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者来信 > 正文

敢问人在何方?

2010-12-21 10:05
我的肉类专卖店准备在下个月开张,目前正在做内部装修。作为经营者,我对工期自然十分关注。按计划本月中旬就该剪彩,可施工人员总是凑不齐,出高价雇也凑不齐,以致开业时间一拖再拖。

我的肉类专卖店准备在下个月开张,目前正在做内部装修。作为经营者,我对工期自然十分关注。按计划本月中旬就该剪彩,可施工人员总是凑不齐,出高价雇也凑不齐,以致开业时间一拖再拖。

工头说人难找,以前打个电话,能来10个人,根本不用去劳务市场。现在打10个电话,能来1个人,去劳务市场也没用,主要是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员越来越少了。出现此类现象,也不全是收入低的关系。同几年前相比,泥瓦工、木工和力工的日工资翻了一番以上,平均月收入已远远超出普通白领,还是没人爱干。有个老瓦匠跟我说,早先他收徒弟,家长要送份厚礼,徒弟至少学艺三年才能自立门户,其间他只负责徒弟的吃、穿、住,工钱一分没有,那还争着抢着来呢。现在城里的孩子,谁愿意付这份辛苦?又脏又累的,给他送礼他都不来。就算自己想干,父母也不希望孩子干这个行当,宁可搁家养着。最后他还不忘逗我一句:“敢问人在何方?”

由此想到年初时我要招几个年轻饲养员,吃、穿、住等福利都包,工资给到1300元,一个报名的没有。最近招聘肉类分割刀手,出价到2500元才有了结果。而三年前,在市级肉类分割竞赛中列前三名的两位刀手,月工资才给到1500元。这就是雇工难的另一个原因——员工要求提高收入。员工的工资当然应该提高,提高后如何消化,那是经营者的事。如果全行业都没有利润,最后的出路只能是大家一起涨价。各类物价上涨后,再涨工资,循环往复。从总体来说,食品行业是比较低端的劳动密集型行业,生产环境差,工作强度大,即使工资提到高于其他行业,对年轻人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弱。游资炒作操控市场可以打击,货币流通量过多可以调控,短期供求失衡可以政策补救,但从业人员少,劳动力成本刚性上升超出行业消化能力,进而导致食品价格的全面上涨,却只能由全体消费者承受。你总不能强制性地设立工资上限。

像劳动力成本提高这类影响食品价格上涨的因素,是深层次的,而且在未来多年内一定会持续不断地发挥作用。如何应对?政府有关部门应在二次分配、税收等方面,提早拿出制度性的措施,不能等出了问题,再靠主要领导出来抓一阵。

沈阳  老傣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