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者来信 > 正文

也说禁产

2011-02-15 13:57
与此同时,“禁产区”也给农民敲响了一个警钟——今后,如何捍卫自己的家园不被污染?我想,这不仅需要农民权利意识的觉醒,地方政府也不能眼中只有GDP,为了政绩与税收,听任企业排放的污水、污气、重金属等污染物肆虐横行,污染河流、空气、土壤,污染我们的餐桌,危及我们的生命与健康,祸及我们的子孙后代。

来自省人大的信息说,我省将立法划定农产品“禁产区”,环境不符合要求、不适宜特定农产品生产的区域,不准种菜养鱼,以此杜绝不放心的农产品流入市场。这是一个好消息吗?应该是,可不全是,对于将被划为“禁产区”的农民而言,看到这则消息,肯定会仰天长叹。原本美丽的家园被污染了,自己不仅呼吸被污染了的空气,喝着被污染了的水,而今连生存之路也即将被“斩断”——不准种菜养鱼,这些农民的活路在哪里?

谁都不会否认,划定农产品“禁产区”的初衷是善意的。毕竟,土壤、河水、空气质量、产地环境的好坏决定着食品的安全与质量,但“禁产区”的农民会反问,我们也会扪心自问——农民的家园是谁污染的呢?倘若看看城镇边缘林立的工厂,滚滚流淌着的浑浊河水,冒着滚滚黑烟的大烟囱,闻闻从工厂弥漫出的刺鼻怪味,恐怕谁都清楚:农民土地被污染的根源,是那些要利润不要环境、利欲熏心的企业主;是要GDP增长不要环境,以至于监管缺位甚至为污染企业充当保护伞的地方政府。如果没有必要的补偿性措施出台,“禁产区”的划定就是让“有罪”的企业和地方政府置身其外,而让所有的污染后果由农民背负,这样的现实,对农民太不公平,有悖天理。

笔者丝毫不怀疑该项立法的正当性,但也不能隐晦该法有其局限性。既然立法划定“禁产区”,就该建立相应的救济机制与之配套,最大限度地确保农民利益不受损害。比如,治理、改善、修复“禁产区”环境,谁来投资?农民家园成“禁产区”,损失谁来承担?无为的政府以及污染环境的企业,该承担何种责任?假如这些问题不厘清,就没有社会公平与正义可言,就无法消弭农民被“禁产”后的生存恐惧。

与此同时,“禁产区”也给农民敲响了一个警钟——今后,如何捍卫自己的家园不被污染?我想,这不仅需要农民权利意识的觉醒,地方政府也不能眼中只有GDP,为了政绩与税收,听任企业排放的污水、污气、重金属等污染物肆虐横行,污染河流、空气、土壤,污染我们的餐桌,危及我们的生命与健康,祸及我们的子孙后代。

济南  惠铭生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