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58个生命警示了什么:谁的城市?

2010-12-06 14:58 作者:李伟 2010年第48期
我们正在以巨大的雄心改变全国各地的城市,越来越多的小城市正在变成大城市,越来越多的大城市正在变为超级城市。在城市化发展进程不可逆转的前提下,但愿这场大火能推动我们更深入地思考城市为谁而生,更深入地理解以人为本。这或许才是生者对于死者最大的告慰。

11月21日,从清晨到夜晚,黑压压的人群默默地走着。他们走过陆家嘴和黄浦江,走过苏州河、外滩和静安寺,走出地铁7号线的车厢。怀里抱着白色菊花的人流,走出高楼和弄堂,汇入常德路、昌平路、余姚路,来到胶州路口。

下午,阴霾的天空飘下零零落落的秋雨。老人与孩子,丈夫与妻子,中国人和外国人,排成一条长队,缓慢而有序地走过隔离通道,站到那座被烧得黢黑的大楼前。他们默默地放下鲜花,鞠躬,拥抱,然后相携而去。悲伤如同河流,被人潮裹挟着,从大大小小的街道涌出,在这个路口汇合、释放。

鲜花铺路,烛火摇曳。这一天,上海再无白菊可售。

一场大火,4个小时,58个生命。

11月15日下午,一个由电焊枪溅出的火花,飘落在一种名为“聚氨酯”的保温材料上,导致这种贴在楼体上的白色发泡状物体迅速燃烧,借助着四五级的风势蔓延开来,并释放出有毒的烟雾。大楼随即被烈焰和滚滚浓烟包围,随后,吞噬了许多个家庭本来的美满与幸福。

7天后,数万上海市民为这些遇难者自发祭奠。他们是这座城市的主人:官员与市民、生者与死者,农民工和卖花的小贩。城市因人而聚集,为人而存在。城市为每一个生命的诞生而鼓掌,为每一个生命的逝去而叹息。人本是城市的中心和主角,只有在这个意义上,城市才会让生活更美好。

在过去的20年中,中国的城市化率提高了一倍。城市化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它是创造财富的永动机,是现代生活的舞台。而上海则成为中国城市化运动中的先锋和旗手,最引人注目的是城市建设的高歌猛进,城市高度在不断被刷新。

1994到2010年,浦东最高的十大建筑榜单不断变化,不断有新大楼取代旧建筑,前前后后共有41幢大楼进出这份榜单。如果将每年最高的十大建筑的高度取一个平均数,1994年浦东新区的十大高楼的平均高度是117米,到了2000年则是222米,而截止到2010年4月,这一数值达到了304米,是1994年的2.6倍。

如果以GDP和摩天楼为衡量标准,上海已经成为世界一流城市。到2014年,它将拥有世界第二高的摩天楼——632米的上海中心。2009年上海城市GDP总量已经超过了香港,至2009年底,上海已经拥有至少6000幢高层建筑(24米以上的高度),而纽约高层建筑数量是4000幢。在某种意义上,只用了不到20年的时间,上海已经成为世界上高层建筑最多的城市。

但另一方面,短期内城市高度的不断刷新并不等于城市质量的同比提升。我们用20年时间完成了一座城市的现代化、国际化,但建造这座现代化、国际化城市的建筑工人,却多数是刚从农村走向城市的农民工;他们建设这座城市,使用的可能是并非符合现代化、国际化标准的建筑材料。更重要的是,我们来不及跟随高速发展,随即建立符合现代化、国际化的高效城市管理网络及紧急事故处理的安全反应体系,却在继续扩展城市容量,继续突破城市高度。以速度为目标,超越自身能力获取城市的增长,往往会付出不可预料的代价。也许,“11·15”胶州路教师公寓的大火即是一例。

质量低下的建筑、无证的电焊工、非法转包的工程商、混乱的工序、危险的保温材料、老化的社区消防设施、居住与施工彼此制约的环境、缺乏防灾教育的居民……共同导演了这出本不该出现的悲剧。甚至,这场悲剧发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谁也没想到,这场火就会在众目睽睽和麻痹大意之下,迅速全面燃烧成无法控制,而且无可救药!

