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摇滚乐的春天?

2010-09-13 14:33 作者:王晓峰 2010年第35期
8月27日,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一场名为“怒放”的摇滚乐演出将集结中国摇滚黄金时代的人物:崔健、唐朝、黑豹、何勇、张楚、郑钧、许巍、汪峰……这样的演出阵容过去从未出现过,而且演出总制作成本超过600万元,已经达到目前室外演出成本的最高档,摇滚乐难道从1994年以来再一次走进春天?

8月27日,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一场名为“怒放”的摇滚乐演出将集结中国摇滚黄金时代的人物:崔健、唐朝、黑豹、何勇、张楚、郑钧、许巍、汪峰……这样的演出阵容过去从未出现过,而且演出总制作成本超过600万元,已经达到目前室外演出成本的最高档,摇滚乐难道从1994年以来再一次走进春天?

600万元投入,这对于一场摇滚音乐会来说风险是很大的。与现在雨后春笋般出现的摇滚音乐节相比,“怒放”摇滚演唱会无论从制作成本到乐手酬劳都已达到国内摇滚乐演出的极限,而一次音乐节的制作成本大约在200万元左右。可以说,中国摇滚乐20年来从未享受过如此顶级般的待遇。

从这个演出阵容来看,会发现,除了汪峰、唐朝、许巍之外,其他人在最近4年内都没有出过唱片专辑,甚至有些人在过去几年的演出每年不足10场。但是最近这两年,摇滚乐队发现,演出逐渐多了起来,甚至连从来不喜欢演出的张楚去年也有七八场演出,今年也有6场演出。黑豹乐队今年已经有30场左右的演出。黑豹乐队鼓手赵明义说:“前些年黑豹乐队的演出出场费已经降低到几万元一场,跟以前最高20万元一场差得太大了。”演出市场是一个风向标,似乎标志着摇滚乐的回归。

摇滚乐的演出市场一直不稳定,上世纪90年代早期,随着中国摇滚乐群体现象的出现,一度刺激了演出市场,当时很多摇滚乐队每年都有不少演出机会,但是崔健在1993年的一次演出中由于说了几句让上面不高兴的话,文化部门一度关上了审批摇滚演出的大门。黑豹乐队当时每年能演二三十场,但之后几乎没有一场演出,摇滚乐队不管到任何地方演出,都必须有北京市文化局开出的介绍信,但这个介绍信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没有任何摇滚乐队拿到过,因此地方承办演出的部门不敢让摇滚乐队演出。后来情况有所好转,摇滚乐队终于可以演出了,但是何勇在首体的一嗓子“李素丽漂亮”又让摇滚乐演出回到了冬天。直到1998年,摇滚乐演出市场才慢慢回到正常状态。

2007年,“二手玫瑰”在北展剧场演出,北京文化局的某位领导表态:你有本事就演,你申请我们就批,由市场来决定你。

但是自从进入本世纪,由于互联网的普及,人们越来越习惯通过互联网下载音乐,本来摇滚乐的唱片市场就不大,网络免费下载很快就波及他们,如果在唱片制作上稍微讲究一点,成本会很高,那么,出版的唱片几乎血本无归。全国各地的音像批发市场慢慢开始以批发盗版为主,音像零售店的准入标准也有问题,对销售盗版音像制品没有很好的处理办法,凡此种种,音乐行业在进入新世纪被打得七零八落。直到最近几年,随着国家对文化产业的扶植与关注,摇滚乐演出市场才逐步复苏。全国各地的摇滚音乐节的出现就是一个标志,地方政府认为摇滚音乐节与普通演唱会不同的是,它能直接促进消费,拉动GDP的增长。

现在的摇滚乐环境与过去完全不一样了,受众群体和消费习惯也不一样了,这些在20年前就出道的乐队,虽然他们的音乐水准和状态都慢慢在走下坡路,但今天仍然能具有很大的影响力。主要原因就是他们都赶上过一个唱片时代,曾经留给过人们共同的记忆,共同记忆在今天就意味商业价值。赵明义说:“1990~1992年的时候,每个能播放摇滚乐的地方几乎都是我们这些人的歌儿,我们随便演,而且我们很快就能排出了我们的专场演。”当时崔健、唐朝、黑豹、何勇、窦唯、张楚、郑钧这些人确实创造了摇滚乐的春天,他们那批摇滚歌手都曾给人们留下一批经典歌曲。但是90年代后期出来的摇滚乐队,几乎没有再留下过让人印象深刻的歌曲,摇滚乐在没有形成大众化的时候就被分众化,共同记忆变得越来越少。

新一代摇滚乐队似乎已经适应了这种以小众为中心的生存方式,他们不介意网络免费下载,甚至更愿意配合网络传播方式,把自己的作品传到互联网上供人们下载。唱片时代的摇滚乐队对这样的转变感到不适应。赵明义说:“我们的第五张专辑花了很多钱,在英国做的缩混,去美国做的母带处理,但是怎么样呢,血本无归,跟理想值相去甚远,大家谁还敢出专辑,宁可出单曲嘛。现在很多乐队都有不少作品,但是没有唱片公司敢出。”

