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两个人的车站

2011-03-21 15:09 作者:小乔公子 2011年第11期

楼下是个小站,只通两路公共汽车;没有站台和协管员,只有一个报摊。不是高峰的时候,车站旁曾经有两个卖报的老人。

邻居老黄,老伴去世得早,儿女不在身边,每天大早就起床,在楼前这条不长的小路上来回闲逛,直到报纸来了,从报摊上买上一份,然后在路边的长椅上读上个把小时。卖报纸的老太太看出了他的生活规律,就向他发出加入卖报行业的邀请,理由是她起床比较晚,早晨能不能先帮衬她卖两个小时。老黄答应了。

老太太说自己起得晚,但是老黄没来多长时间她也就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饭盒,里面是热气腾腾的早点。老黄总推说自己吃过了,但一般还是要一个包子。夕阳西下的时候,老黄有时也会来帮着收报摊,报摊上的报纸种类很多,很多都是几个星期都卖不动的什么“奇闻”、“轶事”之类。老黄一边收拾一边数落她不会进货,老太太总是说,可以送老家当手纸。

老黄对工作真是负责,如今的报纸动辄就几十上百版,但他都给你排得十分整齐。老黄还十分仗义,一次我看到一个人给他一块钱买报纸,拿了报纸又反悔说,我这里只剩下100元的票子了,一会儿上了火车不好找,还是把报纸退给你吧。老黄说,钱退给你,报纸拿走吧。待那人不好意思地转过身去,我看到老黄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放进钱盒子里。我还看到,正赶来的老太太在十几米外看到了刚才的一幕。那表情,似乎带着她的年龄不该有的略微激动。

老太太卖的报纸有个特点,就是经常夹杂着各类成人用品小广告。我曾经问过老太太这东西不是白来的吧,她如实说是夹一份给两毛钱,顶卖出去好几份报纸呢。老黄对此非常不满乃至深恶痛绝,从来不听老太太的吩咐把这些小广告夹到报纸里,总是以很直接的方式把它们处理掉。老太太对他的做法一直默许,直到有一天他当着送小广告人的面直接把一大叠夹页送到了垃圾箱。她嗔怪他不会做人,他说老太太挣的是昧心钱。

从此,老黄也不给老太太帮忙了,生活反而更充实了,每天早晨在大桥下面和一群老太太朝气蓬勃地扭秧歌,晚上则在街心公园和另一群老太太柔情款款地跳舞。老太太依旧在站台卖报,只是出摊的时间越来越短,报纸的种类也越少,我买她的报纸,依旧有小广告,但只夹一张,且是减肥的。后来,车站再看不到报摊了。有一天,我看到老黄在车站,手扶着站牌的柱子,生硬地绕了一圈,其间可能还想做出什么动作,但是又做不出,神情尴尬地仿佛是再也跳不出钢管舞的舞女,望着锃亮而烫手的钢管没有办法,点了一根烟,默默地走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