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泰安持枪袭警事件

2011-01-24 14:46 作者:贾子建 2011年第3期
2011年1月8日晚,山东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通报,与泰安“1·04”持枪杀人案相关的德州“12·29”案件成功告破。持枪袭警的刘建军正是德州杀人案的直接行凶者,而大哥刘建民、二哥刘鲁民和妹妹刘彬彬是共谋。无辜的是那些赤手空拳与之搏斗的英勇民警:齐洪海49岁,夏波37岁,肖斌31岁,李良只有25岁。

1月4日,民警在案发现场抓获犯罪嫌疑人

2011年1月8日晚,山东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通报,与泰安“1·04”持枪杀人案相关的德州“12·29”案件成功告破。持枪袭警的刘建军正是德州杀人案的直接行凶者,而大哥刘建民、二哥刘鲁民和妹妹刘彬彬是共谋。无辜的是那些赤手空拳与之搏斗的英勇民警:齐洪海49岁,夏波37岁,肖斌31岁,李良只有25岁。

第一现场

“准确地说,第一声枪响的时候是11点16分。”何群的小店就开在泰安市第一干休所的大门旁边,因为和所里住户、门卫的交情很好,他总是把自己的车放在进入大门后西侧的小篮球场上。何群告诉本刊记者,1月4日中午,准备出门的他刚坐进车里,给朋友拨了个电话——“我顺口报了句时间”——一声枪响就从紧临篮球场的一个院子里传出来。“那是刘建军家,声音很大,接着又是几声,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以为刘建军没事打鸟玩,后来看见有人流着血从院里跑出来,后面跟着两个拿着枪的,我才知道出事了,赶紧趴下去,不敢动。”看到两个持枪男子出了泰安市第一干休所的大门,何群壮着胆子下车,朝出事的院子里望。“当时屋门口一摊血,一个警察倒在里面。小院门口西边倒着一个穿便服的,他看见我后说‘快救救我’,我也不知怎么救他,就赶紧打了120。”事发后第二天,何群在泰安市公安局公布的牺牲民警照片上认出了他——25岁的协警李良。

1月6日清晨,本刊记者到达事发现场时,直径30厘米左右的一摊褐红色血迹还保留在院门西侧,院门坡道上印着一个清晰的血手印。暗红色的院门被锁着,铁门上留有一个8毫米左右的弹孔,透过缝隙可以看到院中绿漆防盗门前1米左右的位置有一摊相似大小的血迹。“出事前几分钟我还见到刘建军他们兄弟俩。那天篮球场上停的一辆车正好堵在他家院门口,他们站在二层的窗户边吼人家,让人家靠边停。但是那辆车没有动,也不知道是不是警方的车。”何群回忆。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警讲,当天前来刘建军家调查情况的民警有6~8人左右。“岱宗坊派出所的肖斌走在最前边,只有他穿了警服,去敲门,协警李良、刑警夏波、钱祥村和他一起进的院子。肖斌还让几个人去了后门,说防止有人逃跑。隔着防盗门,第一个中枪的是肖斌,正中眉心,然后就是李良、夏波。”

现场残留的零星血迹还可以清晰勾勒出受伤民警的逃离路线:从院门斜穿篮球场,沿着干休所院墙一直到大门口,距离不过30米左右。“当时就看见一个穿便服的男的从大门口一瘸一拐地跑出来,好像是腿部受伤了,一边跑一边喊‘我是警察’、‘快打110’。紧接着就有两个男人跟出来,一人一手拿枪一手拿刀,另一个拿着个长猎枪。”刘湘梅的小超市与干休所隔路相望,不过15米左右距离,她说,“那个拿长枪的刘建军我认识,他经常到我们店里来买东西。”路口卖烤地瓜的王淑芬也目睹了这一幕,她迅速跑进刘湘梅的小超市,打“110”报了警,当时是11点20分。“今天我才知道那个腿受伤的人叫夏波。”

