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国美争端的中国商业样本:陈晓之欲

2010-10-11 11:00 作者:吴琪 2010年第40期
“很多公司事务黄总认为可以做,陈总认为上市公司这么做不合适。时间长了,黄总的心理就变成我交代的事情你办还是不办,我还是不是老板”。一旦交恶,新仇旧账以及恩怨是非,在舆论的推波助澜中层层放大。狱中黄光裕面对权力即将完全失控的想象与恐惧,狱外陈晓在市场、资本、舆论的压力下,都不再是常态下的自己。

陈晓最后一次见到黄光裕,是在2008年11月16日晚上。按照陈晓在国美的工作习惯,经常忙到夜里二十一二点钟,然后回到凯宾斯基酒店休息。黄光裕则是有名的“早上从中午开始”,第二天天快亮了才会回家。客居北京两年之久的陈晓,此时已有退出国美之心,个中缘由,他很少向外人说起。黄光裕听到陈晓说要离开,没有明确表态。客客气气的两个人,并非无话不谈。

这不禁让人想起2006年的夏天,当永乐与国美最终决定签约并购事宜的前夜,陈晓在位于上海康桥永乐总部的办公室,黄光裕坐在北京鹏润大厦的18层,两人来回传真了几封信。黄光裕是让人打印出来传真,陈晓则直接在传真纸上手写,一来一回,各写了五六封,那种热切的场面,互称老兄,谈的“全是高屋建瓴的行业理想”。

拿下永乐,黄光裕布局已久。甚至连他期盼多时的中关村并购项目,也交由律师邹晓春带了一个团队去谈判。从2001年认识黄光裕开始,邹晓春惊诧于黄光裕与资本市场结缘的动力,几年下来,在接触过若干个企业后,当上市公司中关村进入视野,黄光裕将此重任交给了邹晓春。邹晓春说,两相比较,国美并购永乐的机会昙花一现,而没有了中关村这个“壳”,还可以去寻找其他可能。对黄光裕而言,永乐不过是国美吞下的又一个猎物。不同的是,作为行业老三,它的分量够足。

永乐之于陈晓,则是他赖以生存的根基,放弃永乐的载体,陈晓以为自己进入了一个更有作为的舞台。

黄光裕在2008年11月17日突然消失,陈晓惊愕之余,仍然没有站到主角的位置,魏秋立和王俊洲是黄光裕授权的老臣子。直到2009年1月16日,黄光裕正式辞去上市公司一切职务,陈晓出任国美电器董事局主席,同时兼任总裁。黄光裕只能通过律师获得公司信息并向外传话。对于公司内部出现的情况,狱中的黄光裕开始毫不慌张,他告诉律师张庆方:“以前的事情就不用提了,原来公司高管就没有轮流来告状的吗?”黄光裕在牢里焦虑的,一个是孩子还这么小,一个是将来公司怎么办。管理层向黄光裕提出希望实行股权激励,黄光裕像往常一样没有太当回事,认为时机不合适。黄家姐妹对管理层的态度很谦和,当时对陈晓也十分客气:“我们没有取代你的意思,假如永乐和国美合并后你没留下来,黄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姐妹去上海找你,你也是会帮忙的。我们只是希望在董事会,你像大哥哥一样带一带小妹妹。”陈晓也曾经表态,对黄总负责,就是要把公司管好。

交恶几乎毫无预兆,张庆方律师猜测导火线是某财经媒体采访陈晓之后写的一篇关于“去黄光裕化”的报道。张庆方把这篇文章复印带给黄光裕,“我给他看之前特意解释了一下,你别生气,这不是陈总的风格。黄总当时手一挥,这个以后再说”。

看完报道后的黄光裕,语气变了,措辞也很强硬。多次质问,管理层还是不是他的人,公司还是不是他的公司。在张庆方的观察里,黄光裕一方面担心陈晓生变,一方面又在缓和双方关系,在这个微妙的平衡里,“很多公司事务黄总认为可以做,陈总认为上市公司这么做不合适。时间长了,黄总的心理就变成我交代的事情你办还是不办,我还是不是老板”。

一旦交恶,新仇旧账以及恩怨是非,在舆论的推波助澜中层层放大。狱中黄光裕面对权力即将完全失控的想象与恐惧,狱外陈晓在市场、资本、舆论的压力下,都不再是常态下的自己。

中国家电零售业是为数不多的行业内并购大戏频频上演的战场,市场竞争最充分化,民营企业家的个人烙印也极为深重,明星企业家聚集。这场围观者甚众的争夺,企业家群体或是职业经理人群体,都在戏里或多或少看到了自己的身影。事件也因此在被重重解读中愈演愈烈。

西方上演了上百年的创始股东与职业经理人大战,被套用在了这个中国国情浓厚的案例中,标本意义非常值得深究。

本期封面故事目录如下:

        国美争端的中国商业样本

34   陈晓之欲

36   陈晓之欲与黄光裕之痛

黄光裕最吝惜两点,一是股权,二是控制权。问题是:这两权能够分离吗?

目前陈晓希望谋取的是黄氏股权吗?当然不是。32%的股权,无论如何增发并稀释,短时间内,黄家一股独大格局并无可能破解。陈晓希望的是拿下控制权,而非股权。

陈晓之欲,何为尽头?并无答案。大家只是在跟着黄光裕一道想象未来的危险。在此种情势下,陈晓无论胜负,舆情其实已有判定。只是,这是一个很悲情的结局。

记者◎魏一平   吴琪   杨璐

……

42   陈晓卖掉永乐之谜

时过4年,陈晓将永乐卖掉的举动,老股东和当时的职业经理人依旧难以理解。这是老股东们追随陈晓创业十余年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严重分歧。永乐并入国美,原高管在家电行业的职业生涯一致终结。唯陈晓孤身进京,彼时他与黄光裕产生的惺惺相惜之情,让他在更高层面上推动家电大业的愿望,看似有了真实的舞台。他将此举看做“一个老板与另一个老板的合作”。

而陈晓入身国美后的现实,看来与他的初衷相去甚远。回望卖掉永乐的冲动,陈晓不得不正视,他作为企业家的生涯实已终结。而黄光裕突然身陷囹圄,使他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迎来了一个企盼已久的舞台。

主笔◎吴琪

……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