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者来信 > 正文

跟幸存的家乡道声好

2010-11-09 12:34
一天中午,老公打来电话,说老婆你幸亏嫁给了我。我问为什么,他说你嫁给了我再怎么穷家里还是有田有土有房,我们那老山界上的田土无论如何都不会被征收掉。

一天中午,老公打来电话,说老婆你幸亏嫁给了我。我问为什么,他说你嫁给了我再怎么穷家里还是有田有土有房,我们那老山界上的田土无论如何都不会被征收掉。

一细问,原来老公他们正在打钻的黄花镇整个镇上的土地都被当地政府强征了,卖给了一位日本老板,人均才10多万元,连一点住房补贴,最多的一个家庭也不过200万元。这点钱到城里也仅仅够买一套房子,对于只会种田种地的农民,失去了田地失去了家园,他们能干些什么,靠什么生存?这些似乎没有人来为他们考虑。因此,当地的农民三天两头来阻工,老公他们的工程不时地被迫停下来。按理说,老公他们应该跟当地农民是站在对立面的,他们阻工,老公他们就没法工作,就没有收入。但是,几乎所有的农民工都是站在当地农民这一边的。因为他们阻工不用武力,而是血泪控诉。他们看着自己曾经赖以生存的庄稼地被推土机推得一坦平阳,一个个站在那儿痛哭失声。老公他们这些农民工由此想到了自己的家园,自己的故土,谁能对自己生活了一辈子的土地轻易地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呢?

可是,他们的阻工无法阻止政府开发这块土地的决心。每阻一次工,不久便有警车呼啸而来,全副武装的警察跳下车将阻工的农民全部驱散。没有人理会他们的哭诉,也没有人理会他们的据理力争。老公说,今天那些警察又来了,说再有人阻工就抓住关起来,还说明天日本的老板会来视察工地,要他们表现好一点。老公说那些失地的农民真的很可怜,他们一个个都无精打采,说起以后的生活就一脸忧伤。我心里一阵酸楚。

老公说,我们这些做工的都觉得自己很幸运,我们的老家虽然穷,虽然边远,但是,土地和房子还是自己的,不会有被强迫拆迁的危险。我就在心里想,老公说得对,所有从山沟沟里摸爬滚打出来的人,都要跟自己还幸存的家乡道一声好。

湖南安化  蒋英姿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