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疯狗

2010-09-06 12:51 作者:老傣 2010年第35期
村长家的狗疯了,是我送的那条狗。其实也不能算送,我从犬校弄来一条狗,原本是在山坡上养鸡,用来防黄鼠狼的。村长看见后,嘴上说要增加我农场的租金,眼睛却一直盯着狗,就送给他了,所以也不能说村长向我要狗。

村长家的狗疯了,是我送的那条狗。其实也不能算送,我从犬校弄来一条狗,原本是在山坡上养鸡,用来防黄鼠狼的。村长看见后,嘴上说要增加我农场的租金,眼睛却一直盯着狗,就送给他了,所以也不能说村长向我要狗。

这条狗是纯种的德国黑背,两耳尖立,背部和嘴部乌黑锃亮,腹部的毛透出棕红色。论长相,本该是凶悍的猎犬,却喜欢追蝴蝶,和小鸡闹着玩,一身的小资情调。正因为这个缘故,这条狗在警犬选拔中被淘汰下来。到村长家没几天,原来的看门狗给卖了,村长嫌那条狗整天耷拉脑袋,窦娥似的。看得出,村长是真喜欢这条黑背,取名叫“宝贝”。他说起宝贝抓耗子,把偷食的耗子从猪圈一直撵到院里的老梨树上,然后左右摇尾,呼叫主人。说到兴奋处,村长的五官交错游移,乱成了车祸现场。

我始终没想明白,宝贝怎么会疯呢?跟吃东西有关吗?村委会要换届选举了,村长天天在饭店把酒言欢、碰杯许愿。宝贝只管在桌下窜来窜去,鸡鸭鱼肉吃到噎脖,遇见熟人打滚撒欢,比所有的候选人都要亲民,丝毫没有疯的迹象。再说同样的饭菜,村长吃了没疯。这个说法很难服人。

还有个说法,宝贝发疯与镇长有关。话说选举到了点球阶段,拉票的队伍穿门进户,昼夜不分,全村的狗比大年三十叫得还欢。当一张选票涨到100元钱,村长搬来了镇长。具体安排是,村长陪同镇长,并肩前往村小学看望孩子们,做亲密无间状。原本只是来壮壮门面,看到黑板上写着一丝不苟,镇长临时决定按“多难兴邦”的路子进行发挥。他说:同学们,你们是国家的未来,现在就应该听老师的话,从一点一滴做起,将来才能一丝不苟地完成领导交办的工作。就像你们村长,执行政策从来一丝不苟,这样的带头人,镇里放心。好,同学们跟着我读,苟,一丝不挂的苟……当天晚上宝贝就疯了,在村里四处游荡,连咬几人。可是这事不能赖到镇长身上,一丝不挂的苟,就算宝贝听懂了,也不在乎,它一丝不挂惯了。倒是现场的老师和村民代表们强忍着笑,差点集体憋疯了。

宝贝到底是怎么疯的,至今谁都说不清。后来又好了,却是人人皆知的一个意外。投票前一天,有个候选人带领村民当街拦住李会计,非要查账,否则不让他回家。撕扯中,宝贝不知从哪儿扑过来,一口咬住了李会计的小腿,疼得满地打滚——是宝贝在打滚,从此再也不咬人了。李会计一举成名,江湖人称“狗不理”。和村里的账目一样,他的那条小腿,是假肢。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