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动话题 > 正文

郭艳东之死:一个老师的内心绝境

2011-04-27 17:04 作者:王鸿谅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35岁的数学老师郭艳东用菜刀砍伤16岁的初三女生殷永(化名),继而从教学楼五楼坠下身亡,一死一伤。4月11日上午,江苏淮安清浦中学的这桩悲剧,与惯常想象中的绯闻不堪无关,而是潜藏的校园矛盾在僵局中最极端的爆发。言行不当的学生,备受羞辱的老师,理论上的解决途径应该有很多种,何至于此的疑问背后,是一个老师的内心绝境。

手术室外焦急等待的家属

生死相隔

郭艳东的死讯,完全击倒了妻子木丹(化名)。她需要不停地找人说话,不管说什么,只要分散思绪就可以。姐姐一直陪伴她,终于熬不住,半夜被她摇醒说上几句又睡过去,剩下她一个人,睁着眼睛,被夜色和悲伤淹没。从出事开始,她连着4天没睡过。强撑出来的精神到底有限,现在她坐在那里,说话间常常要用力敲敲自己的头,说了上句就忘了下句。“我说到哪里了?”她总是这样抬起头,轻声细语满怀歉意,整个人都在茫然无助的懵懂里。这些天到底怎么过来的,她说:“感觉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又好像才刚发生。”

4月11日是周一,也是木丹的34岁生日。她是1977年出生的,比郭艳东小1岁,郭艳东的生日是元旦,很特别。木丹记忆深刻的数字还有6月29日,2003年的这一天,他们领了结婚证。他们经人介绍相识,在一起已经十几年,今年最大的心愿是生孩子。从春节开始,郭艳东就滴酒不沾,木丹也做了各种体检,几天前还去看了牙科,因为“有颗蛀牙,其实不疼,就是想为生孩子做最好的准备,把所有能发现的问题都先解决掉”。上次门诊做了个小手术,切断了蛀牙神经,这几天该去复诊。4月11日那天,郭艳东出门之前,提醒妻子的就是“记得去复诊”。这种叮嘱与呵护是木丹的生活常态。“我向来就很粗心,他一直都比我细致。”再怎么回忆,木丹也想不出任何异常,这一天的原定计划,是郭艳东下班取回生日蛋糕陪她吃饭。生日送蛋糕是木丹单位的员工福利,口味自己挑选。“星期天我问他选哪种好,他选了水果的,蛋糕店可以送货上门,但他说不要送,蛋糕店离学校近,他亲自去取,回来陪我一起过生日。”

木丹照常上班,忙着手头的事情,手机响了。“大概是8点多不到9点,我心里还奇怪,那天他有课,这应该是上课时间。”电话那端却是个陌生的声音,自我介绍是郭艳东的同事。“他说,告诉你一个事情,你要有个心理准备。然后就说,郭老师从五楼跳下来了,在淮安二院。”木丹蒙了,从单位往外跑,边跑边给姐姐打电话,语不成句,把姐姐也吓着了。她还想通知郭艳东的姐夫,一时间却怎么也想不起他的名字。赶到医院,清浦中学校方的人已经在那里。“他们只跟我说,你爱人砍伤了一个学生,砍得很重,学生生命垂危,深度毁容,正在联系医院的几科专家联合会诊,学校已经做了很多工作,派了大量的人力安抚学生家属,把他们稳在学校,没有到医院来。”木丹说。

木丹的姐姐是最早赶来的,陪着她站在急救室门口,但校方的人希望她们离开。“他们说,你们到旁边去站着,不要在这里,家长来了就不好了。”木丹不肯走。“我怎么能走,我一定要看着我丈夫从这个门里出来啊!”最后出来的只有医生,说抢救无效,去辨认一下遗体。那种痛撕心裂肺,木丹不敢走进病房,不敢看丈夫从五楼摔下来的样子,陆续赶来的家人抱住她的头,安抚她“不看,不看”。后来是郭艳东的姐姐进去辨认的,姐弟俩长得很像,都有遗传自父母的大眼睛。“我当时就哭了,太惨了。”她比木丹更容易情绪激动,说着眼睛就红了。

校方对事态的铺垫,并没有解释任何疑问,只是让木丹更手足无措,忧心加倍。“一边担心我丈夫,一边担心那个女学生。”郭艳东确定死亡,但殷永的伤势,并没有校方描述的那样严重,警方刑侦人员对郭艳东家属的说法是:“殷永被砍了4刀,头上两刀,脸部下颚一刀,左手一刀,没有任何一刀是致命伤。”接下来,校方再没有人来搭理他们。4月13日下午,木丹和郭艳东的部分亲属去清浦中学,其中有郭艳东70多岁的老父亲,他的心愿,只是看一眼儿子生前的办公室,因为他从没来过。他们在校门口就被拦住了,僵持了好久才放行,来了很多警察,校方态度依旧冷淡,一家人没有讨来任何说法。

