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10·21”大陆游客遇险:美丽而危险的道路

2010-11-22 15:40 作者:李翊 艾可 2010年第45期
这条被形容为“台湾最美公路”的依山傍海通道,同时也是一条“体质脆弱”,时常隐伏不测的“天险之路”。

10月22日,紧急救援队在台湾东北部宜兰县展开搜救工作

这条被形容为“台湾最美公路”的依山傍海通道,同时也是一条“体质脆弱”,时常隐伏不测的“天险之路”。

112~118公里:步步惊魂

一切来得太突然。

10月21日上午11点多,虽然坐在游览车的前三排,朱宝德顾不得欣赏苏花公路悬崖下方西太平洋的风景,迷迷糊糊地想睡觉。突然他听到轰隆隆的声音,紧接着是台湾籍司机蔡智明的急刹车,车头撞到了悬崖边。蔡智明当时大喊了一声,“打碎窗子,快点走!”

“刚从车里逃出来,就看到山上的石头掉下来,游览车上压了很多砂石,心里吓得要死。”朱宝德告诉前来采访的香港《南华早报》驻台记者lawrence,他和其他游客跑向车子后看起来安全的地方,回头的一瞬间,惊恐地发现,不过一分钟,近在眼前的游览车消失了!一同消失的,还有因协助游客下车而来不及逃生的司机蔡智明和大陆籍领队田园。

“在安全路段看到一个空的旅游巴士,司机是台湾人,送这个巴士的游客坐火车,往回开的路上正好碰上了我们。”陆续有好几个遇险的观光团游客上来,朱宝德说,整个车里满满当当塞了有三四个团的游客,60多人,个个如惊弓之鸟。

事发路段至少困了4辆北京团的车辆,神舟国旅两辆,前面有海峡旅行社一辆,后面有来自北京的台湾会馆旅行社一辆。“当时听电视上说,112公里处的大巴车被砸,有北京导游死亡。”神舟国旅的导游贲晓锋告诉本刊记者,大巴上的GPS定位系统显示,台湾会馆旅行社大巴正停在该位置,来自北京海淀交通运输集团的朱宝德和朋友乘坐的就是这辆大巴。贲晓峰带的是一个北京老年团,团员均为来自石景山区的老人。“我们在上午差不多近10点的时候到达苏花公路,看到前面堵车,一开始并没有在意,因为这条路平时也常常发生堵车,直到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意识到情况不妙。”贲晓峰说。

同样被困在112公里处的还有惠庆余所在的辽宁康辉国际旅行社组团、台湾建明国际旅行社承揽的旅行团。台湾导游罗兆仪说,受困时,几辆车上的导游每隔一个小时就开一次会,大家互通信息,通报救援人员到了哪里,将食物聚拢在一起,看还能够坚持多久。“后来雨势加大,路都不见了,车就像停在河里一样。游客连上厕所都不敢下车,只能蹲在车门口解决。这时我们才发现,旅游车的地板上不光有水,还有沙石,有的石头有拳头大小。”罗兆仪说。

再往前两公里的114公里处,是苏花公路的大转弯。载着整车武汉团游客的巴士在中午12时到达这里,车尾被大落石砸中。前后不到3分钟,在泥石流与大雨交杂而落的情况下,整车16人破窗逃出。王志忠说,“确定所有旅客逃出来后,我才最后一个出来”。在逃出车子后没多久,整辆车被吞噬在泥石流里。“像电影世界末日的影像,大家回去再收惊。”王志忠说,他跑苏花公路20多年了,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在巴士后面3辆车的距离,另一辆大型巴士司机陈世功眼睁睁看着前面落石砸下、人员夺窗而出与泥石流埋车,他惊惶地说:“我前面也有泥石流在滑落,当时根本无法去帮忙救人。”

