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泗水砭石的混乱期

2011-01-10 16:30 作者:吴丽玮 2010年第52期
泗水砭石并不像传闻中说的那样,被炒作到“一块石头可以换一辆奔驰”,这只是一些经营者的主观臆想,价格并非出自市场。与传闻相反,泗水的砭石在经历了年初的红火后,早已进入了平淡期,砭石的行情如何,关键取决于它的价值究竟哪般,但现在这还是一个混乱的领域,没有什么统一的标准可供参照。

泗水砭石经销商从外地请来工人加工砭石,成本虽高,但可保证成品质量,且不会被克扣成品

泗水砭石并不像传闻中说的那样,被炒作到“一块石头可以换一辆奔驰”,这只是一些经营者的主观臆想,价格并非出自市场。与传闻相反,泗水的砭石在经历了年初的红火后,早已进入了平淡期,砭石的行情如何,关键取决于它的价值究竟哪般,但现在这还是一个混乱的领域,没有什么统一的标准可供参照。

短暂喧嚣

“以前这石头谁都没把它当过宝贝,有的人拿来砌院墙,结果到最火的时候,把自己院墙拆了直接就拿去卖。”这是山东省泗水县村民之间流传的一个半真半假的段子,段子里用来做围墙的石头,是最近在网上被传,一块就能换辆奔驰车的泗水砭石。

沿着327国道,从曲阜向西进入泗水县金庄镇境内,马路两旁堆着净是些体量庞大、造型各异的园林奇石和盆景。泗水县环山,山上的石头用来制作园林工艺品成了沿路的一大特色,但始终未能形成规模,当地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仍然是外出打工和农田耕作,原本在这里很火爆的砭石生意,最近也逐渐归于平淡。如果你上前询问卖不卖砭石,这些园林工艺品的制作者大多会摇摇头,或者在碎石堆里找半天,拎出一块黄色的石头说:“要吗?要的话拿着玩吧。”

其实,从去年底开始,砭石在很短时间内曾经历了从一钱不值到每吨数千元的飙涨。“行情最好的时候是今年刚过完年那会儿,泗水县到处都是外地人来打听原石的价钱,当时能卖到四五千块钱一吨。”孔令峰经营的砭石公司,算得上是当地最大的一家砭石加工品企业,他是较早介入砭石领域的商人,他向本刊记者回忆道,自己在那个疯狂的时期,不但没有向外抛售,反而花大价钱回购了30吨砭石的原石。“一开始我想阻断原石外流,但后来买的人太多了,我买的这30吨根本不起什么作用。”

东北、北京、江苏等地的外地人蜂拥而至,热切地到处寻找砭石,而此时很多当地人都不知道砭石究竟为何物。“那时候也没人管,老百姓就跑到山上去起石头,用三轮车往山下拉,一车能拉两三吨,这就是上万元啊。”泗水县委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本刊记者,他曾带着一位江苏的商人来看砭石工艺品,“那老板到商店里一看,‘要这个,要这个,这个也要’,都是珠子、挂坠、项链什么的,粗糙得没包装,全都直接装在塑料袋里,装了满满两个袋子,一共花了6000元,老板特别高兴,让司机马上从包里点出现金来”。

无序的挖掘没持续多久便被泗水县政府叫停——从今年3月份开始,禁止村民私挖砭石,许多村庄还组织了巡逻队巡山。县委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本刊记者,从去年下半年以来,泗水县砭石原石流失到外地20万吨以上,大部分被发往河南南阳、江苏连云港、山东淄博、广东等地加工。“有人说,我们这漫山遍野都是砭石,其实砭石都是带状分布的,面积很小。”孔令峰是少数几个获得砭石开采许可证的经营者,他原本承包了圣水峪镇九其山1800多亩山地,种核桃和金银花,后来为了取得承包地里的砭石开采权,“税和保证金,一共花了70万元”。这70万元所换来的仅仅是一块长约五六百米,宽约三四米的狭长区域,位于其承包的山顶附近。“这附近的山我都爬遍了,只有这么一小块有砭石,你看那边的山上,哪里有黄色的石头啊!”将表面1米多厚的青灰色山岩剖开,红黄相间的砭石便裸露出来,孔令峰说:“别看只有这么小的面积,可里面还有很多都是不能用的,像这些表面有砂眼的石头,里面也会有,这根本就做不成东西。”根据泗水县政府的调查,目前,泗水县砭石矿区面积只有2.5万平方米,矿山储量仅剩30万吨。