张楚作为一个一直游离于摇滚边缘的歌手,对这20年间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反倒没什么担忧的,在环境最好的时候,他不是最大的受益者,在环境最糟的时候,他也不是最大的受害者,所以他能从自身角度来看待时代变迁给这个行业带来的问题。他说:“数字化时代对这个行业影响非常大,对我有影响,影响决定我作为一个人的生活品质的好坏,但不决定我能不能创作出一个非常好的作品。从那个时代到这个时代,我觉得音乐的灵魂是不会变的,打动人的音乐魅力是永远不会改变的。改变的是社会人们对它的需要,可能这个时代需要这种,那个时代需要那种,对音乐的功能需要是变的,但作为艺术家对音乐的灵魂是永远不变的。”

唐朝乐队的丁武说:“我现在做音乐还是要求,最起码在投资方面可能没原来那么多,自己多下点工夫,买最好的电脑,最好的监听,最好的设备,能在自己家完成的就在自己家完成,现在高科技还是有优势的一面。现在制作完了发行又是一回事,你自己发不了,得让发行去发,可能没有保底了,卖一张是一张了,其他都是盗版,对这市场没辙。我想这种方法只能让自己心态平和。”

一些适应了当初摇滚乐进入半商业时代的摇滚乐队在新时期受到的冲击都很大,而且直接冲击到的是他们的生存,虽然后来摇滚乐演出市场有所起色,但是从本世纪初到现在,几乎所有的摇滚乐演出都以赔钱为主,因为不管从投资方到主办方都缺乏操办摇滚乐演出的经验。摇滚音乐节虽然现在风起云涌,但是对改善摇滚乐队的生存状态帮助不是很大,很多演出都是免费或者出场费相当低。在没有正常的唱片发行环境和良好的演出市场情况下,摇滚乐的生存环境并没有得到多大的改善。

但是这次“怒放”摇滚音乐会有所不同,投资方是香港仲盛集团,很有名的房地产商,在北京成立了丰华秋实公司,专做摇滚演唱会,打造一个摇滚演出品牌,下一步是做剧场演出院线,希望通过打造一个摇滚乐的品牌使摇滚乐通过演出能创造更大的商业价值。他们除了每年举办“怒放”这样规模的演唱会之外,还在全国20多个城市设立演出院线,给摇滚乐队巡回演出提供场地。通过这种方式让摇滚乐市场正规和热闹起来。

赵明义说:“也就是3年之内,这个圈儿就会洗牌,洗什么牌呢?就是这些音乐节。现在这些音乐节不是鱼龙混杂嘛,谁都可以去办音乐节。那么3年之内他们就会被专业的演出公司洗牌,会有风险投资介入,现在丽江雪山音乐节就已经有风险机构入股了,那么他们做出来的东西,培养出来的人群就不会轻易丢掉了。这都是正规的市场的模式,它必然要发展到这一步。看起来演出和社会是没关系的,跟老百姓没关系,其实完全不是,这个市场跟社会关系很大,就是突然大家变得很有钱,精神上选择的东西多了,演出的投资商多了,那机会就多了,那么歌迷就多了,只要你有动作,那么自然受众也多了,这都是扣在一起的。”

对于这次“怒放”摇滚音乐会,赵明义感慨,这是摇滚乐20年来时机最好的时候,因为之前几年有音乐节的铺垫,形成了新的一股摇滚热潮,所以才会有这么一个破纪录的投资。

张楚对摇滚乐的回春看得很明白,他说:“我了解到,政府做了社会调查,发现文化对GDP好像有百分之十几的增长,因为这个东西能让国家变得有钱,他们是从钱上看这个事儿,所以很多地方政府也支持,社会也支持,是这么来的。不是摇滚乐有多伟大,打动了谁,不是,是从钱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的。”

这次摇滚“怒放”不啻为摇滚乐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如果它以文化产业的方式发展,它会为摇滚乐带来一段繁荣景象。但是,那些摇滚前辈究竟还能在这个市场上撑多久,这是个问题;新一代的摇滚乐队是否可以接好他们的班,也是个疑问。一支摇滚乐队或一个歌手,如果没有唱片这样的载体去总结他们的音乐经历,通过唱片的传播去制造一种共同记忆,那么摇滚乐的演出市场很难迅速形成群体效应,并持之以恒。一个健康良性的演出市场,实际上是一个创意文化产品,作品的经典性和常新性决定了它的市场价值。唱片时代诞生的摇滚乐队已经有了一批经典作品,但这批人已渐入中年,他们是否还能保持年轻时的状态,这也是疑问。也许这个春天是迟早要来的,但是却在中国摇滚乐黄金时代的高峰期过去之后来到的,这个错位的摇滚之春能持续多久呢?
(实习生魏玲、童亮对本文亦有贡献)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