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觉 > 艺术 > 组图
【作品《蛋形》,综合装置】<br />这是芸芸众生诞生之地,广袤的是大地,狭小的则是自身的命运。从远古生物到万灵之长的我们;从襁褓婴儿到枯槁尸骸,所有有生之物都只是在各自的蛋形世界里,循环往复在相似的故事系统之内。我们无意被界定,被宿命化,于是每逢受了挟制就极力挣脱,每次遭遇不幸就呼天抢地,怀疑所承担的外部世界与上帝的某项秘密同谋,使得我们不得不在螺旋状的人生里一个困局延伸向另一个困局,偶尔的轻松形如炎炎夏日里冰镇啤酒上漂浮的短暂泡沫。我们难道真的只能在旋转中,一天天朝着“结束”奔波吗?

评论 (已有0人参与)

快速登录
评论分享到 新浪微博 三联生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