火。“正规点的大厂家会把厂房和职工宿舍分开,这样即使发生事故,烧了货也不会出人命。没有条件的话,至少让厂房在楼上,人住楼下,情况也会好很多。”从资金和人力成本上考虑,一层当厂房、楼上住人的模式无疑性价比最高,牺牲的则是防火安全。在本刊记者走访的多家服装厂中,都可以看到车间门口贴着“禁止吸烟,违者罚款50元”的条幅,厂里也会有些手持灭火器,“但从认识态度上说,其实不管大厂小厂,消防安全都是敷衍”。南小街三村拥有100多名工人的正规服装厂老板王世名对本刊记者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