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新知(旧) > 正文

梦的新解(3)

2011-05-03 18:24 作者:陈赛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你的大脑不是一台摄像机,或者录音机,它是一个作家,一个导演,一个世上最富想象力的器官。——艾伦·霍布森教授,哈佛大学医学院神经心理学家

艾伦·霍布森的新书《睡梦人生:一部实验回忆录》

 

刚出生的婴儿仍然把绝大部分时间花在REM睡眠上,他们在尚未发展清醒时的微笑社会行为之前,已会在REM状态中微笑了,有人称这时的微笑是“对天使的微笑”。此外,生气、困惑、鄙夷时常有的一些复杂表情,最初也是在REM状态中出现。这些社会行为在梦中预演,要比醒时实际来做早上几个星期。

如果是一个两岁的孩子,你在REM睡眠过程中摇醒他,问他梦见什么,或者在想什么,他会回答一些很简单的东西,比如他害怕,或者他很高兴,因为正在吃冰激凌。稍大一点的孩子,比如4岁,他的梦会变得有叙事性:妈妈不见了,我不知道该往哪里跑,我看到她在洞穴里,我在找爸爸,但他掉下了悬崖,我很害怕……

这种都是意识的进化过程。真正意义上的梦,要到四五岁以后才有可能发生。因为这时候他们才学会语言,能将知觉的体验转化成故事的体验。一个孩子在梦中会学习危险、焦虑。当他再长大一点,梦变得更加复杂,他会体验到爱情、失去、背叛……

一个人花在REM睡眠上的时间随年龄的增加而缩短,到了成年,REM只占睡眠时间的20%~25%。成人的REM通常持续5~20分钟左右,周期约90分钟,所以一夜间REM要出现3~6次。

在2009年《自然》的一篇论文中,霍布森提出,人们之所以忘记自己的梦,是因为“做梦是大脑的一种热身运动”。它通过夜间锻炼保持白日意识的清晰有力——为醒来后即将到来的视觉、听觉和情绪做好准备。就像跑步一样,身体不记得它跑过的每一步,但它知道自己锻炼过了。

自弗洛伊德以来,甚至更早以前,梦一直被认为是对生活的回应——日间萦绕脑际的事,到了夜间在梦中予以回应,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根据这种理论,梦里的坏情绪是白天清醒时压力与冲突的重现或伪装。霍布森则指出:有没有可能恰恰相反呢,梦是对未来可能发生事件的预演?比如梦中的坏情绪能帮助我们应付未来社交生活中的坏情绪?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康晰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