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调查 > 正文

人体器官买卖:灰色地带

2011-04-18 13:37 作者:李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16期
根据现有的《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活体器官的接受人限于捐献人的配偶、直系血亲或者三代以内旁系血亲,或者“有证据证明与捐献人存在因帮扶等形成亲情关系的人员”。这意味着,除了有血缘关系的亲属可以捐献,非血缘关系的人在一定条件下也可以捐献。这就是一个可能被操作的空间,属于灰色地带。

2010年9月15日,北京海淀法院对三起人体器官买卖案进行了集中宣判,组织肝肾买卖的7名中介人员均被判刑。

2010年9月15日,北京海淀法院对三起人体器官买卖案进行了集中宣判,组织肝肾买卖的7名中介人员均被判刑。

2009-5-720:08与你同行:公告:从“五一”以后来北京甲总医院做手术的中介朋友,不打招呼的无论是谁,面子不好使。养供体的朋友有发到这里的两天内打招呼,否则供体出任何事故后果自负!不要把这里当菜市场!不信者可以试试!联系电话150xxxxxxxx

 

2009-3-3110:20与你同行:

A患者A211B6035DR11-要求4个点价格好说。

A患者A2-B3571DR1315要求4个点价格好说。

A患者A233B4462DR79要求4个点价格好说。随时到随时安排检查。

这是蔡少华(网名“与你同行”)的QQ聊天记录,这样的记录还有很多。利用QQ和互联网,像蔡少华这样的人体器官买卖中介搭建了一张人体器官黑市交易网络,各取所需,利益交换。蔡少华(别名蔡源)的身影曾经活跃在北京甲总医院等器官移植权威医院内。为了说服肾病患者购买活体器官,他长期在透析病房分发名片,甚至在病房进行小型演讲。

在蔡少华之弟蔡少侠的女友李影看来,蔡少华懂事,孝顺,聪明。2000年从江西大禹专修学院毕业后,他在郑州炒股,做小生意,结婚,生子,遵循着普通人的生活轨迹过着循规蹈矩的生活。2008年8月,蔡少华接到河南老乡陈浩的电话。“叫他去北京,说给他介绍工作。他学过法律,还特意问,做什么?违法吗?陈浩说,不违法。他才去了北京。”这是李影对当时状况的描述。

蔡少华是河南省郸城县石槽镇人,两年前,他在郸县认识了周口市沈丘县的陈浩,两人成为朋友。根据蔡少华对警方的供述,他刚到北京时,陈浩并没有说具体干什么,只是带着他吃喝玩,过了将近一个月。“有一次,他带我去北京甲总医院,他和一个患者聊天,让我在旁边听着。慢慢我就明白了,陈浩是替患者找供体的。这时我才知道,他干的是买卖人体器官,后来我慢慢发现这行挺挣钱的。”陈浩的老板叫高真,也是沈丘人。“曾经有供体想留下来跟着一起干,被拒绝了。能加入的都是有朋友或者同学关系的老乡。”李影说。

刚开始蔡少华只负责带供体检查身体,工资每月1000元,管吃管住。如果患者和供体配型成功并实施手术了,他可以拿到15%的提成(不是从12万元总数中的提成,是给完中介的8万元以后,剩下的3万~4万元中提成15%)。后来高真把生意都转到天津去了,他慢慢对这个行业也熟了。从2009年4月份左右他单干了。

按照蔡少华的定义,供体就是一些自愿卖器官的人,一般卖肝脏和肾脏。他现在只做肾脏,干成一个大约能挣2万元左右。“以前跟着高真干时,他也大部分做肾脏,但有时也做肝脏。”

在高真离开后,北京甲总医院成为蔡少华的“地盘”。“一来这家医院查这些亲属关系证明比较松,容易过关,其次每个医院都有固定的人去做,不能乱窜。”同行里,蔡少华知道一个叫刘鹏的东北人也是做这行的,他在另外的医院做,在石家庄也有地。通过刘鹏他还认识了一个叫刘宇的四川人,他的根据地在北京乙医院。“我们已经商量过,准备这样做:比如我这边做不了,可以到刘鹏或者刘宇那边去做,他们要是做不了,也可以来我这边做。”蔡少华告诉警方,“刘宇主要做的是肝脏移植。前几天刘鹏找到我说,刘宇那边出事了。说刘宇接的一个活供体把肝移植了,但刘宇没给够人家钱,好像还欠人家供体1万元没给,供体报警了。刘宇要去外地躲几天,还让刘鹏把刘宇的两个兄弟接到我这儿先住两天。”

严格说起来,在人体器官买卖这个链条上,蔡少华扮演的是“患者中介”的角色。

他在北京甲总医院附近的居民楼租房居住,每天要上医院透析室门外蹲守,看有没有病人来透析,如果有,他就会上前问病人或者病人家属是否需要换肾,如果家属或病人有这方面的需要,他会和他们谈好价钱。蔡少华告诉警方:现在做成一个大约要11万~12万元。病人或者家属同意之后,他会向他们要一个病人的配型化验单,之后在互联网QQ群中把这配型的化验单发出去,外地一些专门养供体的中介,如果有他需要的配型就会和他联系。“我们再谈好价钱,一般谈好的价钱在8万元左右。这8万元包括供体捐肾的钱。谈好价钱后,中介先把供体派到北京,供体到北京后给我打电话,我派人去接他,接上供体后,我管吃管住,之后我跟患者约好排期做手术。患者那边定好后,我派人带供体去检查身体,如果检查合格,我就约患者与供体见面,让患者看一下供体的条件,如果患者同意,我会伪造供体的身份证明、公证书、伦理证明等医院需要的一些证明文件,让供体与患者之间存在一定的血缘关系,之后让供体与医院签订自愿捐献协议书,供体签完之后,排期做手术。做手术当天患者会把之前谈好的价钱给我,我再把我与外地中介谈好的价钱给他们打过去,如果外地中介之前与我谈好,让我把供体的那份钱直接给供体的话,我就会等供体进手术室后,把钱打入供体指定的银行账户内,等供体做完手术后,他就会看到他的钱在账户内。之后等7天左右供体拆完线,会自行离开。”

蔡少华只跟提供供体的中介谈价钱,至于供体能拿到多少钱取决于供体和中介谈判的结果。“一般来说,我们给中介8万元,其中包括中介给供体的那一部分,做成一个中介公司能得4万元,供体4万元,我们这边得4万元。”蔡少华解释,“中介公司是专门提供供体的,他们养着这些供体,专门找要换肾脏的人。我们将想要换肾的病人的配型找到后,发到网上,中介公司就会联系我。”

阅读更多更全封面课请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