开掘市场的线索

泗水县的砭石经销商得出的一致结论是,当地砭石的火爆只在今年过完年后的三四月份。在此之后,每吨砭石的价格从几千元甚至传说中的上万元回落到了几百元,原因被解释成“假货冲击了市场”。无论是当地官员,还是大大小小的砭石商人,口中提及最多的都是安徽的灵璧石。灵璧石也是砭石的一种,与泗水砭石一样,都有保健作用。灵璧石市场开发得较早,灵璧石中含有微量元素,能发出超声波和红外线,用灵璧石制成的刮痧板、梳子都被认为能辅助治疗多种疾病。在这个市场上,灵璧石的另一个别称是“泗滨砭石”,这个名字可以被解释成“泗水河边的砭石”,泗水河是淮河的支流,虽然在灵璧境内已经不叫泗水河,但这个解释似乎也勉强说得通。“可这个名字实际上让很多人都以为,黑色的灵璧石产自泗水县,甚至有人假称,泗滨砭石产自‘泗水边的滨州’,滨州是一个子虚乌有的地方。”泗水县砭石研究者韩云山告诉本刊记者,“泗水的砭石才是名副其实的‘泗滨砭石’,这在《黄帝内经》上都有记载。”除了颜色上的明显差别,泗水县的砭石存储量比灵璧石要少得多。多次到安徽灵璧考察的孔令峰说,灵璧石能在山上大片大片地找到,成本本来就比泗水砭石低很多,“我们都说自己是‘泗滨砭石’,灵璧石能比我们价低很多,市场上的价格一下子就下来了”。泗水县的砭石开采现在几近停滞,有些人甚至从别的地方运来假石头,到泗水县来卖,欺骗来求购砭石的人。当地的一些经销商,自己也会进一些黑色的灵璧石来卖,价格要比泗水砭石的加工品低很多。在一家小商店里,一块手掌大小、红中透亮、黄色花纹的上乘刮痧板,批发的话也要卖到每把200元,但黑色灵璧石做成的刮痧板只要几十元。

虽然安徽灵璧石冲击着泗水的砭石,但毕竟泗水砭石从去年下半年才开始慢慢兴起,如何定价、如何加工,一切都要参照灵璧石的市场标准。按照市场的较早进入者孔令峰的回忆,泗水砭石最初每吨价格大概在2000元左右,参照的就是灵璧石的价格标准。孔令峰现在经营的加工品公司,销售的产品位于泗水县砭石行业的高端,一开始没有可资借鉴的经验,孔令峰只能跟着灵璧石学,看别人都做什么产品,回来依葫芦画瓢做刮痧板、梳子、手链、项链等等。“现在安徽做灵璧石的人没有不认识我的。”

韩云山的朋友王辉斌是泗水县第一个做砭石生意的人。韩云山从单位病退后,专心致志地开始研究甲骨文,在研究过程中,他对泗滨浮磬石产生了兴趣,他说:“泗滨浮磬石是古代制砭的原材料,根据史书记载,泗滨浮磬石指的就是泗水上游地区所产的石头。”韩云山跟王辉斌是原单位同事,韩跟王说:“我跟他说,搞砭石吧,肯定能赚钱。”韩云山说,山东省物化探勘查院、山东省鲁南地质工程勘察院等科研单位对泗水上游南岸的砭石进行了检测,发现里面所含矿物质等相关元素多达43种之多。2009年下半年,王辉斌开始做砭石生意。今年上半年,他还从省里请来一些地质学专家,开了一个关于泗水砭石的研讨会,同时还邀请了泗水县政府的领导一起出席,并请来当地的媒体进行报道。

在韩云山和其他砭石商人的描述中,王辉斌是一个保守的人。随着去年底介绍砭石保健医疗作用的节目在电视上开始播出,北京一家保健品公司找到王辉斌寻求合作。双方合作到今年五六月份,王辉斌提出要退出。北京保健品公司的负责人韩朝晖说:“他卖了股份,从此彻底不再做砭石了。”退出后的王辉斌离开了泗水县,但他始终会被当地的砭石商们提及,正是在王辉斌的带领下,其他人才开始接触砭石,才有了越来越多的砭石经营者。“王辉斌可能有点小富即安的心理,认为赚个十万八万的就满足了。”显然,当地的商人们并不认为现在的低潮就意味着终结。

韩朝晖所在的保健品公司并没有设立门市销售,他们的营销策略是通过老顾客和熟人介绍,“靠的是口口相传”。外地公司的介入扩大了泗水砭石的知名度,本地的商人也马上敏锐地嗅到了商机。孔令峰就是很早进入的一个。“那时只有两三家很小的门面,全都是用手工打磨。”孔令峰看到王辉斌在自己的商店门口打磨砭石,觉得自己承包地里的石头就是砭石,他拿过去让王辉斌做个鉴定。孔令峰说:“他说我这石头是假的,理由是他的石头一敲能响,我的敲不响。我当时拿的是原石,厚,肯定敲不出声来。我不信他说的,自己拿到济南,去研究中心做检测,他的石头里有的矿物质我的也有!”

