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人类残忍新论(2)

2011-04-18 14:12 作者:贝小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16期
剑桥大学心理学家巴伦-科恩和美国哲学家戴维·利文斯通·史密斯分别用“同情心的损坏”与“去人性化”来解释人类残忍的行为。

英国哲学家特里·伊格尔顿评论说:“作为一位科学家,巴伦-科恩不喜欢‘邪恶’这个词,他提出用‘同情的损坏’来代替它。为什么要换一种叫法呢?因为同情的损坏比邪恶更容易量化,因而更加符合技术派的心思。”

巴伦-科恩认为,同情是理解人类残忍的一个线索,残忍是因为想象力方面的失败。如果我们能够设身处地地为他人着想,我们就会克制自己窃取他人财物或伤害他们的冲动。伊格尔顿说:“这种看法过于乐观了。知道你会有怎样的感受并不一定能够降低我对待你的恶劣程度。对一个施虐狂来说,情况可能恰好相反。纳粹并不一定从来都觉察不到他们的受害者的感受,他们只是不在乎。把他们的罪行归结为缺乏同情心,某种意义上说就等于让他们逃脱惩罚。享受他人遭受的痛苦,为了施虐而施虐,是邪恶这一传统概念的应有之义。我们在阅读或观看悲剧与恐怖电影时正是以无害的方式干这种事情。在现实生活中,因为知道受害人会很痛苦而伤害他,比你无法想象他会很痛苦要坏得多。从这一点来说,邪恶与同情并非对立的,邪恶需要同情。”

伊格尔顿说,同情与共情不同。为了同情你的遭遇,我不需要感受到你的愤怒。我可以为一个人被鲨鱼噬咬感到难过,但一点也不知道被鲨鱼噬咬是怎样的感觉。基督教传统中的爱首先不是一种情感状态,所以《新约》中爱的典范是对陌生人的爱。重要的是你做了什么,而不是你内心的善意。如果为了同情你,我需要把我自己投射到你的内心,剩下谁去释放出同情?在想象中把自己变成布莱尔,并不一定就能理解他。这等于假定他理解他自己。围绕同情这一概念有很多浪漫的错误认识,包括认为想象总是一种正面的力量。连环杀手也需要一些想象力。巴伦-科恩问,为什么我们会把他人当做一个对象?答案是,因为我们就是对象。人类是世界上自然的物理对象中的一种。除非我们能够把对方对象化,不然就不会有人际关系。糟糕的对象化(把他人当做罐子)可以变成好的对象化。作为一位心理学家,作者就同情心的程度与我们的大脑的状态之间的关系提供了一些迷人的信息,对缺乏同情心的人的案例研究也令人赞叹。但这都不能证明作者的主张,比如认为同情是解决巴以冲突的唯一途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