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觉 > 艺术 > 组图
有关于分离的感受,在童年的时候我大抵已经明白了。当时我觉得我好像是父母的一件行李,他们要动身去哪里,我就必须跟着去——我一早就懂了个人的意志是改变不了事情的走向的,我将始终与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之外的外部世界的所有人和事(哪怕是当日的天气,或下一个路口的塞车)保持一种“纠缠不清”的紧密联系。

评论 (已有0人参与)

快速登录
评论分享到 新浪微博 三联生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