很多事情木丹都记不真切,因为她“整个人像被抽空了”。“家人让我往东我就往东,让我往西就往西,有时候我不想哭的,眼泪就是止不住,他们担心我脱水,总是让我喝水,我就说在水里加点盐,他们说还好,说我还不糊涂。”她说着说着,自己笑了,一脸稚气。只有在散漫的闲聊中,木丹紧绷的情绪才会舒缓下来。虽然已经34岁,可是在丈夫的呵护之下,她还是半成长的小女生心性,会被各种细节打动。

人生拼图

一串的“为什么”都没有答案。辗转传来的消息,来自郭艳东的同事、朋友和学生,他们的安慰、激励、只言片语甚至欲言又止,都让木丹心中温暖。“我知道他们都有压力,他们能这么做,我已经很感激了。”零碎的信息,像拼图的碎片,木丹觉得自己就像盲人摸象,只能一点点地寻找真相。有一天半夜,她站在姐姐家的大阳台上,把姐姐吓坏了。她解释说:“我只是想估算一下高度,体会一下我先生那天的心情,教学楼比别的房子要高,五楼应该相当于七楼,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去需要多大的勇气?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郭艳东是江苏淮安人,2005年到清浦中学任教。他就读于徐州师范大学1996级数学系,2000年毕业回到家乡,先在淮阴县中学任教,也就是现在的淮州中学。当年班上60多人,郭艳东并不出挑,中规中矩,泯然于众人。毕业时同班只有两个人分到淮安,10年间,他跟同学们的联系不多,大家对他的近况知之甚少。再仔细想,也只剩了粗线条的简单印象:“有点内向,平时不大爱说话,但是跟熟悉的人相处很好,讲话也很幽默,逗得大家都很开心。‘大一’做过宿舍的舍长,‘大二’忙功课,不再当舍长,细心、老实、人缘好,不怎么打球,喜欢下象棋。”

淮州中学和清浦中学都不算淮安最好的学校,不过,淮州中学依旧是淮阴区最好的学校,2005年晋升为江苏四星级普通高中,也就是国家级示范性高中,与清浦中学相比,绝对要高出一个档次。为什么这一年郭艳东反而会跳槽去一个差一些的学校,木丹并不清楚,她只知道,当年清浦中学也在争创四星级学校,广招老师,郭艳东经过考试被录取。“他告诉我,他是第一批被录取的,一共86个人,后来学校还招了第二批,但是人不多。”

隐情要复杂得多。毕业之初,郭艳东在淮州中学高中部教数学,还担任班主任。他家在市区,不住校,老师们对他的最初印象,来自于上下课时的碰面。“他家的经济条件也不差,天天骑个破自行车上下班,吭哧吭哧地备课教书。”“如果上一节是他的课,经常会看到下课了他还在教室里面,一字一板地单独为某个学生讲题,很耐心,讲到下节课铃声响了,他才慢慢起身到门口,跟下节课的老师笑一下点一个头。”郭艳东带的第一届学生早已毕业参加工作,也记得他:“他人是挺好的,就是刚开始教书没经验,别的老师一节课能讲完的内容,他要两节课。”郭艳东只做了一个多学期的班主任就被撤换,单纯教数学课。

2002年4月,新校长王维银到淮州中学主持工作,他的正式任命在2003年。王维银获得过诸多教学荣誉,也是淮安教育界的风云人物,2010年却风云突变,成了阶下囚,因为在学校基建工程项目中受贿112万元,获刑11年。这名强势校长刚好也是教数学出身,“上任没多久旁听了一次郭艳东的课,很不满意,从此就盯上他了,三番五次地去听他的课”。郭艳东在学校的日子每况愈下,2003年,他下乡支教一年,“后来就从高中部被调去教初中,他没经验,人又太老实,被校长踩得没有一点自信了,那种情形下,换成谁可能都教不好吧。后来学校干脆就不给他排课,让他干杂活,再后来,他就自己不声不响地走了,几年之后,一些同事才知道他去了清浦中学”。

郭艳东的离职,留给淮州中学的老师们两个深刻印象。一个是他的老实内向。“王维银新官上任,就单单揪住刚参加工作没多久的郭艳东,还不是因为他太老实?虽然他没经验,可是他认真负责啊,只是需要多一点时间,单位里不能教书、不负责任混日子的人多了,换成其他人,稍微圆滑一点,脸皮厚一点,活络一点,也许就能想办法挺下来了。”另一个就是他的忠厚人品。“2005年的时候,学校统一给老师买笔记本电脑,费用大部分由学校出,个人出的小部分从工资中扣除,每月扣一两百元,大概一两年扣完。郭艳东走的时候,笔记本电脑的钱还没扣完,他主动到会计室把剩余的钱补齐了。有个领导就直接说:‘单从这件事,就能证明小郭人品不错,是个认真的人,以后到其他地方,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干得肯定不会差。’”可惜面对强势的校长,他们都只是旁观者,唯有私下感叹:“学校这样对待一个老实的年轻人,实在有点过分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孙艳娜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