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美女的私印

2010-09-13 13:16 作者:刘俏到 2010年第36期
网上有人问:去除口红印最快的方法是什么?先不看答案,单看这问题就藏着故事。作为猥琐的联想主义者,我首先关注的是:如何使用和去除口红这是女人的专业,所以提出这问题的应该是男人。接下来的联想就是,为什么要“最快”地去除口红呢?无非形势紧迫,不容慢慢想办法。何谓形势紧迫?无非是在不正确的时间有某个女人给自己的衣服印上了一个不该出现的口红印。

网上有人问:去除口红印最快的方法是什么?先不看答案,单看这问题就藏着故事。作为猥琐的联想主义者,我首先关注的是:如何使用和去除口红这是女人的专业,所以提出这问题的应该是男人。接下来的联想就是,为什么要“最快”地去除口红呢?无非形势紧迫,不容慢慢想办法。何谓形势紧迫?无非是在不正确的时间有某个女人给自己的衣服印上了一个不该出现的口红印。

男女之间因为不该出现的口红印而大打出手,这已经是影视剧里相当落后的桥段,自上世纪80年代兴起,到眼下渐趋没落。不过,谁又知道哪个精灵古怪的女友会不会复古地恶作剧一下呢?

口红,现在通常叫唇膏,古代有时叫做檀膏,与其制作流程中檀香等香料的运用有关。口红印是自古而今都能令男人意乱情迷的女性印记。贺铸说:“缨挂宝钗初促席,檀膏微注玉杯红。芳醪何似此情浓。”美女留在酒杯沿上的口红印,让北宋的贺先生无限留恋,难怪王家卫在《色·戒》里让汤唯不厌其烦地这样印了三次,男人的性情到底是有历史渊源的。

欧阳修说:“臂上残妆,印得香盈袖。酒力融融香汗透,春娇入眼横波溜。”臂上残留的口红,来自昨夜的激情还是今天席上的打情骂俏?秦观说:“不忍残红犹在臂,翻疑梦里相逢。”显然念念不忘旧情人,而且还想再爱她一次。而元稹撰《莺莺传》:“及明,睹妆在臂,香在衣,泪光荧荧然,犹莹于茵席而已。”如梦似幻魂牵梦萦,足令你我相信那不是买春或是纯粹的一夜情。

仿佛是为了确认和圈定自己的领地,女人对于自己私印的喜爱仿佛由来已久。记得1100多年前,有个47岁的老小伙韩偓考中了唐朝的进士。在按照惯例举行的进士宴上,韩偓收到了不具名美女送来的一方精致丝帕,打开看时,上面也无字来也无画,只有口红和画眉的印痕。这其中的含义,自然连傻瓜都知道,韩进士的兴奋更是溢于言表——有他诗词为证:“解寄缭绫小字封,探花筵上映春丛。黛眉印在微微绿,檀口消来薄薄红。”而且韩进士还在诗末直抒其志:“帝台春尽还东去,却系裙腰伴雪胸。”一位美女笼络一位男人的目标如愿达成。

可是韩偓的时代终究过去,如今男人身上的口红印总是显得不合时宜。大概正因为如此,才有人急急在网上寻求良策。那么就回到那个急迫的现实问题吧:去除口红印最快的方法是什么?目前能够看到网友提供的回答中,最无厘头的是:删掉。最需要勇气的是:拿火烫掉。最不负责任的是:擦在狗狗身上,狗毛比较容易擦掉。最可遐想的回答则是:再被亲一下,原来的就没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