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者来信 > 正文

村里乱了

2010-09-07 10:22
暑假回家,问起村里有什么新鲜事儿,父亲没头没脑来了一句:“村里乱了。”原来父亲是有感于村委会的第二次换届选举。我村姓氏以吴姓居多,约占全村人口的90%,而吴姓中又有“南院”和“北院”的分别,因此从总体看,我村的选举实际就是“南院”和“北院”的“逐鹿”之争。

暑假回家,问起村里有什么新鲜事儿,父亲没头没脑来了一句:“村里乱了。”原来父亲是有感于村委会的第二次换届选举。我村姓氏以吴姓居多,约占全村人口的90%,而吴姓中又有“南院”和“北院”的分别,因此从总体看,我村的选举实际就是“南院”和“北院”的“逐鹿”之争。

这场火药味儿十足的“战争”在投票前就激烈展开了,县里的几家饭店也因此而变得异常红火起来,父亲曾在一天内收到三封请柬。满载着乡亲们的汽车绝尘而去,宴席上,人们推杯换盏,相视而笑,各自已是心知肚明。投票工作由村长主持,可选举前“北院”就强烈要求村长回避,理由是村长属“南院”阵营,然而这个质疑并未得到回应。6月20日投票,当晚结果就公布出来,当选者大部分是“南院”的候选人,“北院”强烈不满,派出精壮后生强行封存了投票箱,并于翌日来到镇政府门前扯起横幅、拿起喇叭抗议。镇政府派人下来清查选票,发现有数名“南院”的非农业户口人员参与了投票,遂宣布此次选举无效。

6月25日,选举重新举行,这次当选者却又以“北院”的候选人居多。不出所料,轮到“南院”来叫板了,他们如法炮制,于是镇政府再次清查选票,发现“北院”的一名精神病患者竟也投了票,且回收的选票数竟超出了发出的选票数,于是选举再次作废。镇政府不胜其烦,最终决定由镇政府亲自主持,6月28日,第三次选举,最终选出了村委会成员。可这时村里又风传某候选人贿赂镇领导,不过,这次或许是人们折腾累了,或许是认识到事情一旦牵涉到政府就很难搞个水落石出,再没人上访要求核实,也就接受了这个仍然带着疑问的选举结果。

无怪乎整日扎在田里老实巴交的父亲会为我们村的未来深感忧虑。当政者如果不知考量中国文化和乡村民主的特质,不知培养产生民主的土壤,只是一味希图一蹴而就的民主,那么乡村中的选举始终都会是一场场闹剧,而农村的长治久安也会变得遥遥无期。

兰州  吴子飞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