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北京大兴“4·25”火灾:低端产业链的成本代价

2011-05-05 12:12 作者:贾子建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19期
4月25日凌晨1点10分左右,北京大兴区旧宫镇南小街三村一座四层建筑内,一层服装加工厂中的电动三轮车蓄电池电源线短路点燃了厂房中堆积的衣料,火光和浓烟从一层直蹿上张军家出租房的四层,最终酿成租客们18死24伤的惨剧。群租的流动人口、非法建筑、无牌照的服装加工厂、无消防设施……对事故的问责可以套用到南小街三村的任意一户民房。

4月25日凌晨,救护人员在北京大兴发生火灾的居民楼下运送遇难者遗体

 

一夜之痛

整个南小街是北京最大的服装产业集群区,而那些无照服装厂和打零工的工人则是产业链的最末端。最大限度降低成本、用血汗积累财富,这里在重演“浙江村”的创业故事,却先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从南小街东口进入,自东向西依次为一村、二村和三村。两侧的建筑也随着深入发生着变化:街越来越窄,大规模的居民小区不见踪影,三四层高、裸露着水泥原色、像积木块般方正的丑陋建筑越来越多。街上到处是操着各地口音结伴游荡的年轻人,火灾发生后所有租用民房的服装加工厂被要求停工等待检查,南小街上有了难得的假期。跟着人流就可以找到火灾现场,南小街的尽头是南苑机场的停机坪,从主路拐到北面的胡同再走到尽头,就可以看到被警戒线围起来的四层小楼。

4栋靠在一起的水泥色小楼彼此间距大概只有一个拳头,它们有个形象的名字叫“握手楼”,西边两栋为4层,东边两栋是3层。二层以上墙面没有过火的痕迹,只有从一层漆黑的卷帘门、二层被砸碎的玻璃窗可以判断出东边第二栋是张军家,而大门口就是一根缠绕着凌乱的电线、挂着三四只电表箱的电线杆。“幸亏那天晚上没有风,我看见那火苗往外蹿,最担心的就是把电线烧着了,停电还好,电到人就更危险了。”超市老板娘李翠云想起当时的情景还心有余悸。李家的超市离着火的小楼不过十几米,当晚火灾发生时还没有打烊。“我老公从外面跑进店里,说看见冒烟,好像着火了。”隔着巷子,住在张军家正对面的何东生看得更为真切:“我家的租客老关发现后告诉我,然后我们就跑到大门口,使劲踹卷帘门,想叫醒里面的人。”何东生说,夜色漆黑只看得到火光,刺鼻的浓烟从楼里飘出来,楼里的人似乎都醒了,传出阵阵呼救声,可是卷帘门被上了锁,他感到无计可施。卷帘门锁住的是一层的厂房和两间职工宿舍的11个人,“每天晚上老板会亲自放下卷帘门上锁,二层也是职工的宿舍,三四层租给散户,他们都要走另一个楼梯”。

外观呈方形的4层小楼内部呈“回”形结构,一至四层的中心是一个天井。住在四层的租户陈定科是被浓烟熏醒的,他说,他准备开门逃跑时,发现屋门已无法打开。“烟顺着天井上来,但是屋顶是封着的,所以四层的烟很大。”陈定科告诉本刊记者,为了防止楼上坠物,每层楼的天井处都挂着一层布。这层布上平时堆积了很多服装厂的布料,所以火起后很快就能烧到四楼。建筑面积达700平方米的楼房,除了一层主要作为服装厂厂房,其余每层隔成大约8个单间,每层租客15人左右,卫生间公用。陈定科说,出不了房门,他急得直踹墙,没想到几脚就踹开了一个大洞:“原来墙是彩钢板的,外面糊了一层很薄的泥灰腻子,以前还真没看出来。”万不得已,陈定科只得从四楼跳下逃生,所幸伤势不重。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