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者来信 > 正文

老辛的春节

2011-02-23 10:26
老辛,许昌农民,58岁,在郑州打工10年,做过两份工作。先是学校的保洁工,后来到我们小区当保安,已有4年。因为性情相投,我常与老辛聊天,他就把许多心事说给我听。

老辛,许昌农民,58岁,在郑州打工10年,做过两份工作。先是学校的保洁工,后来到我们小区当保安,已有4年。因为性情相投,我常与老辛聊天,他就把许多心事说给我听。

老辛最怕过节。一年365天,值班室就他一人值守,一天24小时,他片刻不能离开那个彩板房。所以,每到过节,万家团圆的时候,他就只能独守值班室。去年中秋节,老辛想念在家中操劳的老伴儿,想念家中的孙子、孙女,竟落下泪来。今年春节里,老辛坐在他的值班室里,给我讲这10年来的春节“故事”。

10年前,老辛与三个儿子一起出门打工。老辛到郑州,三个儿子,一个到东莞的手表厂打工,一个到广州学美发,还有一个在郑州学摩托车维修。10年来,老辛添了孙子、孙女,全家老老小小有9口人。但10年来,一家人散落在各地,再没过过团圆的春节。在东莞打工的儿子生了女儿,把孩子留在许昌农村,小夫妻俩连续三个春节没回老家过年。老辛抱怨儿子媳妇“心硬,竟能舍下孩子3年不看一眼”,但他也理解,“一是为了省点路费,二是春节加班工资高”。在广州学美发的儿子回到郑州后,从学徒做起,没有工资。他那几年学习和生活的开支是老辛用打工收入维持的。在郑州待了一年觉得没有出路,这个儿子回到许昌县城,开了个夫妻理发店维持生活。今年春节,这个儿子不能回家过年,他们夫妻俩关了不赚钱的理发店,撇下孩子,又到东莞做起小生意,生意刚有起色,走不开。学摩托车维修的儿子最让老辛满意,学成后回家,在公路边开了一个修理店。守着老家的几间房子,守着兄弟们尚不懂事的孩子和年迈的母亲。因为小区值班室不能离人,老辛也有4年春节没回家过。今年春节,老伴儿抱着1岁多的孙女来郑州团聚,老家中只有修摩托车的儿子在家。九口之家,分散在中国的4个地方,过着这个不团圆的年。

明年春节全家能团聚吗?孙子和孙女何时能见到父母?孙子和孙女的未来也要像他们的父母一样吗?这些事,老辛也看不清楚。老辛自言自语说,他们就像城市树上的一片叶子,落下来就被扫光、清走了,在城里留不下一丝痕迹。听着老辛的春节“故事”,我明白了中国许多农民工的处境——急需走出精神失乐状态。

郑州  一乐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