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1999 迎接新世纪

2010-10-12 10:47 2010年第42期
苗炜 像“自由”这样的字眼儿

1999年的年首,胡泳为《三联生活周刊》写了一个封面故事《千年末,臭虫咬了我们一口》,讲述千年虫带来的电子灾变。胡泳是2000年离开《三联生活周刊》的,1999年他写的更重要的封面故事其实是《PC太阳落山了》与《中关村元年》。在2000年,他已经在《PC太阳落山了》的导言中预测:“3年后,用计算机上网的人将下降到64%,原因很简单:有众多更小巧、更便捷的信息电器应运而生。”在《中关村元年》的导言中,他则预示:“中关村绝对是观察21世纪中国的重要指标,它将和深圳、浦东一样,充当‘发动机’。”今天来回顾,不能不赞叹他在当时的敏锐。

1999年的迎接新世纪,《三联生活周刊》策划了三个重要的回顾性封面,它们分别是第17期《美国世纪》、第20期《自由是否真的来临》与最后一期的《民主的挑战》。这三个封面都由苗炜来负责,所以,这一年他成为了主角。这三个封面,第一个,希望回顾与反思美国对20世纪的决定性影响;第二个,希望通过殖民文化百年之终结,来讨论殖民帝国崩溃后,原殖民地民族是否真的获得了自由;第三个,是讨论“冷战”结束后,全球所面临的问题:民主真的来临了吗?这三个大题目在当时确实极具挑战性,它们也确实是当时苗炜特别愿意去钻研的问题。

苗炜其实从1997年起就开始表现出对国际政治,尤其是对民主、平等、自由,这样的话题的向往。他的擅长是读书,这三个封面其实是他的读书笔记的记录(《自由是否真的来临》是他与吴晓东一起操作的)。在《美国世纪》里,他选择了20个关键词的连接,在《民主的挑战中》,他又试图将推倒柏林墙、苏联瓦解、波尔布特这些政治性人物与事件做连接,但他的阅读确实难以帮助他来解释这之间的深刻关系。

这一年,还有一个重要的封面故事是高昱对天津摩托罗拉的调查,我们希望来深入考察一个进入中国的跨国公司的结构与现状。这个在当年已经算篇幅长大的封面故事的导言中引用了时任美国劳工部长的一个说法,他说,下个世纪,“将不存在国家的产品或技术,不再有国家的公司和国家的工业,也将不再有国家的经济,至少不再有像我们一贯了解的那种概念”,也非常前瞻。

像“自由”这样的字眼儿

“我挺高兴在那个时候知道了哈耶克,也挺遗憾那时候还没看过以赛亚·伯林,不知道什么叫消极自由。我挺高兴阅读历史书的兴趣保留了下来,也挺遗憾,那时候根本不知道有《列宁墓》、《印度的夏天》这样的书。我挺高兴那时看了托马斯·卡莱尔对伟大人物与历史的描述,却不知道他还曾经说过,法律和政治并不是我们的生活,只是我们生活其中的房屋。”

◎苗炜

……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