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人物 > 正文

海岩:各领风骚三五天

2011-04-14 11:17 作者:孟静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16期
“我今天在谈一个项目的设计,我对设计师说:你们为这个项目很累,但你们付出的辛劳是为了个人,多少年后你们的成果都在这儿。”对于海岩,只有这1/10时间写出的作品,能让他留名。

海岩

                                                             (海岩)

 

沉寂了几年的海岩忽然又热了起来。江苏卫视将他的旧作《玉观音》、《永不瞑目》、《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打包改编,起名“生死之恋三部曲”100集一起推出;《一场风花雪月的事》重拍了电视剧和电影版;他描写记者行业的新剧本《独家披露》也由高希希执导。
     

面对与同期出道作家相比,依然屹立在潮头的现状,海岩的说辞有点矛盾。一方面,他希望最好没人理他,同时他又有点得意地回忆起前些年媒体为他举办“海岩剧20年”的场景。“20多年了,我始终在一线编剧的位置上,文学这事儿是难过,不像演员,演个戏又红了,文学是原创,过了巅峰就会沉寂。当时很红的作家,现在都不红了。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三五天。”的确,人们可能听说过公安文学的“四驾马车”,但不记得除了海岩还有哪些人。
    

 相比本职工作,写作只占海岩业余时间的1/10,尤其近两年。他的写作工具更让人咋舌,他让本刊记者看他的手机,新小说是以短信的形式,只要有一点空闲,比如吃饭时等上菜,他就写一条发给秘书整理。他不像别的作家辗转于灵感枯竭,体力够就没问题。海岩每天能够开始写作的时间不会早于晚上22点,有时他困得意识模糊了,还能继续写一会儿。因此,他常骄傲地宣称,他是中国最勤奋的作家,就像他总结自己的职场成功学秘诀:勤奋+忠诚。对写作,他也有这种本能的责任感。

新版《玉观音》剧照

                                                   ( 新版《玉观音》剧照)

 


                                   “哪个戏我都钟爱,或者不太钟爱”
    

“哪个戏我都钟爱,或者不太钟爱。”海岩声称他对作品没有厚薄待遇,但这次翻拍的三部戏,实质是他影响最大的三部作品,提起当年引起的讨论,他记忆犹新。
    

《中国青年报》在《永不瞑目》播出时搞过一次论坛,发表了一些观点截然相反的文章。第一篇题目《我看了很吃惊》,大意是无论你用什么样的理由,为了民族为了国家为了公众,都不可以去牺牲一个青年的生命。人性是第一位的,人的生命最宝贵。第二篇文章叫《你吃的什么惊?》,作者举例说:美国的西点军校,第一堂训练叫“士兵的生命最宝贵”;在中国的军校一定是人民的安危,国家的统一,领土的完整,民族的昌盛,国家的安全最宝贵,我们可以为此做出牺牲。这是东西方文明的差距,中国历史上几千年,都是为了朝廷为了皇帝,为了社稷为了人民,甘愿抛头颅洒热血,我们个人的生命非常渺小。这是东方文明。这没有什么可吃惊的。第三篇文章指出肖童为了一个女人牺牲,最多是少年维特,不是普罗米修斯,有什么可歌颂的呢?第四篇反驳说,在这个物质化、金钱化、官能化的社会里,一个青年为了他的爱去牺牲自己的生命,去投入自己全部的热情,这难道不反映人性的美好,怎么就不能歌颂?
    

“这四篇文章,争论的不是文学,争论的是价值观。国家利益、爱情、他人的生命,哪个最有价值?”问海岩他自身认为什么最有价值,他谨慎地说:“你是媒体,我能和你说爱情最有价值吗?我肯定说国家利益最有价值,这是我从小受到的教育决定的,要分大小。国家利益理论上是更多人的利益,一般人的回答有一个原则,就是利他。咱们的前提是国家是好国家。”其实从海岩的代表作中,就能看出他的倾向,男孩为爱奋不顾身,从不相信爱到为爱而死;女主角却能保持着一定理智,在大是大非前绝不含糊。
    

“人的本性有善和恶两部分,我把善的一部分描绘出来。”即使这样小心翼翼地维护正面诉求,他还是会碰到投诉。有一位副厅级的公安老干部,针对“安心”一角写信到全国人大,说:我干了一辈子公安,没有听说过我们的女干警能够睡到犯罪分子的床上去。完全是胡编乱造,对警察形象的玷污。
    

  《永不瞑目》中公安机关对肖童的利用和刑警李春强的冷血态度,引起不少干警的不满。《一场风花雪月的事》中女主角更是一个人格灰色的女警察,对情人对组织背信弃义、首鼠两端,这部剧引起老干部的不满,因而不能在黄金时间播出。出身于公安系统的海岩,自认对这个行业的了解超过一般作家,但要他塑造出“高大全”英雄,他也勉为其难。最近他新接了一个活儿,根据西安一个真实案件改写,公安部对他的要求是:直接主旋律。海岩问:“是要公安宣传片还是商业片。”对方说:“要公安宣传商业片。”把他愁坏了。
    

 海岩小说的主角,基本都是初入社会的年轻人,除了欧庆春,均不超过25岁,可实际上,由于涉足影视圈,海岩对当下的年轻人很失望。“现在年轻人尽管有激情,但我真觉得年轻人比年纪大的人还现实。就这几年感受到的,因为他所成长的环境太现实了。像我们尽管这个年龄了,但我们年轻的时候成长的时代,形成我们情感类型和价值观的时代不这么务实。现在年轻人非常物质,非常现实。”他会听到年轻男演员提起女朋友语带猥亵,所以海岩笔下的爱情都是他想象出来的,用早期的情感套上今天的社会背景。从《玉观音》之后,海岩书中很少再有特别梦幻的爱情和为爱献身的男主角,也许与他对年轻人看法的变化有关。
    