问题是,在这样一起付出了沉重生命代价的悲剧发生后,我们该从中获得什么?既然“以人为本”已经成为深入人心的口号,那么,我们是否该回到这个最本质的基础,来审视我们这20年骄人的业绩,思考以后的发展?城市是人居住的,城市是为人服务的,那么,如何尊重人居住,如何保障人居住的安全,如何使城市更有居住的温暖与舒适,是不是应该成为我们谋求发展最重要的前提?在这样的前提下,不仅应该保证有足够的绿地和越来越被改善的空气,还应该保证每一个居民集居地都能有安全通道、安全的空间,毕竟,生命保障是城市之本。

城市为人民,也许这个口号没人怀疑。但我们往往太多追求光鲜的外表,太少认真细致,真正关怀这城市里生活着的千差万别的人最真实的生活。在追求城市形象与GDP的背后,我们实在有太多的盲点需要填补——城市管理者是否能将目光转移到对每个市民特别具体的关怀,关注他们的安全、公平和发展?城市的每项制度是否都经过了充分讨论和考量?每一项投资是否真是对人民生活质量的改善达到了效能?那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大量细节,往往决定着每个人的生活质量。城市建设中最恐惧的是被不良资本绑架,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就应该警惕财富可能带来的隐患与灾难——在工程建设中,每一项工程是否被腐蚀?每一项材料是否真正安全?每一项工程的每一工序是否万无一失?每个操作者是否得到了很好的培训与适当的报酬?基层社区的组织是否依然有效?谁来对社区安全设施做日常的维护?这些如果不能真正制度化,人民利益依然得不到保障。

我们正在以巨大的雄心改变全国各地的城市,越来越多的小城市正在变成大城市,越来越多的大城市正在变为超级城市。在城市化发展进程不可逆转的前提下,但愿这场大火能推动我们更深入地思考城市为谁而生,更深入地理解以人为本。这或许才是生者对于死者最大的告慰。

上海拟将11月15日设为城市公共安全日,但愿从此警钟长鸣。

本期封面故事目录及简介如下:

       58个生命警示了什么

P42   谁的城市?

P48   亲人之间:生死暌隔的一天

从11月15日赶到火场采访,数日内我们见到了无数大楼里的居民,他们有的目睹自己家被大火慢慢吞噬;有的失去了亲人;有的很幸运,全家都从火场中逃生。对于他们,灾难还没有完结,现在一闭上眼睛,他们就能看到大火在眼前燃烧。

除了他们,我们还尽力采访了大火中逃生的农民工,感谢一些不愿意署名的朋友的帮助,我们终于在截稿前一天,找到了“无证电焊工”——江苏建湖县25岁的吴国略的家属。除了大楼居民,这些农民工同样是这场火灾的受害者。

堆满了胶州路周边的花朵,似乎给这场火灾带来了唯一的一点安慰,按照一位逝者家属的话:“他们在天上的灵魂会看到的。”

主笔◎王恺   记者◎杨璐

……

P62   “意外”火灾与灭火极限之痛

这是一场看似超过以往消防经验的火灾,电焊引起的火星能达到2000多摄氏度,四周外墙铺好的具有可燃性的聚氨酯泡沫,“相当于在四周架起了柴火堆,人焖在里头烧,平时面对这么一栋大楼,你很难想象它怎么会像炉火一样烧了起来”。

在高层如此猛烈的火灾中,依靠大楼内消防设备的自救成为根本措施。然而高层住宅建筑的消防一直不是我国消防的重点,有大空间的公共建筑防火设备要完善得多。无论是火灾中成为“致命炸药”的聚氨酯泡沫,还是被烧大楼没有警报系统,在制度上都是符合相关标准的。消防专家强调:“这场大火应该引起国家相关规范的变革。”

主笔◎吴琪

……

P70   一位建筑师眼中的胶州路大火

“我们在上海郊县有个项目,马上就立起了一面墙,铺上保温材料,做点火试验,但并没有起火。

再把绿色围网点火,发现也没有燃烧,只是融化。由此我认为,要对导致胶州路大火的保温材料进行审查和鉴定。

为什么这样的材料能用到建筑上?”

主笔◎李伟

……

P72   一座城市如何长大?

更高的高楼、更多的GDP、更快的火车。城市建设可以高歌猛进,但探寻大城市的管理之道却并非一朝一夕之功。衡量城市水平的标准,最终还是取决于城市对人的尊重程度。

如果城市的成长一定要付出代价,那么我们期望所有的代价都有一个善的结果。

主笔◎李伟

……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