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侯孝贤记下的“金城小子”

2011-04-07 18:41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13期
“我觉得自己这辈子拍电影的目的,都是要拍出个人的存在感,也就是人的本质,外表之内表面以下的内容,是我的兴趣所在。只有那个层面的存在才是具有力道的,饱和着丰富的内容。人生的喜悦,历史的变迁,世间的苍凉,丝丝毫毫都找得到对应的痕迹。”

侯孝贤

 

《金城小子》是记录画家刘小东返乡画画经历的纪录片。从与旧友家人的一日三餐,到幅幅画作的构思完成,虽然摄影机的对象是大名鼎鼎的当代艺术家,但琐屑日常以外,没有任何额外的波澜,却看哭了不少前来参加首映见面会的观众。可能一如侯孝贤的电影,凝视着别人的生活,勾起的却是观者各自的心底尘埃。

侯孝贤告诉本刊记者,他拍《金城小子》顺理成章到没有第二种可能。

《金城小子》剧照

 

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在作家阿城的引荐下,侯孝贤就与刘小东相识,清清淡淡的君子之交,至今也有十几年了。其中并不乏人间烟火炊出的温情:譬如每每刘小东到台湾,和侯孝贤见面似乎算是必修功课之一,而见面的内容,既无关绘画,也不涉及电影,美学、道理也难说起,吃饭或者喝点小酒,聊的全是掌故家常,有如任何一对异地相隔的老友。两人都喜欢步行,所以侯孝贤尽量把路线安排得曲折,下地铁、穿小巷,好一番折腾后,才以老饕之姿荐上一家小馆,场面平凡,却内有乾坤,次次皆是宾主尽欢。只不过这回的临别,刘小东说起要回老家画组画,心里很兴奋,但也紧张。侯孝贤就明白他的意思,于是说,那么就一起拍个电影好了。

话虽说在酒桌上,但也绝非戏言,首先在侯孝贤的心里,刘小东的画是非常有意思的。“就像是最古老的照相术,照相机刚发明的时候,照相跟现在完全不一样。因为以前的曝光要很久,所以人在那边要一动不动,甚至要背后弄个架子撑住,因为一动,就会有影子。当人不能动的时候,也不能做表情,因为即便有表情也会僵,甚至脸会抖,所以拍摄时要求尽量没有表情。偏偏这样拍出来的照片很有内容,比如你去看那个时期的影像资料,常常很震撼,觉得就像是把那个人的魂儿给拍出来了,因此那时候照相也叫摄魂。在我看来,这就很像刘小东的画,把人狠狠地僵在那里,直到这个人的本质露出来再收进画里。人在世上活得久了,会有一个‘外表’以外的‘样貌’,那其实是独一无二的,也是生活经历、体验积累出来的,当他一动不动,或者被艺术家安排到特定的情境里,这个样貌可能会露出来。有能力捕捉这样的瞬间,有能力使得描摹表达到那样的层面,无论电影,还是绘画,都是很有趣的。”侯孝贤告诉本刊记者。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