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那片荒芜的杨树林

2011-01-17 11:00 作者:七里游侠 2011年第2期
我经常讲老家这片林子给朋友们听,他们总是不耐烦,在宿舍说这些的时候,到最后总是扯到班上哪个女生好看、哪个风骚上面。后来工作了,给同事说这些,他们就嘲笑我幼稚,最后总扯到六方会谈和伊拉克问题上面,晚上喝得醉醺醺地回家。我没有地方讲那片杨树林,只有写下来。

在很多地方看到那片荒芜的杨树林。每次都是心情激动,很是喜欢很是向往。那是一片怎样的杨树林呢?前几天在杂志上看列夫·托尔斯泰的墓园,就是那样的一幅景象,有些荒凉的秋天,地上落满枯黄的树叶,近处稀疏远处稠密的杨树在有些起伏的山坡上自由生长。我一下子想到我以前也遇到过这样一个境地,而且不止一次。小时候去姥姥家要经过一片这样的林子,长在一个高坡上,是古代一个将军的坟。老娘经过这里时就去上面的庙里上香,我就待在下面看着自行车,颤巍巍地看着丛杂的树林小路,里面有毒蛇,有蟋蟀,有野兔?

老家其实也有一片这样的林子,而且很大,有几百亩地。没上学的时候我们经常在里面玩,追野兔子或者上树掏鸟蛋。等到上学后,老师说村里那杨树林有500亩,在飞机上都能看到。当时以为在飞机上能看到,肯定很大了,其实,等飞机飞低的话,我都能被看到。那片林子我们从来没有走到头过,那边是另一个村子。林子深处被大人说得很诡异,很恐怖,我们知道里面有死小孩,有疯女人,有土匪老三的棺材。

我经常讲老家这片林子给朋友们听,他们总是不耐烦,在宿舍说这些的时候,到最后总是扯到班上哪个女生好看、哪个风骚上面。后来工作了,给同事说这些,他们就嘲笑我幼稚,最后总扯到六方会谈和伊拉克问题上面,晚上喝得醉醺醺地回家。我没有地方讲那片杨树林,只有写下来。

可是去年老家那片大林子被砍了,整整砍了半个月,麦子长芒的时候。村里人总是顺道把砍倒的树拖到自家麦地,等到一切结束,再用车子拉回家。说是砍树为了修路,结果路没有修,荒地被村里人承包了去,种上了庄稼。那个将军坟的林子也被砍了,光秃秃的黄土坡,听说十几年前将军坟就被盗了。

“十一”从老家回来,继续上班,早上7点起床,顶着看不到天空的尘雾在满街的车辆中间穿行。然后去洁净的21楼上班,公司里摆满花草,进去仿佛走进了一片丛林。

城市开始绿化,把野外的树挖了,栽在公园里,没有树了就用水泥做些树来,惟妙惟肖的。我似乎忘记了那片荒芜的树林是什么样子了,它不存在时,我寻找到一千一万个代替品,它就像一张用过的卫生纸一样被丢弃。直到我看到那张托尔斯泰墓园的照片,突然想起。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