受困于114公里附近的还有台湾京城旅行社的大巴。导游刘健鲁告诉本刊记者:“我们看到已经有落石到路面上,前面有些小轿车不敢走,停在边上,几位车主把车丢下跑出来避难。”刘健鲁和有经验的司机师傅经过判断,冲过比较危险的一段路,把车停到114公里前方突出的平台位置,那里一共停了6辆车避险。

刘健鲁说,带团以来,他都会习惯性地在离开前请客人吃台湾特产麻薯。“在上苏花公路前,我特意下车买手工麻薯,耽误了七八分钟。如果不是这几分钟的拖延,我们可能身处更危险的境况。冥冥之中,麻薯救了大家的命。”

“受困的30多个小时里,我的手机一直保持畅通,台湾交通部门负责人毛治国、台湾旅行商业同业公会全联会秘书长许高庆及旅行社负责人一直打电话来告诉我们外面的最新救援进展,鼓励我们安心等待,不要害怕。”刘健鲁说,正是这些源源不断、及时沟通的信息和温暖的互动,给焦躁中的大家带来了鼓励和希望。

根据台湾“交通部观光局”的统计,10月21日当天共有22家旅行社,24个大陆团共542名大陆旅客受困于苏花公路(其中在112公里处有3个旅行团76人受困,113公里有1个团20人,114公里和115公里处有9个团211人)。一辆游览车及大陆旅行团21人失去联系。这个旅行团由广东珠海拱北口岸中旅社组团,创意旅行社(台湾地陪旅行社)带团,21人中有两名台湾籍司机和导游,其他19名游客中有8人是珠海地方税务局拱北分局的干部,其中有5名女性,3名男性。该局回应表示,8名员工是利用公休假期结伴参团旅游。

10月18日15时30分,创意旅行社的台湾导游曾庆华带着19人的广东团在嘉义的一家茶行品茶小憩,团员都表示很喜欢喝阿里山茶,有人买茶叶,有人买手工艺品,离开后即转往花东。茶行的监控摄像头所拍下的画面成了他们失踪前的最后影像。

10月23日,有电视媒体播出了一段失踪的创意旅行社导游曾庆华失去联系前拨打110报告前方山壁坍塌的录音,电话拨出的时间为10月21日中午12点6分52秒。在电话中,110的工作人员询问其位置时,曾庆华回答说在苏花公路上,大概八九公里到苏澳镇。工作人员询问其是否大概在114公里处,曾表示肯定。他还在电话中描述状况很危险,不久以后,曾庆华即失去联系。

救援目击记

“10月21日台北也在下雨,雨量不大。临近中午,我们已经知道东部水大,苏澳镇上大淹水,市区淹到两层楼高,变成一座水城。从苏澳到花莲的道路多处塌方,雨一直下,其间有人打电话进来,说有400多人受困于苏花公路。从苏澳起点往南112.8公里处大塌方,一辆车被土石流掩埋,游览车基本上都困在112公里到116公里这段。10月22日凌晨3点多,饥肠辘辘的受困游客们收到了台湾军队人员徒步背来的饼干、八宝粥、牛奶花生等食品,在受困之后第一次吃上饭。”台湾《联合报》地方中心记者罗建旺告诉本刊记者,他在10月22日一早赶到苏花公路东澳段入口的东澳桥,见到这里早已架设三角锥和黄色警戒线,不让人车通行,桥面满是碎石和黄泥,桥下东澳北溪湍急如浪,浑浊溪水如黄河奔腾。

一路行来,罗建旺看到,原来的柏油路面变成了流淌着黄泥水的小河,石块、树干横卧,越往山上,落石越多,有些石头比轮胎还大,严重崩塌处甚至高达三层楼。车道被土石覆盖一半,旁边山壁不时有雨水窜出,形成大小不一的瀑布,靠近悬崖处的水泥护栏被崩断,车辆蛇行闪躲,溅起一人高水花,压过崩裂路面,人被颠得弹了起来,像在溯溪。

