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无肠公子有身价

2010-10-18 11:10 作者:刘俏到 2010年第41期

秋风起,蟹脚痒。阳澄湖的大闸蟹早已登出广告,每斤两三只的精装礼品蟹,起码要卖300元。即使刨掉包装和配料,同样大小的简装版,每斤价格也要超过100元,能抵我一天的工资。果然好贵,难怪这家伙有个外号叫做无肠公子,只怕就是因为它贵得没心没肺没肝肠。还有荀子说过“蟹六跪而二螯”,明明八只脚的无肠公子硬生生地被他弄成残疾,真令人怀疑那是因为蟹太贵而他从来就没有好好吃过。

螃蟹当然好吃,自古而今都好吃。吃得最猖狂的是魏晋名士毕卓,声称:“左手持蟹螯,右手持酒杯,拍浮酒池中,便足了一生。”不过像我这种注定只能“被中产”的工薪阶层,更愿意请问他是不是养蟹专业户。这自然是开玩笑。据说毕卓做过吏部侍郎,是中央政府机关的干部,想来吃点螃蟹还是有条件的。我绝不是说领导干部吃蟹就有腐败之嫌,我只是想说,古代无肠公子的身价有可能是很低的。

魏晋时期的蟹价如何,已无从考证,可以拿来比较的是明清时期的蟹价。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写过一次总消耗量达七八十斤的螃蟹宴,同样是“一斤只好秤两个三个”的个头,精通九九乘法表的刘姥姥算过价格。“这样螃蟹,今年就值五分一斤。十斤五钱,五五二两五,三五一十五,再搭上酒菜,一共倒有二十多两银子。”按曹雪芹生活年代的米价折算,相当于每斤10元而已。相信封建官僚家庭的荣国府,采购的螃蟹必定是当时的高档品牌,而价格却是眼下的十分之一,看来我们的养蟹户们真要感谢这个好时代。

如果再穿越一点历史,我们可以到明朝《金瓶梅》的年代吃吃蟹——众所周知,那宋代故事的背景下,写的是万历年间的衣食住行。《金瓶梅》里,吴月娘曾经买了“三钱银子螃蟹”,中午好好吃了一顿。考虑出席蟹宴的人数较《红楼梦》那次少了一半,而且没有像宝玉黛玉那些男女文青一样吟诗作赋延长就餐时间,所以总体分量就比照《红楼梦》蟹宴的四分之一算——按20元一斤好了,如此算来不过5元一斤。可怜的无肠公子,真的是生不逢时啊,可那究竟是命贱还是CPI贱呢?

且慢,螃蟹难道只是在新时代做了主人然后拥有的高身价么?不一定。宋人笔记《闻见后录》记载,宋仁宗有天吃饭,端上来一盆螃蟹共28只,于是随口问了问价格,左右回答说每只“值一千”,结果该领导很火冒,以勤俭节约为由硬是没吃。宋仁宗年代的1000文,相当于现在的300元。300元一只的螃蟹啊,那得多大个头啊,并且肯定没有喂过避孕药吧。最令我嘴馋的是,那么有身价的螃蟹,领导最后居然不肯吃,白白便宜了那帮端盘子的宦官和宫女。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