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者来信 > 正文

户口何日“回家”?

2011-03-01 09:50
我的所谓的非农业户口,就是既不是农村户口,也算不上城镇户口。这种悬在半空的户口,给我医疗保险、农村分地、建房以及未来的子女相关权益等,皆带来了现实的或可以预料的困难和损害。在外打工的日子,我总是在挂念着我的户口何时“回家”。

离开学校在外漂泊10年的我,虽然时常可以回家,可我10多年前便被迁出的户口,至今仍无法“回家”。我叫匡经春,生长于湖南省耒阳市太平圩乡群建村八组。1998年9月,我入读耒阳市中等师范学校,属于计划内公费生,按照当时的政策,毕业后应分配至当地学校任公办教师。我的户口也在此时从原籍迁出——没想到,户口这一出“家门”便踏上了不归路。2001年,我从耒阳师范学校毕业后,因政策变化,分配工作无望,便远走他乡打工,开始了我的10年漂泊之旅。我的户口也没有顾得上“关心”。

2008年底,在辽宁打工的我,到邮局寄东西时,被告知还没有过期的身份证已经无法使用了,了解后才得知是我的户口已经失效。2009年1月,我到耒阳师范学校所在地的蔡子池派出所询问户口一事(当年我的户口从家里迁出时便寄放于此),被告知户口早已经被转至学校。于是我赶至学校,想将户口回迁原籍——我早已是农民工,户口理应“回家”。可我的户口的“回家之路”却遭遇了“狙击”。几天后,我从学校拿着“就业派遣单”(校方说这就是我的户口证明)来到太平圩乡派出所户籍科,要求工作人员为我办理身份证,对方不同意,后来经过“公关”才同意办理。但我的户口却仍然不能回到原籍,只能“挂”在乡政府,为非农业户口,我的户籍地从此成了“太平圩乡政府机关单位宿舍”。

我的所谓的非农业户口,就是既不是农村户口,也算不上城镇户口。这种悬在半空的户口,给我医疗保险、农村分地、建房以及未来的子女相关权益等,皆带来了现实的或可以预料的困难和损害。在外打工的日子,我总是在挂念着我的户口何时“回家”。

广州  一读者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