罗建旺说他曾登上搜寻飞机从空中俯瞰苏花公路。“整个山头秃掉了,天啊,像刀子切下去一样!”在116公里处,已无法再前进,因为没路了,路整个塌掉,“往下望,腿都软了,长约150米的路基‘尸骨无存’,全滑落到数百米深的山谷,留下约一个足球场大的崩毁面,路面成了断崖。救援人员只好以大型挖掘机凿山另辟新路”。

“水很大,两边不断有土石崩塌下来,勉强探测到下午,打通了一条通道涉险进去。在打通通道同时,空中请了空军和海鸥救护队,飞到112.8公里到114.5公里处的大停车场,以空吊的方式接应受困游客。”罗建旺说,10月22日下午,直升机终于冲破阴雨天气飞到苏花公路救人。受伤的弘泰旅行社游览车游客,以及各车小朋友、老人,都先行离开灾害现场。

刘健鲁告诉本刊记者,因为有400多人等待上机,他决定带领剩下的部分游客徒步走出困境。安全人员在悬崖边的路上设置了一个便道,为徒步游客绑上安全绳,一步步往前挪动。“在最狭隘的部分,有落石下来,十分惊险,大家心里都很害怕,有几次想要退回,最后在确定暂时无危险后,坚持走下来。安全人员帮女性游客背行李,尽力保护大家。”

刘健鲁和他的游客们在18点多终于走出困境。“虽然夜幕降临,但仿佛看到了曙光。”随后,所有脱困游客在当地灾难应急指挥中心喝到热汤,吃到面包、馒头、花卷,换上干净衣服、拖鞋。贲晓峰所带的团队则于10月22日20点左右安全抵京。

10月23日的搜救,重点集中在112.8公里和114.5公里。112.8往南的方向已经掩埋了一辆旅游车(团员已经逃生),疑为弘泰旅行社的旅游大巴位置,114.5疑为创意旅行社大巴所在位置。到24日,搜救距离拉长到116公里处。“这个路段没有住家,所以只需要通过两边路口的入口监视器比对,在21日上午这段时间有多少车经过,就能确定有多少人受困。目前的统计数据基本没有问题。但是在116公里有一个很长的崩塌,是否有车从这里掉落,不能确认。”罗建旺说,也有部分路段相当完好。“失去联系的人员里也有台湾本地一对经营养鸡场的夫妇。我们在东澳到西澳方向发现他们的客货两用车,车子被发现时,是反锁的。车身完好无损,随身携带的雨具不在车里。由此搜救人员判断,车主熟悉当地路况,发现情况不妙时以为自己可以找到安全路线下了车。但是究竟是往北还是往南,很难判断。这对夫妇至今音讯全无。”

10月25日,在苏花公路大塌方第五天,失踪的20名大陆游客仍然没有音讯。台军方和搜救单位持续海陆空全方位搜寻,目前已寻获3具破碎的遗体、大巴车的残骸以及旅客包包、衣物,其中还有失踪大陆领队田园的旅行袋,里面有20本团员的证件。台湾有关部门表示,要经过DNA鉴定才可确定死者身份。

改道的台风和危险的公路

“最早的台湾游可以追溯到大概十几年前的大陆交流访问团,真正纯粹的观光团兴起于六七年前,那时台湾游没有正式对大陆开放,一般都是组团经第三地菲律宾、泰国进入台湾。正式有大陆观光团进台湾是在两年前,马英九成为(台湾地区)领导人后,两岸关系有很大改善,到台湾旅游的游客量因此大增。”为多家旅行社担任兼职导游的台湾本地人唐季和非常熟悉台湾游的来龙去脉,他告诉本刊记者,“以前台湾的游客,包括交流团和经第三地进入的观光团,一年不到20万人。自从台湾对大陆旅游开放后,去年交流加上观光的人数达到90万,今年过百万。”

