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个人问题 > 正文

晚点28小时

2010-09-13 13:49 作者:老S 2010年第36期
怕什么就来什么。为了折扣,还在计划河西走廊行时,妻子订了返程的机票。3000公里外的敦煌与武汉没有航班,只能在兰州转机。两班飞机中间隔两个多小时,订票的时候,妻子反复念叨:“不会因天气原因耽误了两班衔接不上吧?”

怕什么就来什么。为了折扣,还在计划河西走廊行时,妻子订了返程的机票。3000公里外的敦煌与武汉没有航班,只能在兰州转机。两班飞机中间隔两个多小时,订票的时候,妻子反复念叨:“不会因天气原因耽误了两班衔接不上吧?”

事实证明,一路下来阴天我们都没碰到过,倒是热辣的太阳晒得我脸脱皮。8月17日下午依然是赤日晴天,我们早早来到了敦煌机场。17点半有经停兰州的航班,正常的话,19点左右就能到达兰州。晚上21点多钟我们有飞往武汉的机票。这是一个不错的时间安排,23点左右到达武汉,从距离市区遥远的天河机场打车回到家中,也不会超过零点。但进入机场大厅就觉得不对劲。敦煌机场大约一个规模稍大的巴士站,每天的航班不过10多个,不该是个拥挤的空港。16点到航站楼时,大厅里的人却并不少。办登机牌时收到的第一个坏消息是,上午到乌鲁木齐、西安的航班都还没发出去,这些比我们早的航班什么时候能飞一直没个准信。妻子侦查一番后得到更糟糕的消息是:三危山旁边的停机坪空空如也,一架飞机也看不见。过安检的时候,广播用中、英、日三国语言把这丝侥幸也给击得粉碎:抱歉地通知您,因为航路管制,航班延误……

并不宽敞的候机室里很热闹:三四个航班的乘客同时候机,连头等舱专用候机室、收费不菲的咖啡茶座都人满为患。打扑克的,玩电脑的,看书的,聊天的……乘客们训练有素,自得其乐地重复着各种杀时间的妙招。实在等累的人占着两三个位置睡觉,后进来抢不到位置的,就干脆席地而坐。几个老外则闲庭信步地在候机室内兜圈子,让你误以为置身异国某个长途汽车站的候车室。

值班柜台的服务员态度不错,倒是答应帮我们协调后续的航班。随着时间慢慢流逝,期待中的飞机轰鸣声始终没有出现。很快就过了17点半,接着又是一小时过去了,除了广播中亲切的声音通知航班延误外,始终没有人告诉具体的航路管制的原因。到了19点多钟,服务员开始分航班发放晚餐——一盒快餐面,两根火腿肠。先是上午的航班,接着是下午早些时候的航班,发到我们17点半钟的航班,已经过了20点。肚子的确是饿了,何况连地勤人员都过来帮着烧开水,大家也不好意思挑剔,有总比没有强。

敦煌的天到21点多钟才完全黑下来,夜色降临似乎让人暴躁起来。候机室内弥漫的快餐面味道还没怎么散去,值班柜台开始有了按捺不住火气的人。最初不过一两个嗓门高一些的人,质疑究竟是什么样的航路管制原因。这样的吵闹就像导火索,更多人聚集过来。服务员一遍一遍地解释,但刚才还悠闲的人们似乎都暴躁起来。最开始不过问具体的航路管制原因,不一会儿就加码到要见机场的领导。有意思的是,几个老外也受了鼓励,上前去围着服务员嚷嚷。一个老外说,我要向意大利领事馆去投诉。旁边有人帮腔说,赶快叫你们领导过来解决问题,国际友人啊。

领导没这么快出现,微博上的消息倒很快。有同样的倒霉蛋在网上直播,说在兰州已经等了6个小时。他知道的是嘉峪关和敦煌机场都关闭了,据说是军事原因。到了22点多,大约是飞机的确无望了,终于有领导出现,安排将其他航空公司的航班乘客送到了宾馆休息。我们这家世博概念的航空公司没有给机场回话,所以只好在机场继续等下去。23点一刻,我们也终于被拖到了宾馆。快餐面不顶饿,这时候敦煌的夜市正酣,吃点消夜正好。洗漱完毕躺下刚睡得迷糊,凌晨两点半,电话铃响了,不用问,走吧,准是飞机来了。到机场后第一件事还是解决签转兰州到武汉的飞机,机场出具了一纸晚点证明,说到了兰州凭这张证明,航空公司会安排航班。18日清晨4点半,我们终于乘飞机离开了敦煌,此时距离本来的出发时间已经晚了11个小时。

噩梦并没有结束。凌晨6点10分到了兰州,航空公司说,其他航班没票,只能安排23点多的那班飞机。此时的我们连争吵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任航空公司拖到中川机场的航空宾馆住下,等待晚上的航班。到底是大公司,这一天我们告别了快餐面加火腿肠,有了航空餐果腹。不断起落的飞机轰鸣声并没有过多打扰我们的瞌睡,直睡到下午。

不幸的是,这趟从乌鲁木齐起飞经停兰州的航班又一次晚点了。我们深夜23点才被拉到机场,凌晨零点多,载我们回家的飞机终于落到了兰州机场,1点半,飞机起飞。19日凌晨3点,在一路颠簸后我们终于回到了武汉天河机场。本来,28个小时前,也就是17日晚上23点我们就该站在天河机场的。取完行李差不多凌晨3点半,没有的士,航空大巴也下了班。接这家世博概念的航空公司空乘人员的车扬尘而去后,就只剩下几辆黑车在航站楼前游弋。一番讨价还价后,我们坐上了一辆黑车。这辆车还有点小机关,左边门的把手一碰就掉了,司机振振有词地说,朋友,这个你得赔。还好我和妻子好歹都算武汉本地人,跟着抖狠和耍赖。最后到家后,车钱140元,想想平日“打的”大约100元,这兄弟熬到半夜,而且还耗费脑力想机关,多40元还真算靠谱。

听说我的晚点奇遇后,有朋友建议我打官司。百度一下发现,军事原因算不上是航空公司的责任,而且这家公司要求买20元的航空旅行保障计划,最多赔1000元。罢了罢了,多么奇妙的经历啊,这块伟大的土地上,个人某时某地的生活也许远比影视作品更戏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