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徐老板”的电影人生(3)

2011-04-14 15:26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16期
电影节颁奖礼素来热闹喜庆,而如金马奖颁奖礼上徐立功领奖时,那般催泪煽情的场景并不多见。当他从李安、张艾嘉两个人的手中接过终身成就奖奖杯时,李安动情地说,在自己青年时,电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而在遇到徐立功之后,梦想变成了现实。张艾嘉则感慨,徐立功一路陪台湾电影走过来,是台湾电影的“贵人”和“知音”。

徐立功一方面感慨面前这个羞涩困顿的年轻人,胸中竟这般沉着大气,一方面很快懊恼于自己的冒失,身在言必称全台最大的制片公司,如此轻易定下一个导演,既不规范,也是对其余同事的失礼。

事实上,决定拍《推手》的过程真是一波三折,不仅有来自外界的怀疑,徐立功自己的决心也同样是起起伏伏。先是自感一腔热情被泼进冷水,又很快得知李安其实早与别家也商谈过合作的意向,却在自己面前只字未提,当时也年轻气盛的徐立功就多少积了些怨气在心上。谁知李安再次拜访,只用一句“电影我只和您合作,因为我觉得您对我的剧本是了解的”,前嫌往事一笔勾销,徐立功甚至二话没说就答应亲自去做电影的制片人,以确保每一笔资金都能顺利准时到位,尽可能为《推手》创造拍摄条件。

电影拍在美国,徐立功却全程忙在台湾。选演员,郎雄、王莱都是徐立功奔走找来,拍摄期间,笔笔资金都没丝毫怠慢,直到成片出来,他才登上赴美的飞机。3个小时的胶片还未精剪,已经叫徐立功看得津津有味,心情大好到李安家里吃饭,却发觉连个桌子也没有,竟要端着碟子坐在沙发上用餐。

“我很奇怪,玩笑他,美国吃饭都不用桌子吗?一张桌子要多少钱?李安不说话,就笑笑。后来别人告诉我,李安把桌子借给片场了。因为有砸破桌子的戏,导演觉得还是砸自己家的比较省。后来一起剪片,我看片子里的小朋友好熟悉,别的工作人员就告诉我,就是李安的儿子啊,也没有片酬的,导演是连骗再吓把石头(李安儿子的乳名)弄去的。这些看得我很不安,所以我跟李安讲,根据公司的规定,1200万元新台币的投资上下限有6%浮动,所以还可追加给你60万元新台币,去补不足。但他又怯怯说,可还是差了100万元。第二天我就回台去争取这100万元了,路上我一直在想,这样一个好的导演,这么辛苦拍的片子,如果投资者都不能够受到感动,那我们还哪有做人的资格。”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