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新知(旧) > 正文

梦的新解(4)

2011-05-03 18:24 作者:陈赛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你的大脑不是一台摄像机,或者录音机,它是一个作家,一个导演,一个世上最富想象力的器官。——艾伦·霍布森教授,哈佛大学医学院神经心理学家

与“清醒意识”相比,“梦的意识”最大的不同是在于没有自省的能力。此外,它没有定向的稳定性,无法控制思绪、逻辑思考能力降低,以及梦中与梦后的记忆变差等等,而这些都能从梦中大脑的神经生物学特征中找到相应的解释。

在睡眠过程中,大脑大致要经历四个阶段,每个阶段的脑电波模式与神经化学反应都不同。在快速眼动阶段(REM,绝大部分梦出现在这个阶段),整个大脑的变化最为明显。从神经化学元素的角度来看,简直是三伏天一般,炎热无比,边缘系统极度活跃,比醒时更加活跃。这就是为什么在梦中,人的情绪往往处于极端状态。

在大脑的边缘系统中,又以杏仁核和前扣带皮层最为活跃。这两个区域是大脑的“恐惧中心”,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大部分的梦都是不愉快的——作为进化的选择,大脑天生是倾向于恐惧与焦虑的。坏梦越多的人越容易生存下来。

此外,REM期间正肾上腺素以及血清素比起清醒时期低落,而负责理性思考的前额叶皮层也处于歇工状态,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梦中不具备自省的能力——哪怕你在梦中遇到再诡异的事情,比如三头六臂的怪物,只感到害怕,而不觉得荒谬。

“梦的意识和清醒的意识很不一样,各有优势,但我相信它们之间是很和谐的关系,而不是弗洛伊德所设想的,彼此之间是竞争对立的关系。”霍布森说。

梦与创造力

最新的研究发现,天生的盲人在梦中能够看到,天生的聋哑人在梦中能听到,天生的残疾人在梦中能走路。梦创造了看的幻象,听的幻象,运动的幻象。这说明,大脑具有自动创造的能力。

“你的大脑不是一台摄像机,或者录音机,它是一个作家,一个导演,一个世上最富想象力的器官。”霍布森说,“意识到这一点,难道不比解梦重要得多吗?”

1977年,霍布森与哈佛大学的同事麦卡利(RobertMcCarley)提出一个纯粹神经生理学式的释梦理论——“激活合成”假说,认为REM睡眠期间,脑干(从脊髓往上生长的部分,也是大脑最原始的部分,人类漫长的进化史中基本没有变过)随机产生各种电信号,激活前脑(进化的大脑)中控制情绪、运动、视觉和听力的区域。为了从这些随机信号中理出头绪,前脑于是根据这些素材“合成”了具有叙事结构的梦。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康晰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