“谈恋爱我会喜欢欧阳兰兰,结了婚就喜欢欧庆春这种隐忍型。欧阳兰兰在爱情初期或者进程中,会给你极大的热情让你澎湃,让你有被爱的快感。但你在享受这种快感的时候,它带来的危险你也要承受。就是说不容你不按照她的路线走,当她这么爱你,你说要离开或者跟她不同步的时候,她的手段一样很厉害。很多非常热情奔放的女孩危险性也很大,我认识的40岁以上的中年人普遍不喜欢欧阳兰兰。”
     

 尽管否认写作前会预设主题,但海岩的确擅长命题作文,有突出的中心思想。《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让两个生长在不同环境下的年轻人做抉择,讨论贫困、尊严在突发事件下的排序;《玉观音》讲的是偶然的犯错能给一个女孩的命运带来多大改变;《河流如血》则是执著于亲情有没有必要。它们都或多或少地体现了海岩的真实想法,虽然有相当一部分是应邀而作,像《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原本是个电视剧中的四集;《玉观音》为公安部的禁毒工作而写;《舞者》干脆是为了植入一家游戏公司的广告。

新版《永不瞑目》剧照
                                                    (新版《永不瞑目》剧照)

 生于列宁攻打冬宫纪念日的海岩是天蝎座,他很爱钻研星座知识,后期还运用在作品中。《深牢大狱》的男主角是射手座,女二号是天蝎座。海岩分析起天蝎头头是道:“我的体会是心重,但是他既记仇,也记恩。天蝎真要跟你到翻脸的程度,他会记很久很久,以后再精诚团结,他在心里都会有个伤口;但是有恩于他,以后你再做伤害他的事儿,他杀你的心都有。他掐死你的时候,他会想起你对他的好。”当他书中的天蝎女孩想掐死辜负她的男孩时,看到他平静的脸,怎么也下不去手。
    

长年担任五星级酒店的老总,海岩对物质生活很有心得,他爱好设计,有一套自己的审美观。从前的海岩剧有三票否决权,他、导演和投资人。绝大多数的新人一露面都是有争议的。《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海选了4个月,海岩和投资人刘燕铭在满墙照片中一眼看中一个女孩,找来一看,一头炸开的黄毛,完全不对,那个女孩就是周迅。开机发布会上,媒体当着徐静蕾的面质疑:你们选了4个月,也没找个大美女?
     

“不说人物塑造,外形最接近的是陆毅。20岁的陆毅在外貌上是没有什么缺点的。当时在陈坤和陆毅间选择,20岁的陈坤我认为当时也是没有什么缺点的。陈坤更城市化,陆毅更乖。袁立说:要是陆毅吸毒观众会觉得很心疼,要陈坤吸呢,他比较野性,不意外。欧庆春敲定了苏瑾,她1.75米,和陆毅在身高上更搭配,女主角决定了搭配哪个人。”

新版《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剧照

                                       (新版《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剧照)


     以身高一锤定音还发生在《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选角时,起初郭晓冬演韩丁,于娜有1.79米,又改成超过1.8米的李光洁。李光洁刚演完《走向共和》,还是光头,戴着头套,拍一周后赵宝刚给海岩打电话,说头套影响到李光洁的表演,临时在印小天和黄晓明中选择了个子高的印小天。
    

 投资人关心的是挣钱和捧自己公司的人,海岩却恨不得用葛优和布拉德·皮特,由此可见,还是资本说话。这个规矩是在《永不瞑目》之后才立下的,在此之前,发生过沸沸扬扬的青春美少女解约事件,海岩规劝海润的老板刘燕铭签下徐静蕾和陆毅,刘燕铭认为太麻烦,当陆毅大红后,刘燕铭反应过来,矫枉过正,要求演员必须与他公司签约。
    

有点姿色和表演能力的艺人都已经签约,《永不瞑目》之后海岩剧的选角范围十分狭窄,而演员的外形在他的故事中又非常重要,直接会影响品质。《玉观音》的“安心”原本是周韵,奈何她有约,放弃后周韵掉了眼泪。海岩想象中的“毛杰”面孔秀丽如女人,心却特狠,他在杂志上看到何润东的照片,何把内地约签给了海润。佟大为的腔调有北京小孩的玩世不恭,虽然本人不是大帅哥,但接近人物感觉,为了上这个戏,佟大为的经纪约转给了海润3年。刘烨演海岩剧时还有一年经纪约到期,他与海润签下了之后8年的合约。新人可以抽成50%,孙俪最火的一年赚了4000万元。海岩感叹说:“理论上我是可以发财的,整个产业链中我是收益最小的那个人。”
    

 早年作家们成立海马影视协会时,开了个餐厅在张自忠路,后来倒闭了。秘书长马未都逢人就说,作家没有一个能做生意的。海岩还很不服气:“你们做不了生意,我做得了。”不过他是给公家做生意。
    

“我对中国文化事业的一个贡献,是给中国作家一顿饭吃。”作家们大多没工作,常来昆仑饭店蹭饭、蹭游泳,然后聊天。王朔说:我的小说打包卖到美国,50万美元!大家很佩服他,马未都说:我一块钱买的碗,前些天卖了400万元。王朔说:“咱以后不和马未都聊天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