干休所依坡而建,北高南低,北面是泰山脚下东西走向的环山路,大门位于“T”字路口的中间点上,向西七八十米就是山东科技大学东校区,很多大学生会到干休所院墙外的小吃店里买午饭。“路上有人,但不是特别多,再晚一点下班的人回家,路上车都很难走的。”王淑芬说,当时刘建军和哥哥刘鲁民“神情并不慌张”,“他们在干休所大门口截住一个红色车,拿枪示意车里的女司机下车,女司机猛踩油门跑掉了。他们就往南走了50多米,在卖彩票的门口劫了一辆黑色的桑塔纳”。“不知是预计好的还是慌不择路,他们没有直接向南开,而是向西经过科大东校区门口,向北直接上了环山路,中午那段时间刚好那段路是单行道。”一位交警说。

撞车

在泰安市公安局的通告中,刘鲁民与刘建军兄弟再次出现已经是事发后的一个小时:12点20分左右的文化路与龙潭路路口。据知情者透露,刘建军兄弟沿着环山路一路向西,最远曾到达桃花峪。“环山路走到头是个丁字路口,往西就是104国道,往东就绕到山后面去桃花峪。从第一干休所开过去怎么也要20多分钟。”出租车司机赵军对本刊记者说。但是刘建军兄弟既没有逃往山后,也没有沿国道出逃,而是选择了回城方向。赵军告诉本刊记者,刚过12点,他开车经过104国道附近的泰山大街。“刚过泰山医学院附属医院,我就看见一辆黑色的车停在马路中间,车里没有人,车后面的玻璃全碎了。一个30多岁的年轻男子从马路对面朝我的车跑过来,说有两个人拿枪顶着他的头,把他的绿色丰田‘霸道’抢走了,要去公安局报案。”赵军把年轻人送去了附近的粥店派出所后,从西向东往市中心方向开,“大概20多分钟吧,我到达龙潭路和文化路路口时是12点半左右,那辆丰田‘霸道’已经撞在树上,人行路上还停着撞废了的警车”。

刚过12点,市交警支队直属二大队教导员张博正在路上巡逻。“我刚接到指令说犯人抢了一辆丰田‘霸道’,就看见一辆车从对面很快地开过去了,我回头看了眼车牌,正是市局通报的那辆。”张博告诉本刊记者,他通过对讲机报告后迅速掉头开始追,“他们发现我掉头了,开得更快了”。车子经龙潭路向文化路行驶。“我当时就觉得脑袋一阵麻,文化路两边是农大和财院,还有好多中小学,如果他们冲进校园后果也不堪设想。因为他们既然开回市区,就很可能要有极端行为。”张博说,行至龙潭路与文化路路口时,丰田车突然掉头向他的警车直冲过来。“他们掉头我就知道他们是冲我来的,如果我躲到一边,他们就跑了,这不行;如果我和他们硬撞,我这辆普桑肯定撞不过他们的‘霸道’。”身为泰安市第一批“110”巡警,张博说他在瞬间想出了主意,“我在他们撞上我的一瞬间把车挂了倒挡,向后倒车的过程可以缓冲掉一些力量”。“霸道”把警车一直撞出去30多米。“当时还比较冷静,我回头一看,后面有大树,如果把我顶到树上,就会被活活挤死,我就猛打方向盘,骗他们过来,我一躲,他们的车直接撞到树上。”碗口粗的行道树当时就被撞断,张博的警车则直接飞到四五米外的人行道绿化带上。“有个学生样子的小伙子大概以为出了车祸,想上来救人。我一边开车门跑,一边喊‘他们有枪,快跑!’路边一排房子都是玻璃门,我要是跑进去肯定会死,后来终于找到一个带防盗门的,我赶紧把门口的老大爷也推了进去。”