孔令峰一直都没卖过原石,在他的商店里,刮痧板、项链、梳子的标价都在1000元以上,打个折扣,最后也要卖到七八百块。他从河南南阳请来十几位师傅,在自己家的加工厂里生产。“最开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弄,就在网上搜哪里能加工,一个是安徽灵璧,一个是河南南阳镇平县,镇平是‘玉雕之乡’,我就拉了块石头让当地的人给加工,结果做出来的几乎全报废了。你比如石头上带砂眼,自己做的话就要把砂眼的部分去掉,他们不管这些,就为出数量,结果我拉了三四百斤的石头过去,出了200件产品,90%都是坏的,花了两三千元的加工费。”于是孔令峰把师傅请回了家。“当时别人都看我年纪小,以为我是骗人的,我先给了一个师傅5000块钱,让他跟我回去试试,结果师傅看我人好,没要我的钱,还又帮我找了十几个人。”

加工厂里十几个工人每人坐在一台机器前忙碌着,负责切割的工人挑选出成色好的部分,有砂眼的地方要被果断地切掉。院里堆着成小山状的废料,孔令峰说:“砭石不是块石,而是板材,一片一片的,中间很可能有缝,而且这缝大多是弯弯曲曲的,不是直的,切的时候要注意,如果缝留在中间这块料就没法用了,因为里面有砂质,一掰就碎。灵璧石就不一样了,一来数量多,二来大多是块石,容易加工,成材率高。同样重的原石,灵璧石能产10万粒珠子,我们可能连1万粒都出不来。”

自己加工比找人代加工的成本要高得多。“我做的是全泗水最精细的活儿,如果别人能做1000件,可能我连400件都出不来,如果做得好,每件的加工费能到30多块钱。这活是全手工活,没有20年以上的经历做不出来,请师傅到家里来,每个月的工资没有1万元也得有8000元了。”自己加工还有一个原因是为了防止产品外流,“你让人给你加工,他们是不让你看货的,有时候他们会把好货自己留下,这就是无本的,会以很低的价格出售,扰乱市场”。

没有标准

泗水县工商局副局长林远告诉本刊记者,目前泗水县在工商局注册的砭石销售公司共有9家,另有5家个体户同时在经营。现在直接卖原石的人越来越少了,每人手里囤积的原石数量有限,除了孔令峰有采矿许可证可以自行开采外,韩朝晖现在收购原石的价格为每吨2000元,“觉得值”。销售制成品也更加有利可图,很多经营户的加工品价格比孔令峰的低很多,一个姓刘的老板告诉本刊记者,他现在大概有几十吨的储量,这些石头一块也就是几十元钱,可以做一两百个产品,加工费也不过几块钱,每个卖100元,比卖石头强百倍。

判别成品的优劣,当地人看的就是石头的颜色,“红黄相间,一石四色,红底黄花纹”就是最简单的口诀。当地一个叫刘庆国的经营者号称自己有一块天价砭石:“浇上水,它的颜色立马就显现出来了。上面还有指纹一样的纹路,这样的很稀少。我打算让师傅给它雕成一个‘旭日东升’,怎么着也要卖个四五十万块。”他的定价依据是,前阵子邻近的平邑县有人把一块砭石打磨成茶几,卖了38万元。“我这块比他的大,成色也好,而且这么大一点砂眼都没有,很难得。”但对于砭石保健的功效,目前国家还没有制定出砭石的优劣标准和等级划分——刮痧板的价格全体现在外观上。当地人在介绍砭石功效时,只能笼统地说,“能产生超声波”,再有就是自己使用或佩戴之后,消除肌肉酸痛、舒筋活血、清热解毒等现身说法的证据。

泗水县是个典型的贫困县,财政收入位列济宁市倒数第一。当地政府相当重视砭石的价值,在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局下成立了砭石文化研究会。“炒作得越凶,砭石贬值得就越快。”林远说,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一致的意见就是大力开发砭石的文化和保健价值,有序开发。

泗水县有“伏羲制砭”的传说,传说伏羲为古泗水人,宋代的罗泌在《路史》中写道:“伏羲尝草制砭,以治民疾。”用砭石治病,是中医的六大医术之一。经营砭石的商人也会翻出县志来告诉你,这里是出土过很多泗滨浮磬石的地方,它是古代制砭的材料,以此来证明现代砭石的悠久历史和医学价值。

这些经销商们也相信依靠砭石的保健作用可以保证这笔生意稳赚不赔。孔令峰家里囤积了大量砭石的原石,已经挖掘出的石头在偌大的场地上摞了几摞,粗粗估计有几千吨之多。虽然现在生意不济,主要的砭石产品都成了省内政府机关用来款待宾客所采购的礼品,但已经投入大量资本的孔令峰还是相信,只要政府积极地做好宣传工作,砭石行情看涨。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