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福岛核电站:危机何在

2011-04-07 19:01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15期
日本特大地震、海啸引发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危机,已经持续3周了,仍然没让人们彻底松一口气。这期间,危机的走势一波三折,摇摆不定,与此同时,核危机所波及的范围也越来越广,截至4月1日,中国除西藏之外的所有省份均监测到极微量的放射性物质碘-131。

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左边是损坏的3号机组,右边是损坏的4号机组

 

虽然迄今为止有关危机处置的信息仍不详细,但对这场迷雾重重的核灾难,是时候认真检讨了。断电导致冷却系统失灵,由此引发的核泄漏又阻碍了及时通电;注水冷却虽然可解燃眉之急,但又为后续的系统恢复运行带来了新难题……所有这些因素纠缠在一起,使得福岛核危机如一团乱麻,丝丝相扣,牵一发而动全身。

通电的挑战

走,还是不走,这是个问题。自从3月11日的地震、海啸重创福岛第一核电站以来,这个问题对于生活在东京的王文毅来说,越来越纠结。虽然距离核电站还有200多公里,但核泄漏的阴云开始逐渐向东京靠近。新闻里每隔几小时就公布一次的放射物监测数据,仍在不断强调“十分安全”,可大家慢慢注意到,不管是政府,还是东京电力公司,每次出面解释都会强调:“不会马上对身体产生影响。”“大家担忧的不是眼前,而是不确定的未来。”王文毅发现,身边的日本同事即便保持着惯有的平静和克制,但一些人已经悄悄把孕妇和孩子送到了远离福岛的关西地区。

3月19日,终于扛不过家人的一再催促,王文毅带上妻子,取道大阪、香港、深圳,一路辗转回到了上海。“东京直飞上海的机票早已售空,身边的中国人基本上都离开了。”王文毅告诉本刊记者。这一天,是东京春分小长假的开始。由于3月21日的春分节放假正值周一,东京迎来了震后的第一个三连休。市民们出游大多选择到关西或者更靠南的冲绳地区,留在家里的人则纷纷到超市采购。由于重灾区宫城县和福岛县是卫生纸的主产区,地震导致工厂停工,东京甚至一度出现了卫生纸抢购潮。

 

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3名工作人员在24日的现场抢修作业中意外遭辐射,工作人员用防护罩保护其中两人去接受去污治疗  

 

也就在这一天,福岛第一核电站迎来了一个听起来鼓舞人心的消息。200多名抢修工人戴着口罩和护目镜、穿着防护服,经过数天努力,终于把新架设的外部电缆拉到了距离2号机组1.5公里处。“6号机组目前有2台紧急备用的柴油发电机在工作,冷却水泵一直在运转中;5号机组有1台紧急备用柴油机修复,废燃料池水温度得到控制;3号和4号机组外接电源的抢修工作仍在进行,预计将于明天通电;1号和2号机组预计今天通电。”东京电力公司的通报,自地震之后第一次给人带来些许安慰。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本来用于生产电力的福岛核电站,这次却因为迟迟不能通电而一再延误处置时机。按照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约瑟夫·厄曼(JosefOehmen)博士所做的梳理,断电成为这次核泄漏灾难的真正开端。

最初,强地震摧毁了核反应堆的外部电力供应,不过,这种“电站断电”的情况已经被视作核电站的严重故障,早在设计时就已有所准备,那就是启用应急电源。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应急电源系统包括两部分,一是供应冷却循环系统电力的多组柴油发电机,二是反应堆的备用电池。反应堆在安全停堆之后,其中一组柴油发电机还能工作,可随之而来的大海啸却给了它致命一击。柴油发电机组报废后,操作员只好启动了反应堆备用电池。按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核安全专家介绍,这些备用电池一般只能供应2个小时的电力,而约瑟夫博士所了解到的情况,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应急电池能够坚持8小时。不管是2小时还是8小时,接通外部电源都成为当务之急。按照东京电力公司的解释,大卡车运来了移动式柴油发电机,可他们发现,这些发电机因为接口不能兼容无法连接到电站上。“整个事件从这一刻起开始变得糟糕。”约瑟夫博士在他的文章中感慨道,“这就像是打仗的时候,因为一个插头不配套而使得导弹无法发射一样,太荒唐了。”上述核安全专家告诉本刊记者,他侧面了解到的另一个原因反倒是因为柴油储备不足,机器无法运行了。

不管为何,外部电力供应不上,备用电池很快耗尽后,反应堆散发的余热无法得到控制,福岛核危机真正变得棘手起来了。

从东北电力公司架设过来一条新的电缆,为核电站供应外部电力,成为核危机处理头几天里最为关键的任务之一。不过,在已经发生核泄漏的核电站周围作业,要比想象的还要困难许多。一名电力抢修工人在接受英国《星期日电讯报》采访时描述,他们不得不戴着防毒面具、穿着聚乙烯制成的防护服,在一片漆黑中摸索着工作,有时还要小心翼翼地爬上几十米高的电缆塔。“为了将我们遭受到的核辐射保持在最低水平,我们现在是工作一小时,轮休两小时。”这些人也是被称作“福岛50死士”中的一员,随着核危机的不断加剧,这支最初由东电公司50名员工组成的“敢死队”,已经逐步扩大到几百人。

核泄漏使得通电作业断断续续。3月19日已经接近2号机组的电缆线,在最后还剩1480米长的时候,工人们检测到的辐射量急剧升高,无法靠近2号机组安置临时变压器,通电工作一度受阻。这期间,已经发生氢气爆炸的1、2、3、4号机组反复出现冒烟险情,工人们只好随时准备撤离现场,不断使通电工作陷入停滞。

“核电站后来能恢复电力,简直是上帝在保佑。”接受英国媒体采访的电力工人感慨道。3月20日,2号机组终于接通外部电源;21日,尝试将2号机组的外部电源输送到1号机组;22日,4号机组和3号机组也完成了相关作业,并恢复了一部分控制室照明。至此,危机发生过去10天后,福岛第一核电站6个机组的外部通电工作才算终于完成。“但是,通电看上去也只是恢复了照明,还不能保证启动冷却循环系统。”上述中国核安全专家向本刊记者分析道,“单是电力恢复就耗费了这么长时间,暴露出东电公司从一开始就对危机的程度估计不足。”

注水的两难

姗姗来迟的电力供应,并没有从根本上扭转核危机的走向。因为,“要真正使放射性排放得到有效控制,还得依靠核电站自身的冷却循环系统,但现在来看,这一系统并没有运转起来”。上述专家进一步向本刊记者分析道。虽然东京电力公司至今未公布冷却系统迟迟不能启动的详细原因,但据这位专家的预测,“从已经公布的照片上看,控制室都已经被海啸冲击,循环系统的损坏肯定更严重”。……(文章节选)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