滇香园米线店的大玻璃窗正对着事发现场。“当时店里还有客人在吃饭,我听见很闷的一声响,就跑到窗口看。一辆越野车撞在树上,两个男人先后从车上下来,开车的是个拿短枪的,后座上那个抱着长猎枪,他们走到警车旁一看没人,就过马路往工商银行那边走。那里正经过一个北斗星小白面包车,那个拿短枪的朝车里开了一枪,后来拿长枪的又打开车门补了一枪,然后他们就开面包车沿文化路朝西走了。”服务员梁晓冰这样向本刊记者回忆。据目击者称,面包车行驶了200多米后,一个人被从车上抛下。被枪击的面包车司机是市交警支队直属二大队的交警齐洪海。市公安局宣传科工作人员证实,齐洪海正是在文化路路口牺牲的。齐洪海的女儿齐兆斐向本刊记者回忆,当天上午父亲齐洪海送爷爷去泰安市中心医院看病,中午回家后饭都做好了,接到电话就“开着自己的车出去了”。“齐洪海同志牺牲时身上穿的是警服。”交警支队直属二大队大队长马洪说。

向西行驶一段距离的刘建军兄弟遇到警车堵截,转而掉头向东,行至山东农业大学北门农贸市场时,“白色面包车开始减速,然后从车上下来一个人,拿着匕首,突然冲到路边停着的白色小车前让司机下车”。农贸市场水果摊摊主王玉梅向本刊记者回忆,“接着后面就过来一辆警车直接把那个拿刀的人撞倒,然后又撞上了白色面包车”。开车撞上去的是泰安市交警支队直属一大队副大队长刘峰和交警赵伟。“看到前方歹徒的车停下时,我们决定立即主动出击,想着即使撞不死,也要撞晕他们。”赵伟向本刊记者回忆,“刘峰让我坐好后,他就加大油门,开车朝歹徒的车撞了过去。”此时快递员胡安庆正从文化路经过,他向本刊记者回忆:“我当时距离有30米,看到有警察拿着警棍把被撞的人围起来,驾驶座上穿灰衣服的人就拿猎枪出了汽车,然后朝警察开枪,一个警察当时背部中弹倒地。拿枪的走到倒地男子身旁,说了几句话,然后就对准他开了一枪,再把枪托放在地上,枪口抵着下巴,给了自己一枪”。

根据泰安市公安局通报,自杀身亡的是哥哥刘鲁民,犯罪嫌疑人刘建军还在抢救中。

身份

刘鲁民并没有在泰安第一干休所出现过,而刘建军却是邻居和附近商贩们眼里“熟悉的陌生人”。“他50岁,个子不高,1.65米左右,很瘦,喜欢运动,平时经常看见他在院门口的篮球场上打太极拳,样子看起来像三十七八岁。”干休所住户赵雪霞对本刊记者说,“我们都会叮嘱在篮球场打球的孩子们躲着他,千万别惹他。他脾气不好,住的离大门口近,爱管闲事,去年四五个人到他们家上门来找他干仗,他拿着刀出来把那些人都轰走了。”刘建军经常去刘湘梅的超市买东西。“他花钱挺痛快,但是不奢侈,一般都抽四五块钱的烟,熟了也就进门打个招呼。我们听说他坐过牢,也不愿意跟他多交流。”刘湘梅说。干休所里很多邻居的想法都和刘湘梅一致,说他“眉宇之间很阴冷,平时也不爱说话,我们都不太敢正眼看他”。

泰安市第一干休所成立于1964年,刘建军家则是1985年左右从德州市第一干休所搬过来的。“他父亲叫刘文瑞,抗日战争时期的老干部,后来当过某边防团团长、旅副参谋长,以副师级待遇退下来的。”德州市第一干休所原所长李文清已经年近九旬,对刘家仍然印象深刻,正是源于刘家“老三”刘建军。“如果他当年被判杀人罪,就不会有今天这样惨烈的结果。”死者曹希明的大哥曹克俭说。

