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龚事年华

2010-12-13 13:59 作者:巫浩 2010年第49期

龚是我大学同学,为人性情温顺,敦厚老实,2004年的夏天,我们一起从北京的一所大学毕业。毕业之后,带着对这个城市的一丝眷恋,龚回到了自己的老家,江西南昌附近的一个小县城,当上了一名公务员。我却留在北京,混迹于一家翻译公司,每天埋在堆积如山的文件中。龚走的那一天,我送他去了北京西站,火车开动的那一刻,我的眼泪不争气地下来了,不可否认,那是一个离别的季节,我没有矫情地唱起我们还会重逢的歌曲,只是呆呆地倚在站台的柱子旁,点起一根烟,望着车厢里模糊而又不停攒动的人头。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在北四环外的石油大院里租了一个面积不大的小平房,用不太高的薪水支撑着我在北京继续生存下去的梦想。已经有了稳定工作的龚时常接济我三五百块钱,在电话里和我诉说一个年轻人在机关单位里的枯燥和烦闷。再后来,龚给我来的电话逐渐少了,原因是他在县城里交了个女朋友,而我也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换了一份工作,出了一次国。我们的生活从此平行发展。

约摸在去年初的时候,龚告诉我在小县城最繁华的地方买了套房子,月供花掉了他每个月薪水的一半,并且打算和他的女朋友办婚礼,而此时我也搬离了北四环外的小平房,住进了北大附近一个小区里,小区对面是一个公园,我出国的女朋友也刚刚回到了北京。我依稀记得夏夜的晚间时常和我的女友在公园里散步,模仿书里才有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那个时候,龚每次给我打电话基本都是他醉酒的时候,千里之外我都能感到他的醉酒之气。龚在酒醉之后容易说一些狠话,大胆批评他的上级,和我推心置腹地谈论机关单位里的人是人非,我虽觉无聊透顶而又不可避免,为他酒壮怂人胆的气势佩服不已。

去年夏天,我因为去江西出差在龚的那个城市停留了一天。自毕业后我和他已经3年多没有见面了。他身穿西裤、衬衫、皮鞋,梳着一丝不苟的发型。而我却背着个双肩包,穿着一条好些天没有洗的牛仔裤、一件短袖,一脸胡碴儿,有点落魄,像个背包客。龚邀请我住进了县城里最好的宾馆,说最近他们的机关在此开会。我也见到了龚的女友,一个小巧的南方姑娘,精致而又漂亮,普通话比我还要不标准。席间,龚和我说起大学时候的美好时光,我们的记忆似乎又回到了几年前。去年“国庆”时,龚给我发来短信,说要结婚了,我表达了祝贺。为了工作的方便,我在北京的家又一次搬到了东三环附近,我已经无法记清楚在北京大大小小搬了多少次家。过新年的时候,龚给我打来电话,又习惯性诉说了一个小公务员的苦闷和无聊,契诃夫笔下小公务员的形象瞬间出现在我的眼前:“一个美好的晚上,一位心情美好的庶务官伊凡·德米特里·切尔维亚科夫,坐在剧院第二排座椅上,正拿着望远镜观看轻歌剧《科尔涅维利的钟声》。他看着演出,感到无比幸福。但突然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