目前大陆旅行团赴台游线路一般为台北—台中—高雄—花莲—台北,行程共8天,费用在5200~5500元人民币左右。包括国旅、中青旅、康辉等旅行社开设的台湾游线路都基本一致。这条线路的终端——从花莲返回台北的路程都必经苏花公路。神州国旅石景山门市部的工作人员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我自己去台湾旅游的时候,也是从苏花公路返回的台北。苏花公路是从宜兰到花莲唯一的一条公路,它临海通道的沿途风光,已成为台湾游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游客们乘汽车在苏花公路上飞驰,美丽而气势磅礴的西太平洋风光扑面而来,脚下是飞驰而过的悬崖峭壁,风光绝美。”

苏花公路从台湾东北部的宜兰县开始,终点是花莲县花莲市,全程总计308公里。宜兰县三面环山,一面临海,地处中央山脉北端,有多条大河穿插其间,是台湾著名的旅游胜地。最初,宜兰县只是台湾平埔族人的一个小村落,到清代才逐渐发展为城市。宜兰县盛产兰花,在平埔族语中宜兰县被称之为蛤仔难、甲子兰或噶玛兰、兰阳,清光绪年间县名被雅称为“宜兰”。

著名的苏花公路北起点位于宜兰县的苏澳小镇。苏澳镇在宜兰县的东南方,东临太平洋,具有蜿蜒狭长的海岸,是一座宁静如画的海边渔乡。传说,清嘉庆年间有位名叫苏士尾的人,最先率众在此地开垦,于是人们就以苏士尾之姓“苏”字,配以当地人称这种水边弯曲的地形为“澳”,命名为“苏澳”。

唐季和说,苏花公路北段从宜兰县苏澳镇至南澳乡,这段公路的曲折迂回可以说是九曲十八弯。而在公路的106.4公里处有一片腹地开阔的避车道,这里是眺望苏澳港全景的绝佳位置。苏花公路经过一连串的弯曲曲折后,到东澳开始下坡,沿途风光舒缓平静。“路险、崖峻、弯道多是苏花公路的最大特点,很多游览这条公路的旅人都惊叹于此。而在这些险峻的路段中,清水断崖尤甚。清水断崖是崇德、清水、和平等山临海悬崖连接而成的大块石崖,前后绵亘达21公里,有的悬崖几乎成90度角,直插入太平洋,这段悬崖高度均在800米以上,皆为片麻岩和大理石组成,质地坚硬,不易风化崩坠。苏花公路便盘旋于这段山间峭壁,是整条苏花公路最惊险壮丽的代表景观。早在清代,‘清水断崖’就被誉为台湾八景之一。游客通常乘坐旅游车沿苏花公路从宜兰县前往花莲,汽车自和平穿过长长的和平隧道,再经过和中、和仁隧道,清水断崖的峭壁悬崖,遂在眼前层层叠叠伸向远方。车行于此,旅客只见波涛汹涌的海水,看不见前方的道路,顿觉心惊胆战。以峡谷和断崖为特色的太鲁阁国家公园是苏花公路沿途最美丽的景点。”

然而,这条被形容为“台湾最美公路”的依山傍海通道,同时也是一条“体质脆弱”,时常隐伏不测的“天险之路”。

苏花公路的起源,可上溯至清代光绪年间,钦差大臣沈葆桢派员费时两年开辟的苏花古道,时称“北路”。此后历经修整和拓宽。台湾光复后经修缮定称“苏花公路”,仍只有单行。直到1990年完成双线拓宽,方可同时双向行驶。

由于苏花公路沿途经过多处山峰,而这些山体大多以土石结构为主,很容易发生塌方或滑坡,造成人员伤亡。也正因如此,从上世纪70年代起,途经该公路的重要客货运输均已转向铁路,苏花公路则转为以景观公路、采石运矿和区域性交通为主。尽管如此,台湾“公路总局”的有关统计数字显示,自2002至2009年,苏花公路曾经发生过7次较大的塌方事故,仅因大小塌方而致道路单向或双向中断受阻的次数多达202次。这次事故是该公路78年来最严重的一次。“每逢下大雨,当地就会封路”,有当地人士甚至称之为“死亡之路”。