刘建军从中国水利水电集团十三局的附属中学初中毕业后,并没有像大哥刘建民和二哥刘鲁民一样去当兵,而是进了十三局的一个分局做工人,也搬到单位的单身宿舍居住。“1983年时我是十三局医院的团委书记,一次团生活会上,有人指责刘建军喜欢偷东西,我就说了一句刘建军有盗窃摩托车的行为。后来我和我现在的老公刘强经常在路上被人投掷砖块,最后一次是在现场发现了刘建军正指挥别人砸我们。”曹慧欣对本刊记者说,后来,她的小儿子曹希明就带着刘强去找刘建军讨说法。刘强向本刊记者回忆:“刚进门,就看见火光一闪,‘咚’的一声,走在前边的曹希明被击倒在地。我弯腰去扶,马上又是一声巨响,子弹正从我头顶打过。”结果,曹希明当场死亡,刘强的右眼角被猎枪子弹里的铁砂掠出一道口子。根据刘强的说法,在他们进门时,刘建军是突然开枪。而李文清的回忆中则是:“曹家去了四五个人,要收拾刘建军,刘建军拿枪威胁不让他们上前,他们不信刘建军会开枪,据说后来法院判无期徒刑也是考虑有‘正当防卫’的成分。”当时刘建军用的是一把德国造的双管猎枪。“那枪是他父亲的,当时还没有要求老干部交枪,很多老干部喜欢打猎,我知道刘文瑞有两支。”李文清说。目前警方还没有公布枪支来源,但泰安第一干休所的很多邻居都认为是刘文瑞留下来的。“干休所从80年代开始收过两三次枪,但都是动员老干部主动上交,家里老人不在了,干部也不好上门去搜。”赵雪霞对本刊记者说。

于是刘建军被判无期徒刑入狱,可“不到5年”就出狱了。“有一天听单位同事说刘建军出来了,还到工程局党委书记那里告状,要求开除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出来的。”曹慧欣说。刘文瑞一家后来搬至泰安军分区第一干休所,刘建军的妹妹刘彬彬随父母到泰安生活。当兵复员的刘建民,曾在十三局医院工作,也因此事搬家去了济南。也在十三工程局工作的刘鲁民则调到德州漳卫南运河管理处当临时工,两年前离婚。
出狱后刘建军并不安分,上世纪80年代末“严打”期间,刘建军又因为盗窃摩托车被以盗窃罪判重刑。“摩托车就藏在他家院子里,只是草草盖着,警察一搜就搜到了,难道老人在家里看到也不管吗?”赵雪霞回忆当年事发情况还满是疑问。2000年4月,刘建军被法院裁定假释出狱,回到泰安,“原来一直是他妹妹在干休所里照顾父母,他回来是生生把他妹妹赶走的,这事干休所里的人都知道”。2003年左右,刘文瑞和妻子相继去世。“他们家老太太人很好,通情达理,可以说是被儿子活活气死的,但是小时候又溺爱得很厉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者说。

刘家和曹家原本就住在一个套院东西两侧的平房里,可是“出事前我们两家就从来不来往,他们一家人的性格都很孤僻,老爷子不跟所里的老干部交往,孩子们也不跟我们交往。我们在外面听到过他家孩子的一些传闻,就更不愿意和他们交往了”。曹克俭说。

德州“12·29”命案中的两名嫌疑人刘建民和受害人窦广东之妻张建菊是在推销保健品的过程中认识的。据知情人士透露,2009年底,张建菊首次带刘建民到德州安惠保健品经营店咨询,两人准备到泰安开拓市场。2009年11月中旬,刘彬彬随张建菊到德州来咨询安惠保健品的销售情况,准备回泰安推销。“当时窦广东和张建菊正在闹离婚,两人关系很紧张。窦广东找上门,双方发生争执,窦广东打伤了刘彬彬,还拿走了床上刘彬彬准备进货用的几万块钱。”

根据山东省公安厅的案情通报,张建菊供认,伙同情夫刘建民共谋报复窦广东,而刘建军则作为直接实施者于2009年12月28日晚赴德州用刀刺死窦广东,并连夜赶回泰安。2011年1月1日,专案组传讯刘建民,刘建民到案后却拒不交代。在了解到刘建民部分亲属在泰安后,德州市民警在泰安市公安局泰山分局民警配合下,到泰安市第一干休所刘建民的弟弟刘建军住处调查了解情况,泰安“1·04”案件突发。

“现在想想,当时他们可能已经做好了准备。”刘湘梅告诉本刊记者,事发前两天,就没再看到刘建军的妻子和女儿,“他以前穿皮鞋,那天还穿了运动鞋”。在警方缴获的证物中还有小口径射击运动用子弹180枚,猎枪弹7发。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使用化名)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