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新知(旧) > 正文

梦的新解

2011-05-03 18:24 作者:陈赛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你的大脑不是一台摄像机,或者录音机,它是一个作家,一个导演,一个世上最富想象力的器官。——艾伦·霍布森教授,哈佛大学医学院神经心理学家

弗洛伊德

 

弗洛伊德曾说,如果你的梦中出现一支雪茄,也许只是一支雪茄而已。对于艾伦·霍布森教授来说,梦里的雪茄永远只是雪茄。他有过这样一个梦:在一个奇怪的房间,烟灰缸上有一支正在冒烟的雪茄。当意识到自己正在做梦时,他决定做个实验,看看除了这些鲜明的视觉形象之外,他的梦能否包含嗅觉。他拿起雪茄放到鼻端,结果浓烈的雪茄味立刻把他呛醒了。

艾伦·霍布森是哈佛医学院的神经心理学家,今年77岁,但记者通过电话采访时,感到他的思维依然清晰锐利。他花了一辈子时间研究梦与意识之间的关系。这个关于雪茄的梦很能说明他的学术立场——梦的形式可以作为实验的对象,内容却不足为道。

这并不是说,梦没有意义。不管是谁,只要记得一个生动的梦,都知道夜间那些奇怪的场景反映了某种真实世界里的希望和焦虑。比如一个年轻的教师发现自己在课堂上赤身裸体,一个母亲在一个空空的婴儿床前发愣。

霍布森认为,梦也许能揭示人生的某些重点,但它并不隐藏秘密,不需要弗洛伊德式的解梦者来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如果你梦到火车或飞机晚点,只是因为你过去的人生中曾经发生这种不愉快的事情。如果你梦见一场与某人愉快的相遇,说明你喜欢这个人。如果你梦见一次糟糕的邂逅,则说明你不喜欢或者害怕那个人。如果你梦到飞翔,也许你一直想尝试一下飞翔是多么愉快的感觉。事实上,只要还不到40岁,你完全可以在梦里清醒地享受一把飞翔的感觉。

梦的形式

关于梦的功能,打得最长久也最激烈的一场官司中,一方主张梦是有复杂含义的心灵沟通行为——梦包含了一些独特的、无法通过其他渠道传递的信息;另一方则认为梦只是大脑新陈代谢产生的无用废物,并没有什么深远的意义可言,更不具备预测未来的能力。艺术家、作家、诗人、精神分析家往往属于前一派,而行为心理学家、神经学家、睡眠实验研究者则属后一派。

作为当前学术界对梦的研究最为精辟的学者之一,霍布森站在中间。一方面,他反对对梦的内容做任何复杂化、象征化、神秘化的解读,认为“梦的解析”是死路一条。但另一方面,他认为“做梦”不仅是人类心智运作的关键机制,也是生存之必需,而到目前为止科学对它的研究还远远不够。

“如果一个人在梦中见到过世的母亲,我的问题不是为什么我会在梦里看到母亲,而是为什么我能看见并不存在的东西。”霍布森告诉本刊记者,“至少这说明‘看’这个行为是大脑完成的,而不是眼睛完成的。即使当你睁开眼睛时,眼睛的作用只能把光传递到视网膜,转化成神经信号,其余的一切都在大脑中完成。”

事实上,大脑视觉皮层的任何一处小损伤,都可能导致某个具体层面的梦的丧失。比如中风、肿瘤以及其他原因导致的与颜色、运动相关皮层区域的损伤,会导致梦中色彩或者运动场景的消失。另外,一些调控多巴胺水平的药物也可能影响梦境,比如帕金森病的常用药物L-dopa会增加梦的频率和生动程度,而一些抗精神病药物会阻断多巴胺,而降低梦的频率。

“如果我们把重点放在梦的形式,而非内容上,就会发现不同的人所做的梦,甚至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间所做的梦,内容虽然各有不同,但形式却是出奇的相似。”霍布森说。他所谓梦的“形式”,其实就是指我们梦中心智的特点,包括意识、注意力、智力、感官、认知、情绪、记忆、抽象概念等等。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康晰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