“虽然公路总局在山上做了很多防护,但是这里的地质结构不够坚硬,宜兰县属冲积平原,又靠着太平洋,雨天很多,因此有‘雨乡’之称。一到雨天,苏花公路的安全性便大大降低。花莲是个农业县市,以生产蔬果和农作物为主要经济支柱产业,陆运到台北市场,只能走省级道路苏花公路,否则就要经台东往南绕过大半个台湾,这样运费至少增加一半以上,所以本地人希望能在宜兰和花莲之间修建一条更安全的高速公路。然而,台湾很重视环保,开新路前要经过环境评估,而环保团体认为开路要建隧道,会破坏苏花公路绝美的生态环境,而且就算修建了高速公路,也不能百分之百保证安全。”罗建旺告诉本刊记者,地方改善派和环保人士的拉锯战至少持续了20年,在此期间,苏花公路只是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改善和养护。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驻台记者彭玉冰告诉本刊记者,10月18日,她注意到,台湾气象部门特报,“受台风‘鲶鱼’影响,宜兰及花莲地区有暴雨,海上、陆上有强风,提醒民众,未来几天要避免前往海边、山区和溪流活动”。然而,在从山区采访回台北的一路上,她仍“看到一辆接一辆满载游客的旅游大巴士,在暮色中,在厚重的能见度很低的雾气下,仍然转着笨重的车身,行驶在窄小的林中山道上”。和她同车的观光局长告诉她,这些都是大陆来的观光团。

10月21日,台湾气象部门再次明确指出,台湾可能淹水的警戒区包括宜兰的苏澳镇等,提醒民众应避免到海边活动。遗憾的是,已经有太多的车,拥堵在了台湾东海岸线上。一种解释是,被形容为近20年以来西北太平洋和南海出现的最强台风,也是今年全球所生成的最强台风“鲶鱼”路径怪异,原本扑向海南岛,又来个L形转弯,朝北、东北前进,并没有直接登陆台湾。“在台北有雨,不大。大部分人觉得没事。虽然已经封海,但是因为雨量没有达到公路局规定的每小时50毫米的标准,所以苏花公路没有封路。10月21日早上10点多,雨量开始增加,11点半开始封路,但此时已经有很多旅游巴士进入了公路。”香港《南华早报》驻台记者Lawrence告诉本刊记者,在30个小时内,苏澳单日雨量近千毫米,创下气象局平面测站历史纪录,超过莫拉克,邻近乡镇也都冲过600毫米。

台湾方面的旅行社曾解释称,10月21日早上雨量不大时,他们曾询问过游客是否改乘火车。“有的团接受了,有的团游客不同意,一部分人是听说这条路风景很美,希望能坐游览车环岛游,另一部分人认为改乘火车要加钱,这是旅行社违约,应该由旅行社赔偿。所以最后很多旅行团还是选择了坐游览车。”

唐季和说,台湾的火车有环岛铁路网,在苏花公路最危险的那段路有80~90公里可以乘坐火车,从花莲到苏澳仅需1小时,票价182元新台币,像日本和韩国许多团费较高的团,往往走铁路,花钱买安全。一般说,大陆团选择以公路为主要方式,“一方面景色不错,另一方面成本低。如果坐火车,一个人要增加250元人民币的成本”。实际上,很多大陆观光团的团费并不低。“最早以交流名义入台的10天游,费用每人大约3万元,吃住都是四星和五星级标准,此后非正式的观光团费用有所降低,保持在9000元到1.3万元左右,现在的观光团以7日游为主,机票由大陆方面负责,台湾地接社负责台湾方面的吃住行,一个团人数最少在25人到36人之间,这样团费就能便宜。团费越便宜,就越需要增加沿途购物点的停留。”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