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者来信 > 正文

“红包”买断污染权

2011-02-23 10:27
我们村里有片低洼地,因为水源缺乏,无人将其改成鱼塘养鱼。前年,村里将这片地租给了附近某老板,由于我们这里煤炭资源丰富,这位老板“头脑灵活”,将这片地办成了煤场,转租给多位煤炭老板。

我们村里有片低洼地,因为水源缺乏,无人将其改成鱼塘养鱼。前年,村里将这片地租给了附近某老板,由于我们这里煤炭资源丰富,这位老板“头脑灵活”,将这片地办成了煤场,转租给多位煤炭老板。

从此,煤场每天都有大量车辆进出,将煤炭、煤矸石从远处运来,进行搅拌、堆放后再转运到其他地方。煤场日夜工作不停,噪声严重影响着村民们的生活与休息。而煤场产生出的大量煤灰,更是严重污染了村民们的耕作、生活环境。随着煤炭开采量的加大,污染日甚一日,村民们实在难以忍受,只好联名向上级举报。可举报归举报,上级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见举报无果,一些村民只得去阻挠运煤车辆的进出。可每逢此时,煤场老板报警却能叫来派出所民警,将“违法”的村民带去“教育”或拘留。

虽然收效甚微,但只要污染一直存在,村民们的维权和抗议行动就一刻不会停止。今年春节前,村民们又再度找煤场老板维权抗议。但出乎意料,这次煤场老板却“温和”了,提出要给受污染的村民每户发80元“红包”。但前提是,村民们必须要在协议上签字画押,以承认其在今年一年内的继续“合理”污染。他同时表示,即便村民们拒领“红包”或拒签字画押,污染也同样会进行。村民们虽心有不忿,但在村乡干部的“斡旋”及煤场老板的“警告”下,也都只能领取“红包”并签字画押。

依煤场老板说法,即便我们不领“红包”,煤场仍会污染。那我们是不是反而还应该为反正能“捡”得80元钱而庆幸呢?可我们毕竟不能如此阿Q,因为,一年污染对我们生活和健康带来的伤害,哪里是区区80元钱能够补偿的?我更不明白,尽管村民们多次举报,希冀能关闭煤场或改造成其他用途,可煤场污染仍然是“坚如磐石”。或者是煤场老板有人撑腰,或者是我们这些村民本来就应该为“开采煤炭资源、支援国家建设”献出自身的利益?

重庆  张玉宝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